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技 > 科普 > 正文

再见,刘易斯

来源:《科学之友》 编辑:浮动 时间:2019-10-29

1

2118年,身穿白色太空服的刘易斯骄傲地站在飞船边,他年轻英俊,目光坚毅,向祖国、人民、地球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毅然决然转身,迈进了飞船。身后的舱门无声地缓缓关闭,就在那沉重之门即将合住的一瞬,他忍不住站住,回头,向着指挥塔扫了一眼,他想最后再看一眼姗姗,他那已经哭成泪人的娇小美丽的女朋友。

他心里知道,这一别很有可能就是永诀。他是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派出远赴4光年外那颗类地行星的第一个观察者,虽然这次任务的期限仅仅是20年(这个时代人类平均寿命为180岁),且人类飞船之前也已经登上过那个星球,对那里的情况大致掌握,但星际跃迁的宇宙任务哪一次不充满未知的凶险,况且还要战胜独自一人孤独寂寞的考验。

作为一个军人,作为地球培养多年的太空战士,他向联合国国旗庄严宣过誓,时刻准备为地球人类文明献出自己的生命。对他来说,别说20年的星际任务,就算要他作出更大的牺牲,他也责无旁贷。但,姗姗的眼泪还是剜痛了他的心,毕竟她是他在母星唯一的亲人。

他是个孤儿,他的父母曾经是一艘宇宙飞船的正副舰长,在他刚满3岁时,他们在执行任务中突遭意外,双双殒命太空,他是由国家养育的,他的一切都是国家给予的。

到了起飞前的短暂倒计时,他只是默默从舷窗往外看了最后一眼,掏出一张相片,那是他和姗姗拍的大头贴,两个年轻人郎才女貌,脸贴脸,头挨头,眼睛里透出的是满满的幸福,他吻了一下照片后贴在胸前,闭上双眼,在心里说,再见,我亲爱的姗姗。

2

现在,他已经在这个满目青褐色的星球上整整熬了20年,这里每天陪伴他的只有那一成不变的、被风吹着滚动的碎石块和灰蒙蒙的天空。为了不疯掉,也为了不丧失语言功能,除了每天必须要做的星球内陆及近空勘测和观测任务以及定期向地球汇报外,一回到基地,他就让那个叫小星的机器人陪着他叽里呱啦地说话、唱歌、学外语,甚至吵架。

在这20年里,他居然学会了德语、日语和俄语,以前他就精通英语、法语和中文,回到地球,他都可以当个语言学家了。不过,在这个鬼地方,会这些,无非就是能帮助他多阅读些外文书籍,或者看些飞船资料库里的影视剧罢了。

在这里,他最幸福的时刻是每周一次和地球家人10分钟的通话时间。每到这时,他都早早刮了胡子,梳好头发,等待在视频前。

当然,因为距离遥远,虽然是量子通讯,也有数小时的延迟,所以,常规概念的对话是不可能的。通话在开始的5年间是两个人抢着说话,那10分钟很是热闹,他们各说各的,鸡同鸭讲。不过时间久了,就默契了,在小星听来,他们讲的基本都是同样的事情,有时甚至真像是对话了,其实他们都是录下来当时对方的通话和视频画面,过后再回放慢慢听。

通话在5年后变成了两个人谦让着说话,基本上是一個在说,另一个好像在听;10年后,沉默的时间就多于说话,再后来,两人只是默默相对,看着对方的脸,很少说话,心里是满满的悲伤。

虽然他走前坚决不肯说让她等他,但姗姗一直没有结婚,20年的岁月给她带来的变化似乎比他自己要大,这也许是两个星球引力不同造成的吧。刘易斯离开地球前就想好了,如果她肯等自己,那自己一定用余生加倍偿还她。

现在,越是离归去的日子近了,两人心里的思念越是变得沉重。明天就是计划中继任者到来的日子,他俩今天的通话终于轻松了,刘易斯又提起自己早就为她准备的礼物,他说昨天终于做好了,但那是什么现在保密,到时候给她一个小小的惊喜。

这是他第二次对她提这个特殊的礼物了,小星知道,是他用这里唯一特有的青褐色碎石块,花了整整三个月时间为她制作的一个造型奇特的雕塑。

她则说现在就开始盼着了,自己一定喜欢,他做的什么她都喜欢。

他兴奋得一个晚上都没睡好,一会儿起来一次,弄下这个,弄下那个。小星冷冷地说,可别人家还没来,他就得癔症了,他知道小星这是妒忌,也是不舍得他走,便消停了,不再折腾。

然后,他们就接到了噩耗,那个继任者的飞船在虫洞跃迁时发生了意外,失踪了。他的耳朵马上嗡嗡作响,足足有两分钟,啥也听不到。

关闭了通讯器,他呆呆坐了不知多久,后来,小星推了推他,意识才重新回到他的大脑, 看着面前摆着的他给姗姗做的那个青褐色碎石块的现代派雕塑,他哭了。

来了20年,经历过多少次困境险境都没有哭过,第一次,他哭了,哭得那么伤心,那么痛。

后来证明他的伤心不算过分,地球推测是那个虫洞位移造成的事故,更糟的是,这样,下一次就不知何时才会有飞船可以到来,就是说搞不好他今生都无望回地球了。

3

地球动用了一切手段,让他相信,母星是不会放弃他和这个星球的,熬过了一开始的崩溃期后,他坚强的意志最终没被这巨大的不幸打倒。他拒绝了NASA的心理干预治疗,又回到之前的工作生活轨道上来,每天照常外出进行星球地质勘测和近空飞行观测。

他来时乘坐的飞船在20年前到达这里时,把他和相关物资设备卸下之后就离开继续执行其他任务去了,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小型飞行器,只能在近地空间使用。

这次事故后,他最大的变化是沉默了,可能是他觉得没啥可惧怕的了吧,常常一整天他也不说一句话,连自言自语都没有,也不再放音乐和电影,就只是机械地做一些事。做完后他经常就盯着那个青褐色碎石块做的雕塑,一看就是一小时,一动不动,小星甚至觉得他连眼睛都不眨。

这可急坏了小星,它有时故意做点傻事去激怒他,就为了让他骂骂人,甚至摔摔东西去发泄发泄,但完全没用,不管它做啥,刘易斯都无动于衷,不理不管,一副随便的态度。

当然,小星会如实把他的生理心理监测报告每周例行向地球总部汇报,对此,总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一切都要依赖他自己熬过去。

现在,最让小星受不了的是他每周一次和姗姗的通话,看着两个绝望的人,连小星都想流眼泪,如果它能的话。也只有这个时候,刘易斯才能把真实感情流露一点,他大部分时间其实都不看屏幕上的姗姗,只是眼神空洞地盯着显示器后面的某一点,偶尔说一句话,连声音也是空洞的,让小星觉得他比自己更像一个机器人。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