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技 > 校园 > 正文

北理工“大先生”

来源:《大学生》 编辑:辛嘉洋 时间:2018-08-14

周四晚上六点钟,北京理工大学某教室,王越先生准时地站在讲台上,为62位本科生讲述《信息系统与安全对抗》课程。

家国情怀 大志无疆

“我的名字与那悲惨的年代有关”。1932年,王越出生于江苏丹阳,那是“九一八”国耻日的第二年。王越的父亲是位进步、开明的知识分子,由于痛恨日本侵略者,有感于苦难年代的漫长,就给儿子取名王越,希望儿子早日越过这段灾难的年代,同时也是激励儿子超越自我,多做利国利民之事。

其实,日本当时在东南亚的战争已经节节败退,为了屏蔽战争失败的信息,日本人把老百姓家里的收音机短波段都贴上了封条以达到封闭远处盟国及中国信息的目的。恰巧的是王越父亲同事的收音机封条贴歪了,王越父亲便通过同事的收音机收听到关于战争的一些信息。得知日本在东南亚地带节节败退的消息,王越父亲便把这好消息告诉了王越。上初中二年级的王越在“压迫”下产生希望,便产生对无线电波的浓厚兴趣。“当时觉得无线电很伟大”,王越一颗爱国心得到了进一步的激发。

抗战后期,父亲同事家那台短波收音机常为一家人带来振奋的消息,这也让王越在心中悄悄选定了无线电报国的志向。

1950年,王越高中毕业,本可报考21个大学志愿,但他义无反顾地只选择了无线电专业,随着国防事业发展需要,研究方向从民用无线电转向军用雷达。

1993年,中国教育体制改革拉开大幕,在某研究所担任所长的王越受命担任北京理工大学校长,他将如何培养国防科技事业急需的领军人才,作为自己报国志向的新追求。一边当校长、一边搞科研、一边上讲台……这一干,就到了而今的耄耋之年!

深厚学养 善育英才

着眼当时国家信息安全的迫切需要,经过反复论证,王越率先申请在学校武器类专业中增设“信息对抗技术”专业。1998年得到教育部批准,北理工成为国家首批成立该专业的四所院校之一。

“2000年,专业开始正式招收本科生,专业建起来了,任务也重起来了。白手起家,没有团队王老师就自己组团队,没有教材就自己写教材,他还担任着校长,工作十分繁忙,但从不会有半点松懈。”信息安全与对抗技术实验室主任、专业责任教授罗森林回忆说。

专业不能只是建,还要建出水平、建出成效,建到育人的“刀刃”上,王越认为,“要培养领军人才,就要学习最前沿的知识,但这是有难度的,我相信‘上不封顶、因材施教’,基础课程能听得懂的人越多越好,而对于拔尖的学生,必须经过磨练、因材施教、发挥所长。”

带着这样的理念,在这个新兴专业方向上,王越亲力亲为,论证教学方案、研究教学方法、培育师资队伍……不仅把信息对抗技术专业建成省部级特色专业,还带出了一支学术水平和教学水平“双高”的教学团队,打造了《信息系统与安全对抗理论》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特等奖;他与罗森林共同著作的《信息系统与安全对抗理论教材》被评为国防特色优秀教材,教学成果《信息对抗技术专业创新人才培养方案与实践》获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王越也被评为国家级教学名师和国家级教学团队带头人。

值得一提的是,王越培养学生,不仅是将高深的学识倾囊相授,更注重结合自己喜爱的中国传统文化,向学生传授一种治学为人的思想。2017级研究生韩晓鑫曾在结课报告中写到:“‘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是王老师在课上最常提到的观点,他用这个观点完美诠释了信息对抗的本质、对立统一的自然规律……这不但是一门专业课,更是一场人生讲座。”

“我的心愿是培育出超越自己的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20多年来,信息对抗技术专业共培养了1500余名毕业生,他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国防事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王越的学生中,有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有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有北京市教学名师,还有一大批工作在国防科技工业的总设计师、研究所所长等科技英才和国家栋梁。同时,王越组织推动的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也坚持开展了20余年,成为国内有关领域颇具影响力的重要赛事,对电子信息类拔尖创新人才培养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

2017年底,王越作为带头人的“信息系统及安全对抗”理论与实践教学团队,被评为首批“全国高校黄大年式教学团队。

为人师表 大德无言

“来到高校,我告诉自己,首先要成为一名好老师。”担任北理工校长后,无论公务多忙,王越始终坚持上讲台讲课,同时承担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的教学工作,时至今日,王越从未间断过。不仅如此,穿西装、打领带成为他上课的标配;即使已是耄耋之年,仍然全程站立授课;课比天大,一丝不苟地备课,绝不含糊。

2017年,王越受邀到海南参加一个研究生教学研讨会,为了不耽误晚上6点半的课程,他特意乘坐飞机计划于下午4点半抵京,由于天气原因,飞机降落时已晚点许久,尽管已经安排了共同开课的罗森林教授代課,王越仍然不顾旅途劳顿,坚持让司机从机场直接把车开到教学楼下。王越的联络秘书学校办公室史建伟回忆说:“那次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王老师到达教室时正好6点29分,没有丝毫休息,便一口气连讲三节课。下课回到家,吃上晚饭已经是9点半了。”

王院士的课堂包罗万象,从数学中的函数、映射到哲学中的老庄理论,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到中美贸易战,从文到武,从古至今……纷杂的表象背后,王越不时提醒学生,信息安全与对抗的核心法则就是辩证哲学的“矛盾对立统一律”,其本质与“反者道之动”如出一辙。

“这是我三年来上的‘最长一课’。”大三学生王文欣感叹着,他是王院士这门课的课代表,“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从天宫、玉兔等航天工程到老子、庄子的哲学观点,信息量很大,每次都意犹未尽。”

王文欣和同学们并不知道,老先生为了讲好这门课,付出了很多。面对每一届学生时,王越都会重新备课,撰写教学方案,添加最新案例。王越上课时携带的公文包里,装着上百页的讲义,上面用绿色荧光笔和铅笔做了不同的笔记和批注。

这样的大师,是学问之师,品行之师,人生之师。王越先生便是这样一位大师,一位北理工的大先生!

标签: PEOPLE 辛嘉洋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