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技 > 校园 > 正文

拖延症?其实是被动攻击

来源:《大学生》 编辑:张依雯 杨捷帆 时间:2018-08-21

阳阳身高一米九二,但初次见面并未给人带来挺拔之感,反而像一根行走的豆芽,蔫头耷脑。阳阳是法学专业大三的学生,挂科已经超过三分之一,肯定无法按时毕业了。他希望通過心理咨询找到一些提高学习效率的方法,以便能拿到毕业证。

按常理推断,能通过高考考上该学校法律系的学生欠缺的应该不是学习的方法。阳阳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在咨询中阳阳讲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阳阳的父亲是个比较严厉的权威人物,在家里几乎说一不二。父亲从事技术行业,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管理层中的重要角色,算是小有成就。父亲从小对阳阳的要求比较高,不仅关注学习,还帮阳阳规定了生活作息,甚至连兴趣爱好这类很个性化的事情父亲都要参与意见,左右阳阳的选择。母亲虽然并不认同父亲的教育方式,但也无法改变父亲的强势,只能充当“和事佬”的角色。

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阳阳很想选择自己喜欢的设计类专业,但父亲觉得法律最能出人头地,便帮阳阳填报了法律专业。上大学住校了,阳阳终于觉得自己自由了,于是便越来越少学习,甚至连自己喜欢的设计方面的内容也不关注了,终于过上了“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日子。阳阳知道不上课不复习挂科是必然的。但他仍然无法让自己认真学习。

解读:

从原生家庭压抑且权威的父亲身边离开,阳阳终于获得了自由。按理说,他终于可以开始按自己的思路生活了,但却像陷入泥潭一样的“瘫软”了下去,毫无斗志。很多同学都会感觉上大学后自己失去斗志,目标也变模糊甚至没有了。如果把这一切都归结为“懒”就大错特错了。

阳阳其实并不懒,他的目标也很明确——毕业,他的问题在于“责任能力”的缺失。因为从小一直有父亲为自己安排一切,自己没有任何主动权和话语权,所以阳阳其实没有“为自己负责”这种能力。能力的缺失导致阳阳真想自己做主的时候发现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做什么。而他又不想重新回到爸爸规划好的、自己刚刚逃脱出来的“老路”上,所以只好无所事事,得过且过。也就是说,阳阳并不是不会学习,而是缺少进步的动力。

“为自己负责的能力”与“责任感”不同,它更强调一个人有胆量和能力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愿意为之付出努力,并承担相应的结果。阳阳不仅不能选择,更不能努力且承担后果。可以说,在为自己负责这件事情上,阳阳很无能。这种无能感会带来不自信,使得阳阳逃避现实。这也是很多同学上大学之后沉溺于游戏的原因之一。

就像体能需要锻炼一样,为自己负责的能力也需要一点一点锻炼起来。从身边的一件小事开始,如:去食堂吃更可口的饭而不是订外卖;定闹钟起床而不是睡到自然醒;选几本书读而不是发呆……如果你能为力所能及的小事做决定,去实施并承担由此产生的结果,便能逐渐获得信心以决定更大一些的事情。有了自我负责的信心,其他的事情都不会成为太大的障碍。

几次咨询后,阳阳也意识到“成绩差”是他手中的一件武器,用来折磨父亲的武器。阳阳在潜意识中用“成绩差”来惩罚自己的父母,用自己的现状来证明父母教育方式的失败。而且,只要阳阳还不肯原谅父亲,他就不会放下这件有力的武器。意识到这点,阳阳深呼了一口气。“毁掉自己,然后毁掉你!”阳阳说,“我竟然会这样做!”

这种做法在心理学中称为“被动攻击”,这是一种很常见的防御机制。当我们“敢怒不敢言”的时候,被动攻击是最好的、让对方难受的方式了。采取被动攻击的人,往往会让自己陷入比较悲惨的境地,以此来控诉对方或让对方难受。被动攻击虽然可以帮助我们释放内心的愤怒,但却不能帮我们改善关系,改变自己,毫无建设性可言。

在咨询中,我鼓励阳阳用直接攻击的方式说出自己对父亲的不满。阳阳也在学习如何能冷静地将自己的不满表达给父亲。相信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阳阳就再也不用依赖被动攻击的方式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了。

被动攻击还可能表现为“拖延”——当我想表达对学校、对某学科或某教授的不满却无法直接表达的时候,我会用“不去上课”“不听讲”“不交作业”等被动的方式来表达。虽然我们不像阳阳一样极端,但却也是被动攻击的受益人,不是么?如果你也能为自己的不满找到一条相对更直接的表达途径,拖延症也许会不治而愈哦!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