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技 > 校园 > 正文

国际教育交流是对留学概念的延展 取消留学资质

来源:《留学》 编辑:孟蕾 时间:2018-08-26

“90年代国内掀起了出国热潮,我是90年代末留学日本的,1997年。”印凯说。

上世纪90年代是万物焕然一新的时代。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发生了一件大事,1992年“南方谈话”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经济的进一步开放,带来了外界潮流的涌入,给社会带来了新鲜感、新事物。

那是一个充满朝气与阳光的年代,年轻人一边看着弗洛伊德、毛姆、海明威、马尔克斯的书,一边唱着《潇洒走一回》,每个人都开始努力追梦,追寻远方,南下经商、下海捞金和出国成为年轻人追梦最直接的方式。90年代的人集体被励志,很长一段时间大家要出国,西方国家仿佛拥有镶着金边的糖衣,能去那里是最有前途,最出息的事。

90年代“出国派”惹人注目 热血青春终为学成报国

“出国派”成为大学校园里抢眼的群体之一,他们整天抱着几本砖头厚的语言书念念有词,生活简单,自律,永远都是宿舍、食堂和教室三点一线。通读国外大学的招生简章,准备项目计划书,考托福考雅思和申请各种研究生的奖学金,就是他们大学生活的‘三部曲’。

在一些西方国家的驻华大使馆门口,日渐热闹起来。每天的固定时间,都有一批批来自顶尖学府的学子在这里等候那张通往大洋彼岸的签证。他们渴望着改变生活,改变自己。

“我们那个时代的大学生对’铁饭碗’的追求有些淡化,不一定非要’铁饭碗’的工作。但大家都渴望提高自身的竞争力,出国留学还可以掌握一门外语”。印凯说自己也是当时追梦大军中的一员,尽管大学毕业后在国内也有不错的工作,但还是想通过留学,去国外读硕士,来提高自己的能力。那时候,“竞争”这个词已经走进年轻人的眼里。

“我的大学在哈尔滨,那里距离日本比较近。学校也有为数不多的与日本大学交换的项目,所以对日本比较了解,准备留学日本,”印凯回忆说。2000年前后,互联网兴起,搜狐、新浪和腾讯等门户网站上充斥着大量的灌水帖、师哥师姐的经验贴,这成为当时留学生准备申请材料的一个重要信息渠道。当时的留学没有今天竞争那么大,印凯按照学校发来的招生簡章的要求一项又一项地准备,顺利地拿到了日本学校发来的offer。

没想到,办理签证的时候却被使馆拒签了,在资金证明上被卡住。“那个时期,最容易卡住学生申请的就是资金证明这一项,”印凯说。外国人并不相信,刚刚从黑白电视机换上了彩色电视机的中国老百姓有足够的资金,送孩子出国读书。事实情况确实如此,当时的中国家庭人均月收入500-800元,中国父母一年的工资是供不起一个学生在国外一个月的花费的。

选择去日本留学的另外一个原因,印凯说,是因为在日本可以打工。当时留学生的生活与现在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而东京是当时世界上消费水平最高的城市之一。“到了东京的第一天,我去买了一些必需的生活用品,那一次购物花的钱就是国内一个月的生活费。第二天,就找地方去打工了,刷盘子、搬箱子,做一些体力活”印凯回忆道。

与现在新一代的中国留学生相比,上世纪90年代的留学生首先考虑的不是读书,而是生存。深夜精疲力竭回到家,没睡几个小时,又得赶往学校。在这样的环境里,靠打工养活自己,支付高额的学费,以保障完成自己的学业。“在日本留学四年,要解决两个最大的问题,一是生计,二是学业。生活上很苦,清贫困难,我们找最便宜的房子住,读公立大学,尽量少交学费,多打一点工。当时国家的经济水平跟国外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我们那会儿中国人留学生近100%的都得打工。现在我国经济发展得好,人们的生活水平好起来了,去年我回到日本东京的语言学校,了解到现在10个学生里只有1-2个打工的。”印凯说。

在日本求学四年获得硕士学位后,印凯回到了中国。“我们当时出国,很多人是为了留在国外。但我想的是,趁着年轻接触到世界最先进的思想与教育理念,把在日本学到的知识和经验带回来,然后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改变我们这个国家。”

留学生学成归来,效力中国发展是国家希望看到的一面。留学报国始终是国家支持留学的出发点和落脚点。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我国出台了“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12字方针,这对出国留学、归国工作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激发了海外学子回国效力的热情。国家随后出台了包括“春晖计划”、“百人计划”、“千人计划”等在内的人才引进计划,鼓励海外学者回国工作。2013年,习近平在欧美同学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上发表讲话,在原来12字方针的基础上增加了“发挥作用”四个字,无论留学生留在国内还是国外,都能够“报国有门”。

况且,回国也考虑到民族情怀的实际。几乎每个民族都多少有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情绪,这无可厚非。日本又是一个单一民族的国家,它不仅把中国人,还把美国和欧洲人也都是当作“外人”。“学在他国,留下来工作是好事,但拼搏奋斗都是为了那个国家。回到国内就不一样了,拼搏再累,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国家在奋斗,心甘情愿。”印凯说。

21世纪留学行业迎来转折点 留学规模化和品牌化显现

2001年,印凯从日本学成回国。傍身教育学研究背景,和自身对留学行业的理解,印凯进入了留学行业工作,这一干就是十七年。

“2000年前后是整个留学行业的转折点”,印凯说。首先从政府层面,1999年教育部颁布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管理规定及实施细则(称为第5、6号令),2000年向200多个机构颁发《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定书》,留学中介行业在政策层面得到承认和监控,这极大地促进了留学的发展。政府“看得见的手”监管着留学市场的发展,用宏观调控激发留学市场活力,用政策引导市场预期,用规划明确留学投资方向,用法律规范留学市场行为,弥补和解决留学市场信息不对称等失灵问题。

标签: 人物 孟蕾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