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技 > 校园 > 正文

老牌留学机构欲发力技术领域延伸规划师的智力

来源:《留学》 编辑:李育 时间:2018-11-30

一个优秀的留学规划师,不单单是能给学生设计方法的人生导师,更应该是可以给学校提供建议的教育工作者。

时间仿佛一条直线,没有起点,亦无终点。当走进位于北京永安里的金吉列出国留学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吉列”) 大厅,步入环绕办公室并不宽阔的走廊,短短的几步路,却仿佛踏上了时光机器一般, 穿越了20年的光阴。

走廊的灯光并不明亮,墙面悬挂的照片颜色也已经暗淡,然而通过照片的陈列,呼啸而过的是时间带走曾经的时光,留下的是被记录在册的金吉列发展历史。

突发事件来临 更能体现人道主义关怀

2003年,位于俄罗斯的莫斯科人民友谊大学预科楼起火,火灾持续1~2个小时,大约300名学生受到影响,中国留学生大约80人,其中接受金吉列咨询并完成服务的有20余名学生。在北京时间清晨这条消息传入国内。

“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公司紧急召开会议商讨如何配合学校和相关部门妥善处理相关事项。公司从人道主义角度考虑,决定进行全力协助。公司迅速调动当地员工进行辅助伤员、慰问学生和家长,同时在北京成立应急办公室,与外交部和教育部联动,协助处理善后问题。”金吉列董事长朱燕民回忆着当时的状况。

从创立开始,金吉列就致力于将留学行业打造成“良心工程”,多年以来,金吉列始终坚持着这样的理念与底线,从事着教育这个高尚的行业。“对于一个家庭和一名学生而言,留学是影响一生的关键阶段,如果一家留学企业单纯从经济角度考虑,是不妥当的,也只有在这种突发事件来临时,才能体现出将客户视为家人,不计报酬、不计付出的极致服务,这是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使命所在。”作为金吉列董事长,多年来,在他的亲朋好友中,就有众多家庭选择并接受了金吉列的留学服务。

站在朱燕民的角度,以金吉列为切入点进入留学行业,选择金吉列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与抱负,是一种两全其美的方式。“不管什么时期,大家有缘分走在一起,合作做这个由创始人张世杰博士创建的金吉列品牌,金吉列人希望始终如一,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朱燕民向《留学》记者表示。

回首20年风雨历程 见证企业与行业的共同发展

2003年,是金吉列成立的第四个年头,也是朱燕民加入金吉列的第四个年头。从成立伊始到如今留学行业的排头兵,朱燕民见证了金吉列欣欣向荣的发展。从国家设立从业中介资质到开放中介资质,朱燕民亦见证了近20年中国留学行业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办,是留学领域飞速发展的开端,整个行业开始发生很大变化。而在朱燕民看来,变化从1999年便已开始,体现为内部变化与外部变化两个方面。“从留学市场构成来讲,学生主体发生了变化,从年龄上说,最初阶段留学主以研究生留学为主,然后是大学生留学为主,而现在,从幼儿园到非学历教育的全阶段留学生都有;从专业角度而言,初期以商科为主,专业选择面较窄,而现在的学生选择专业更加多样、广泛且分散。”

1999年,教育部统计的留学生人数为39000人,截止2017年,留学人数上升到60多万,国家一直秉承着公费留学为主导,自费留学是主体的战略。“从体量上看,自费留学的人数肯定远远多于公费,但是,国家支持的這些留学专业,才是国家急缺的专业人才,影响着国家关键行业的未来发展。”朱燕民向《留学》记者细数着这些明显的变化。

留学乃至整个教育行业,虽然支付方为家长,但是消费主体却是学生,学生出国留学的自主意识在近些年愈发觉醒,从国别、专业的选择上更具主动性。因此,在这样情况的影响下,学生对于留学服务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于从业人员的数量以及质量的要求便越来越高。“以资本投入的视角来看,过去留学行业是一个特种服务行业,资本基本上没有介入。随着市场逐渐开放以后,天使基金、私募股权、A轮、B轮融资悉数进入,留学成为资本青睐的一个重要领域。行业内的大机构在一定时期间都被资本重点关注过。”作为金吉列留学董事长,朱燕民对近些年资本的变化甚为明了。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与教育全球化的迈进,各类政策逐渐的开放,除了国内的变化,国外众多政策的改变也是影响留学发展的重要因素,这些因素主要体现在签证政策和资金证明上。

“学费与生活费,是直接影响留学申请的因素。以前,根据留学目的国的标准,相关机构会测出具体的费用金额,在学生提交签证申请时审核学生的支付能力。证明的标准往往就是审核学生家庭的存款历史以及其真实性。但有时银行提供不了学生的存款历史,因此,有些国家的驻华使领馆便专门成立了调查组到留学生家庭所在地进行实地调查,比如审核学生家庭开设店铺的营业额和交易记录等,以此来判定学生家庭的经济能力。”遥想当年的状况,朱燕民笑着说:“现在,随着中国的发展与国力的提升,这种情况已经不会再出现了。”

除了资金证明制度的放宽,各国签证程序的简化也是十分明显。以加拿大为例,过去学生签证根据读书的周期实行一年一签,而现在,可以直接给到4年。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国,都针对中国开通了十年签证等。“这些外部变化,如果要总结起来,像故事片一样历历在目,非常有意思。”朱燕民如是说道。

金碑银碑不如口碑 大企业更易成为资源整合平台

1999年,金吉列成立,到2018年,金吉列共拥有53家分支机构(中国48个城市49 个分公司,海外加拿大温哥华、多伦多,澳大利亚墨尔本、新西兰奥克兰4个分公司)。时间同样在金吉列身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笔不仅体现在数量上,更体现在质量上。

2017年初,从业中介资质取消,留学行业的门槛大幅度降低,中小型留学服务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纵观全世界的留学服务机构,在一些发达国家中,留学服务机构以规模很小的事务所形式存在是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因此中小型留学服务机构在中国的出现也正是时代变迁的印证。

由于规模小、层级少,小规模的留学机构在服务质量与效率上可能高于大型留学机构,针对这种最近比较流行的业内说法,朱燕民的态度则比较中立。“某种意义上讲,小机构可能看起来更专注,但是从企业发展的角度讲,大机构背后的资源才是硬实力。比如通过20年努力,金吉列跟海外2600多所院校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同时还有来自国内外政府和相关机构的重视及指导。这对一家小机构或者小工作室来说,是无可比拟的。”依托大量的海外资源,金吉列多年来受理的留学案例已经超过百万人,这些经验已经成为巨大的知识库,受理的案例通过脱敏后可以让工作人员进行共享,作为受理新学生的重要参考。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