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技 > 校园 > 正文

从留英归来的学霸型唱作人,到伯克利留学导师

来源:《留学》 编辑:杜亚娜 时间:2018-11-30

在司徒赫伦看来,以伯克利为首的欧美流行音乐学院更注重培养学生的音乐个性及能力。

相比于国内学院的学生,他们将更快融入当今潮流当道的音乐市场,独占鳖头。

如果你看过司徒赫伦的演出,一定会对他过目不忘。他的演出,仿佛是一场Party,大家都会随着他的音乐翩翩起舞,台上与台下没有界限;而聆听他的音乐,就好像在听一场故事会,每一首歌都有它的回忆,每一段回忆都能触及到内心的情 感。

然而如此生活化,大众化,即可顽皮又可深情的音乐却是众人谈之色变的爵士乐。这不禁让我们想深入了解司徒赫伦这位英国海归的唱作人。

“一位爵士诗人,用都市口吻,解读人生。他以温暖包容的磁性声线著称。其歌曲带有浓郁的现代都市气息,踏实走心不造作。且旋律歌词朗朗上口,打破了国内‘爵士音乐沙漠’的局面。”这是大众对司徒赫伦的解读。

司徒赫伦的标签有很多,国内流行爵士音乐唱作人、钢琴家、教育家、词曲作者,2011年本科毕业后的他,以优异成绩获得奖学金入读Royal Welsh College of Music and Drama (英国威尔士皇家音乐学院),2013年取得爵士演唱系硕士研究生学位,并荣获全院唯一的校长荣誉奖学金。学霸体质的他在毕业后回到中国,展开了他的音乐历 程。

4~5个小时准备、300元面试费 学校唯一的全额奖学金

2006年的司徒赫伦在星海音乐学院读流行音乐专业。

由于工薪家庭的经济原因,父母无法支付昂贵学费,司徒赫伦放弃了伯克利音乐学院考学的想法。

2010年,也就是司徒参加完一档江苏卫视《名师高徒》节目后,却意外接到了系主任的电话:“明天英国皇家威尔士音乐学院来招研究生,只需交300元,你要不要报考看看?”当专业老师说到面试时间是第二天早上时,这让司徒赫伦压力倍增,但这个机会他不想错过。

回忆起面试前一晚的选歌与练习时,司徒赫伦说道:“当晚,我狂练了四五个小时。选择了两首不同风格的爵士曲目,钢琴弹唱。歌曲选择了之前唱过的、比较熟悉的,在此之上临时编排了不同的版本。当时选择这种表演方式主要是认为外国人会比较欣赏有弹唱能力的人。”

当天,司徒赫伦作为第一个考生面试。弹唱完出现了令他意想不到的情况—考官站起来为其鼓掌。“Standing Ovation是我之前从来没有没有遇到过的礼遇,考官说‘你很棒,我们会给你奖学金,希望你能来我们学校读书’。我当时很惊讶,不仅仅在于考官录取我,更多的是这么短的时间对方便做了决定。回家后马上告诉我妈,一开始她很反对我出国,但是听到有奖学金之后,便同意了。”司徒赫伦回忆道,“威尔士的生活费比当时的上海要贵一点点,但只需要生活费的话,家里还是可以支付 的。”

“Your voice is so western”,这是司徒赫伦在英国皇家威尔士音乐戏剧学院的老师对他的评价。不过,老天还是让这位天生要吃爵士饭的歌手,走了一些弯路。就这样,司徒赫伦拿着这份全额奖学金,远赴英国学习爵士。

留学带来的不只是文化冲击 更是自信的建立

18岁那年,司徒赫伦考入星海音乐学院流行演唱专业,按照他的话来说:“我当时有些自卑,因为身边很少人看好我。”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大二,司徒就读的音乐学院开设了爵士系,系主任是一个法国人。对爵士抱有浓厚兴趣的司徒找了那位老师学习专业爵士,正式走上爵士道路。

从学习爵士到现在已经11年了。在司徒赫伦看来,爵士是一种很根源的音乐,不单单是歌唱,更多的是通过音乐表达灵魂深处的感受。“学爵士后,自己就有了一个音乐的根基和灵魂,就像音乐有了核心一样,这个是难能可贵的。有了爵士的根基之后,无论是在创作方面,还是在表演方面都很有底气,就像有了一个靠山。”司徒赫伦如是说。

“在英国留学间,学校老师很厉害,因为他们不止是老师,也是爵士艺人,所以教给我的东西非常全面。我那时候在英国学习,课程种类并不多,爵士声乐与爵士钢琴是必修,其他主要围绕着理论知识、爵士和声、编曲、作曲和论文等内容。”当谈到老师课程教授时,司徒赫伦直言道,“感觉每一堂都是大师课,每一堂都有很多知识源源不断地进入身体。”

花费两个小时坐大巴到伦敦,对于司徒赫伦是家常便饭,每想到此,他就笑道:“感谢英国的国土面积不大,所以我可以每隔两个月左右就会去看一场演唱会和音乐会,而且经常看到自己喜欢的艺人。”此外,司徒赫伦还表示留学期间,每年11月都会去伦敦看伦敦爵士节。音乐节会分为不同的剧院,剧院偶尔会有一些免费的演出,有时老师也会去演,他们也会去支持。

与国内不同的是,英国的学校更注重学生的实践,所以学生的表演机会非常多。在英国皇家威尔士音乐学院里,坐落着一家可容纳五六百人的咖啡厅,里面有一个专业的舞台,每周五下午都会有演出。而舞台旁放置了一张时间表,如果想预定演出时间,可以直接在上面填写自己的名字。

每周五的演出为上半场和下半场,各40分钟。回想起当时的自己,司徒赫伦表示:“那时候的我也比较大胆,所以我预定了挺多次。在我看来,演出会让我学到很多,一个是乐队的领导能力,另一个就是编曲表演的能力,舞台上会获取很多经 验。”

除了经验的积累外,现场的表演给予了司徒赫伦更多的自信心。英国听众的高水平较、热情、礼貌,也给司徒赫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你会觉得没有障碍,他们能听得出哪些是好的,并给予欢呼。不单是演出,也有即兴。表演结束后,甚至有一些观众会跑过来跟你说,你唱得真好,那时候我才感觉,自己得到了学音乐以来的正能量。这是在国内音乐学院得不到的,是一种感情上的支持与肯定。当你反复被认可的时候就会变得真的有自信。”

国内市场青睐多变、富有个性的音乐人 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生独占鳌头

截至目前,司徒赫伦累计培养出30人考入伯克利音乐学院。不难看出,报考伯克利的中国考生正在逐年增加,光2018年9月入学的中国学生就有80余人,是全亚洲之首。这个趋势与如今中国的音乐市场又有着怎样的联系呢?国内学院的学生又能否保持以往的优势呢?他说到:“目前的中国音乐市场更看重个性,这一批学生反而会对国内毕业流行类专业学生在发展方面造成较大冲击。现在各大音乐平台,如腾讯、虾米、网易云等均陆续推出了音乐人计划。要求不仅是你的唱功,更多的是你音乐上面的一种变化、个性能力。在培养学生个性这一点,伯克利音乐学院可以完全击败中国的音乐学院。”

一个学校的创新性、市场性是学生择校的一大标准。近两年,电子音乐市场呈现爆发的状态,很多业内人士看到了电子音乐走向主流的预兆。伯克利音乐学院为此开设了电音的专业,随后又开设了一个电子乐的乐器类。

就业和收入是家长在孩子读书归国后的最大担忧,对此司徒赫伦说道:“因为学的东西比较新、能力高,所以毕业回国后在市场上的可能性非常多。比如说学习编曲或是混音,回国后可以拿到大量工作,编曲费用可达两万元一首。相较国内学生而言,一般进到行内都四至七年了,编曲大概是六千到八千。”

很多家庭会因为高昂的学费而选择其他的学校,对此,司徒赫伦说道:“除伯克利外可以考虑洛杉矶洛杉矶好莱坞的MI音乐学院,有很多格莱美奖获得者从这个学校毕业,学费是三万多美金。洛杉矶的生活费整体来说没有波士顿高,这个城市比较分散,而且气候宜人。MI虽然只有流行专业,但其教学师资很不错,完全可以与伯克利媲 美。”

以简驭繁,授之以漁 教学与音乐各占生活50%

2013年,司徒赫伦回国。

在英国的时候,司徒赫伦录一张英文专辑,恰巧发片的时间是他归国的日子。随后,越来越多的人留意到了这个年轻人。当回忆道如何开始教学时,他说道:“算是机缘巧合吧,专辑发片后,很多人在下面留言。然后,我的学弟找到了我,表示想学习这种唱法。所以一开始我也只是抱着一个尝试的心态,那就教一教吧。教着教着发现学生越来越多,逐渐也积累了很多经验,后来就把它当做自己的一份事业去做了。”

在音乐教育理念上,司徒赫伦表示更倾向授之以渔,培养学生的能力。当记者问到他与其他培训机构的不同时,他说道:“无论是教成年人还是孩子,机构方会较为注重培养学生的‘外表’。打个比方,你去学钢琴一样,大部分老师会教授考业余十级的技巧,但你无法提高欣赏钢琴曲的能力,或者无法深入了解曲子的内涵、知识。声乐亦是如此。表面化功夫太多,反而在能力上少很 多。”

司徒赫伦透露道,自己目前生活基本上是教学占50%,做自己的音乐是占50%,“一边当教育者一边当唱作人”一直是他目前的状态。对于自己未来的定位,司徒赫伦说:“肯定还是唱作人,然后现在会有更多偏向音乐制作人,会帮一些艺人做制作人或者监 制。”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