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技 > 校园 > 正文

护理实习生的蜕变

来源:《大学生》 编辑:张菲 时间:2019-04-04

结束在医院里一天的实习,下班后和室友们准备去最近的商场吃饭,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我们聊着白天的工作,穿过一个桥洞后,我突然看到在街边的商店门口,坐着一个小男孩,地上是一滩血,而小男孩正哭泣着,一只手已经满是鲜血,另一只手放在额头上,不时有血从手上滴落,一边抽泣着,一边喊着“好疼啊,疼......”

见到这个场面,换做以前,我一定会害怕得手足无措,我原来是有一点晕血的,但此时的我却非常淡定,有一股力量自然推动着我,我拉着三个室友连忙走近了小男孩:“小朋友,你怎么了?”

蹲下身,匆匆从包里取出了纸巾,我轻轻挪开小男孩的手,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头顶不停流血的地方,然后就用纸巾用力地按压住伤口,让伤口不再出血,而室友在我旁边也拿出了纸巾,轻轻地擦去小男孩的眼泪,以及流到脸上、鼻子、嘴边还有手上的血。

“刚刚和姐姐玩的时候,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小男孩讲到这,情绪有些激动,哭得更厉害,望着旁边的女孩子说道,“好疼啊,好疼!”我们这才看到,旁边不远处站着一个小女孩,看到我们望向她,她走上前,递出了早就攥紧在手中的纸巾。

“好啦好啦,现在没事儿了啊,别害怕,姐姐们都在,乖乖的啊。”我们安慰他,一边张望着周围,却一直没见到小男孩的家长出现。

血止住后,我们决定把小男孩送去医院处理伤口,于是我拨打了120,而接通后对方表示因为小男孩未成年,需要先联系他的监护人,他们也会马上派车过来。

室友拨通了小男孩妈妈的电话,讲清楚了小男孩现在的状况,希望她可以赶紧过来,电话那头的阿姨听到儿子受伤,非常着急,说马上过来。

围过来的路人越来越多,很多人纷纷递过来纸巾,关心道:“小孩子得送医院啊,流了这么多的血。”他们还一起把我们和小男孩紧紧围了起来,不让周围时不时路过的电动车撞到我们。

“血已经止住了,我们也已经联系了他的家长还有救护车,他们马上就到了。”我解释道,依然按住小男孩的伤口,并安慰他,“别害怕啊,你的妈妈马上就过来了啊!”

几分钟后,男孩的妈妈焦急地赶来了,看到地上的血,她更加着急,而小男孩看见了他的妈妈,本来哽咽的声音,此时变成放声大哭,一下扎进妈妈的怀抱。因为是下班高峰期,街道上车水马龙,救护车一时赶不过来,堵车比较严重,想到医院就在附近,男孩的妈妈决定不等救护车了,自己把他送到医院去。这时一个刚好路过的骑电动车的阿姨,见此立马说道: “来,快坐上来,赶紧把孩子送医院。”在众人的关注下,男孩和妈妈从小路赶去最近的医院……

晚上回到寝室,室友的手机响起,电话里传来了阿姨感谢的声音:“我儿子现在医院,血已经止住了,医生给他缝了几针,刚刚包扎好,现在已经没事了,就想到给你们打个电话,真的是感谢你们啊,不然我都不知道他在外面玩,居然伤得这么重,这个社会上还是好人多啊……”

听这样的话语,我的心里泛起一股暖流,这种被人认同感觉可真好啊,可能我和室友们现在都还不具备悬壶济世救死扶伤的能力,但在实习的过程中,在医院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我们似乎已经具备了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的救助意识和责任感,长久的实习也让我们学会了冷静有序地处理突发事件,而不是慌乱无章。

我的腦海里不禁回想起大一时的一堂难忘的政治课。

“如果你在马路上见到一个老人摔倒在地上,你会不会选择把他(她)扶起来?”这个在当时引起热议的社会问题,让刚踏入大学的我们陷入了沉思,在大大的教室里,来自学校里不同专业的同学为此议论纷纷。

一个女孩站了起来,“如果是我,我会先判断老人意识是否清楚。如果老人摔倒后,没有意识了,就需要做CPR,同时指定周围某一个人人帮忙拨打120,做好救护准备;如果老人意识清楚,不可随意扶起,需要问他是否曾有过心脏病、高血压等疾病,判断一下他的体位的变化,是否会引起突发脑溢血等疾病,如果都没有,可以缓慢地扶起他。”

自然而流畅的一段话在教室里响起,很多同学为此目瞪口呆,老师也没想到简单的一个问题,会得到这样一个独特的回答,对她提出了表扬,而座位上的我骄傲地仰起头,因为我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那时我和那个女孩子刚参加医学院的急救组培训,正好在学习CPR的操作流程,而这一段话也是根据我们学习到的判断方法,那是我第一次为自己选择学医而骄傲。

三年后的我,没想到真的会遇见类似的事情,也可以冷静地面对。离开了舒适而安全的学校,来到陌生而繁忙的医院实习,从一名医学生蜕变成一名护理实习生,从书本上的理论知识转向临床案例的实践学习,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却也是一段收获满满的时光。值得一提的是,三年后的我,依然为自己选择学医而骄傲。

上一篇:大一实习,大年三十才回家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