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科技 > 校园 > 正文

来自“地狱门”

来源:《大学生》 编辑:甄敬怡 时间:2019-04-28

中亚少年走出去

眼前这位 20岁的少年来自土库曼斯坦,有着瘦削的面庞、立体的五官、利落的短发。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着,流露出一丝羞涩与好奇。“有些问题可以用英文回答吗,我担心……我的中文不是特别

好。”刚刚坐到凳子上,还没把书包放下,查理就满脸歉意、小心翼翼地问我。

在中亚大陆上,土库曼斯坦距离中国很近。但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这个国家实在是神秘而陌生。或许唯一被人们所了解的,是那熊熊燃烧了 48年的“地狱之门”,一个沙漠中部的天然气坑洞。有时候查理在中国和陌生人聊到自己的国家,对方的第一反应就是“地狱之门”景点。他很诧异也很惊喜,“没想到那堆火焰这么出名”。

“我们的国家有些‘与世隔绝’”,查理说,“正因為如此,它很少被西方影响,却也很少被世界所了解”。

查理来自土库曼斯坦的首都阿什哈巴德。“我不想一直待在我的国家,那里的经济还是相对比较落后的,我想出来闯一闯”,查理眼里闪着光芒。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定下了出国留学的目标,但是当时没有想好去哪里。之所以选择来中国,一是因为中国在他的国家很有名,二是因为“我爸爸的好友的儿子来到中国学习后,向我推荐了这里,我才决定来中国”。机缘巧合之下,这位中亚少年在 17岁的时候离开家乡,踏上了来中国天津的路途。

和大多数爱冒险的少年一样,查理喜欢旅行、喜欢运动。他的朋友圈经常会发布自己作为“背包客”的照片,比如记录和朋友一起爬长城、穿梭天津的古街古巷、漫步“不夜城”。他喜欢足球,上学期还和留学生队友一起摘获了学校足球比赛的冠军。“我热爱运动。开学后的生活,除了学习就是运动。”他坦言。

查理现在就读于南开大学金融学院,今年大二。查理的父亲在家乡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这显然也影响到了他对于大学专业的选择。“小时候我想当飞行员,想当记者,当运动员。梦想变来变去,最终选择了金融。我对它感兴趣,在电影中也常看到它。”

来到中国之后,查理大概一年会回一次家乡。“会想家吗?”我问他。“还好吧”,查理笑了。对于未来,他并没有特别长远的打算。在南开读完本科后,查理打算继续在中国或者去国外进修研究生。

“一带一路”孕育新梦想

当提及“一带一路”联结中国与土库曼斯坦时,查理打开了话匣子。“我知道,在家乡的时候我们上课专门学过它,‘一带一路’很厉害。”查理从古代的丝绸之路一直说到如今的“一带一路”,甚至迫不及待用英文去准确地表达感受。“‘一带一路’是一项非常伟大的工程,它的影响很大,我们受益很多。”查理的了解程度出乎我的意料,他不间断地说了足足几分钟,其中重复最多的一个词语就是 “bene?t”。

“你知道赛车吗?”查理反问我,“ 5年前有一个赛车比赛,从我的国家到俄罗斯,比赛的名字就叫‘ the silk road’。”

土库曼斯坦是中亚五国之一,位于伊朗以北,东南面与阿富汗接壤,东北面与乌兹别克斯坦为邻,是古代丝绸之路的路经国之一。数千年来,以丝绸为纽带,不同的文化在这条古道上交流碰撞。

而如今,“一带一路”在东方与西方、古老与现代的交汇中,不仅给无数查理一样的个体以探索的机会和追梦的途径,也正在打开人类未来文明的更多可能性。得益于“一带一路”倡议,土库曼斯坦向中国输送了众多留学生以促进两国学习交流,中国也已成为土库曼斯坦第一大贸易伙伴、最大天然气出口市场和重要的投资来源国。除了土库曼斯坦,其他中亚国家也纷纷搭上“一带一路”快车,积极与中国的战略发展对接。同时,随着中亚高铁线路建设的不断推进,将来中国大陆与邻国铁路将实现无缝相连——这条新时代“一带一路”的起点是乌鲁木齐,经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国家,最终到达德国,与古老的丝绸之路不谋而合。

今天的人们不再需要踏浪耕沙,只需轻点鼠标就可以连接山海。而文明的交流仍然需要跨越地理的隔阂才能得到更有效的联通。在来中国之前,查理对中国的想象仅仅停留在宣传材料里的“长城”“功夫”“传统国度”之上。而来到中国他才发现,这里与想象的完全不同。“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我们完全不一样,非常的开放,非常的现代”。中国的高铁也让查理大开眼界。 “That’s amazing,”查理感叹道,“不仅速度快,而且十分干净、现代”。同时,中国对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也超乎了查理的想象,他现在的生活已经离不开支付宝、淘宝、滴滴打车,而这些在他的国家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打开了我的眼界,让我了解到了更现代的科技,也激发我去探索更多可能。”查理说道。

张骞策马西去,马可波罗东来,前人曾在这条道路上绘制了无数交流的篇章。而如今,“一带一路”正继往开来,孕育着新的梦想。这梦想,不仅关乎个体,更超越国度,连接文明。

“在中国,一切都不同”

“这是我在中国的第三年了”。谈及来中国后的感受,查理最大的感觉就是:这里与家乡的一切都不同, “everything is so different”。

初来中国的时候,查理就感叹于中国的地域之大、人口之多。土库曼斯坦的人口总数约是0.06亿,“还没有天津的人口总数多”查理笑道。

建筑风格也不一样。土库曼斯坦的建筑风格十分统一,因众多白色的楼宇被称为“世界上颜色最白的国家”。而中国的建筑风格多种多样,“有的很古代,有的很现代,尤其在北京”。北京是给查理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中国城市。

两国巨大的差异给查理带来的不只是新奇,更是各方面的挑战。“刚来的时候我的中文特别差,比现在还要差很多”,查理苦笑道。刚上大学的时候,课堂上老师讲的大部分内容他完全听不懂,金融相关课程的各种专业术语更是让他眼花缭乱。他只能下课之后回宿舍自己看书,“一直用翻译机,一直用翻译机”查理像翻译机一样重复了好几遍。回忆起那段时光,查理的脸上不由地浮现出痛苦的表情。但最终他通过不懈的努力,考过了前三个学年的科目。“最复杂的计算机最后也通过了。现在听课越来越好了,但还是有一些障碍(在汉语上)”。

除了语言的陌生,查理还面临着学科难度的跨越。“我喜欢金融,但我感觉它特别难,尤其是数学”,查理一边说着,一边面露难色。“在我的国家,数学教学水平比较低,我学得也不是很好。来到中国,我发现你们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把数学学得特别好,特别深”,查理用夸张的语气突出了“特别”两个字,来表达他的惊讶。的确,金融专业对数学学科的要求很高,就连成绩好的中国学生也常常在这门学科上“翻车”。

学业难度之外,中国高中生压力之大同样让查理惊讶。他坦言,自己在家乡读高中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学习压力。而这也让他不得不在现在去多花更多时间弥补知识上的短板。

在生活习惯上,查理也花了相当大的功夫去适应。采访那天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元宵节,当被问及有没有吃汤圆的时候,查理说:“去年尝过了,今年没有吃”。“一切都在变好”,这位追梦少年满怀期望地说道。

责任编辑:陈思

上一篇:App上的牛津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