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生活 > 家庭 > 正文

“中国康复医学第一人”,人生就像马拉松

来源:《现代家庭》 编辑:焦晓辉 时间:2019-04-12

父亲告诫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提起“励建安”这个名字,在中国康复医学界可谓大名鼎鼎,他是中国康复医学领域杰出的学科带头人,被誉为“中国康复医学第一人”。励建安是美国医学院国际院士,南京医科大学教授,江苏省人民医院康复医学中心主任。从小到大,父亲一直严厉要求励建安,经常告诫他:“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了让励建安在挫折和困难中成长,父亲经常领他到军营里训练,去郊区农田里干活,让他赤脚在冬天的雪地里跑步。日常生活中,父亲也经常有意识地创设一些吃苦和独立的情境锻炼他。

1960年,励建安父亲时任29军文工团团长,母亲为文工团一名舞蹈演员。一次,父亲和母亲要去外地演出一周,母亲准备跟以往一样,要把励建安和弟弟妹妹送往江苏高邮的外婆家。父亲却对励建安说:“你8岁了,马上是小学生了,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和弟弟妹妹。以后我和你妈出差,你就带着弟弟妹妹在家里生活吧。”

临走,父亲给了励建安3元钱,说:“这是你们一周的伙食费,你学着买菜做饭,把弟妹们照顾好。”3元钱在当时来讲,相当于现在的150元钱,但励建安却不觉得捉襟见肘,父亲母亲一直非常节俭,家里从来都是粗茶淡饭。父亲常告诫励建安:“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奢则多欲,多欲则多求妄用,败家丧身。” 那个星期,他把弟妹们照顾得妥妥当当。此后,只要父母出差,他就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

在父亲的教导下,励建安的抗挫能力,远远超过了同龄人。1969年3月15日,17岁的励建安告别父母,和一大批城镇青年戴着大紅花背着“下乡光荣”的大背包,来到江苏省建设兵团。分别时,父亲送给励建安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他拍拍励建安的肩膀,笑着说:“钢是在烈火里燃烧、高度冷却中炼成的,所以它很坚固。我们这一代人也是在斗争中和艰苦考验中锻炼出来,学会了在生活中从不灰心丧气。男儿血,英雄色,无论你身处多么恶劣的环境,爸爸都相信你有足够的适应能力。好好加油!”

自此,励建安在建设兵团一呆就是11年。强大的意志力,让他宠辱不惊地度过了那些特殊的岁月。他一直没觉得下乡劳动有多痛苦有多累,反而觉得挺锻炼自己。

励建安被下放到江苏省生产建设兵团一十二兵团第一师第二团第八连。坐了一整天的敞篷车再扛着沉重的行旅走了8里路,才到了连队。那个连队的生活条件真差呀:每个房间只有一盏小油灯;20多个人睡一张土坯搭成的床,零下10多度的大雪天既没暖气也没暖炕,冷得瑟瑟发抖睡不着,却拥挤得连翻个身都是奢侈的;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开始干活,当地是盐碱地,没有淡水,要去几里外的河里挑水,所以知青们第一件事情就是挖塘蓄水,解决生活用水;然后就是动手盖房子。一个小连队,根本容不下过去的大几百号知青,于是队长命令他们打夯、码砖、垒墙,很多知青细嫩的双手开始磨出了血泡、老茧……

除此,知青们还要割麦子、搬苞谷、挑水浇地、犁地、插秧,每天劳作时间长达10多小时,早晨天不亮就得起床下地干活,一直干到天黑才收工。励建安双手不知磨出了多少水泡,但他依旧卖力地干活。锄地时,伤手很难抓牢锨,他就用胸脯顶着锨往前推。6月份,气温骤升,劳作时常要顶着烈日在30多度的气温下进行,上面太阳晒下面土地烤,两臂脱掉了很多层皮,黝黑黝黑的。有时,励建安困累得会一边走路一边睡觉。一次,他昏昏沉沉地边走边睡,摔了个大跟头,膝盖被石头磕破两大块皮,但幸运地是没伤到骨头。

连里建有两个知青大灶,供几百个知青就餐。主食多为杂粮,细粮不外乎面和馍。蒸笼里的馍,坚硬如铁疙瘩。炊事员嘴里道声“二两”,硬邦邦的馍就递到了手上。吃着难以下咽的杂粮,嚼着划喉咙的硬馍,想着家里的热汤热饭,很多知青都哭了。

励建安也艰难地吃着,心情很沮丧。但父亲的话回想在耳边时,他的心情顿时平静下来。是啊,纵然生活无法忍受,也要保持“坚持下去,绝不灰心丧气”的意志力,这样的生活才有价值。

妻子是我的贤内助

1969年6月底,励建安幸运地被选派到团部卫生学习班学习。由于聪明好学,同年9月,他又被选派到南京一二一医院进修。进修一年后,励建安回到建设兵团一十二团医院做了一名“赤脚医生”,从此跨入了医学的领域。

之后几年,励建安重拾课本,在工作之余自学完成了高中三年的课程。1973年,团里推荐励建安去考工农兵大学,他顺利通过考试,成为工农兵学员,进入到南京医科大学深造。

1977年7月,励建安大学毕业。因户口在兵团,一毕业,他就又回到了兵团。回去后他发现,除了他,跟他一起上大学的那届同学全部留在了南京。一位老知青叹气说他:“别人都想方设法离开这里。可你倒好,上了4年大学又回来了!你家是干部家庭,稍微找点关系,你就能名正言顺留在南京,户口自然也会上调到南京。你回来虽提升为兵团干部,但却不能返城了,你真是太傻!”

励建安笑笑说:“我回来也挺好,毕竟这里有我很多的老朋友。”可1978年,建设兵团的知青全都陆续返城,至年底,知青全走光了,只留下励建安一人,励建安倍感孤独和失落。有人给励建安出主意:“你干脆说假话病退,这样你就能返城了。”励建安却摇头说:“打死我,我也不可能说假话。”

当时,励建安父亲已调到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当老师。他写信鼓励励建安:“现在,国家已恢复高考,爸爸希望你继续深造学业。只要肯登攀,你一定行!”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21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