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生活 > 女性 > 正文

狙击妈妈高招:厌学少年废了“学伴”智商

来源:《知音(月末版)》 编辑:斯渝 时间:2018-12-05

很多父母望子成龙,将自己未竟的梦想强加在孩子身上,对其寄予厚望。在这种急功近利思想的支配下,不少父母忽视孩子的个性,一心期望并逼迫子女学业有成,由此引发种种让人心碎的社会问题。2018年8月,河北省石家庄市就发生一起妈妈给儿子请“学伴”,本想让榜样的力量激励儿子奋进,孰料却引发儿子投毒,从而导致“学伴”二级智力伤残的惨剧……

望子成龙:打工夫妻有个未竟的梦

2016年6月30日,是韩蓓42岁生日,丈夫贺毕成、儿子贺童为她在酒店庆生。音乐曼妙如水,韩蓓满脸期许:“小童,明天就要公布中考成绩了,希望你考上重点高中,给妈妈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贺童没接腔,眼里闪过丝丝不安。

当晚,一家人都没睡,等到深夜12点多,第一时间查到了中考分数。当看到贺童6门功课仅考了442分,距普高录取分数线还差24分,只能读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时,韩蓓愤懑地将手机杵到儿子眼前:“瞧你考的垃圾成绩!为了你读书,我和你爸操碎了心,你就这样伤我们吗?”贺童小心地说:“我对做菜感兴趣,想去技校学烹饪。”贺毕成训儿子:“男人整天围着灶台转有什么出息?”一份中考成绩单,击碎了韩蓓夫妇所有的美好幻想……

韩蓓与丈夫是河北省石家庄人,她1974年生,贺毕成大妻子两岁。儿子贺童2001年出生。夫妇俩都只有高中学历,原是棉纺厂的车间工人。为给儿子创造优质的生活和教育条件,2006年,韩蓓夫妇辞职,赴日本东京打工,贺童跟随爷爷奶奶生活。

韩蓓和丈夫不懂日语,又无一技之长,只能从事最低端的工作。她在东京一家海鲜冷库当搬运工,贺毕成在东京郊区种大棚蔬菜。冷库温度常年保持在零下20摄氏度至零下40摄氏度,晚上回出租屋,她要盖三床厚棉被,再裹四个热水袋,才能捂暖冰凉的身体。贺毕成在50摄氏度高温的密闭大棚里种蔬菜,两次热得休克过去。夫妇俩以命相搏,但每月收入也只有65万日元(折合人民币2.2万元)。为省下往返机票,他们整整6年没回家。韩蓓和丈夫省吃俭用,对儿子却舍得花钱:贺童上的是最好的幼儿园,衣服、鞋子都是名牌。

2012年,韩蓓的膝关节冻坏了,再在冷库耗下去,双腿就报废了。这年8月,韩蓓和丈夫返回石家庄。当年自己去日本时,儿子还是剃着豆干头的胖娃娃,而今已长成了阳光少年。韩蓓搂紧儿子,泪眼婆娑:“這些年妈妈欠你的太多,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贺童却挣脱妈妈:“班上好几个男孩有变形金刚,你给我买一个吧。”韩蓓给了儿子200块钱,贺童欢天喜地跑去买玩具。夫妇俩自以为远赴日本打工,是在为儿子创造未来。殊不知,父母的疏离,爷爷奶奶的溺爱,让贺童变得任性自我,贪图享受,且厌恶学习。

6年辛苦打拼,韩蓓夫妇积攒了140万元人民币。2012年10月,他们将这笔钱做启动资金,在石家庄注册一家海鲜超市。次年9月,贺童升入初中,韩蓓与丈夫为儿子设计人生轨迹:考重点高中,读985大学,将来进跨国公司当高管。而要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初中阶段是打基础的关键一环。

儿子初中三年,韩蓓不逛街,不打麻将,连娘家都很少回,所有时间都耗在了贺童身上。为拓展儿子的眼界,她还出资6万元,让贺童连续两年暑假赴加拿大、美国游学。虽然贺童的成绩一般,但韩蓓坚信儿子是天才,中考一定能爆发。谁知贺童只考了442分,连高中都没考上。

夫妻俩纠结到大半夜,意见空前一致:托关系让儿子进重点高中。2016年8月,经一位在教育部门工作的远房亲戚帮忙,韩蓓夫妇缴纳一笔赞助费后,贺童终于被石家庄某重点高中录取。

贺童所在的班级有62名学生,他的成绩排在最后一名。为激励儿子,韩蓓经常像复读机一样,反复讲述自己在日本打工的惨痛经历,并撩起裤管给儿子看:“我膝关节都冻得变形了,爬两层楼都很痛苦,这都是吃没文化的苦。如果我有本科文凭,怎么会去日本遭这种罪?”为不让父母失望,贺童比以前刻苦了。然而因基础太差,加上班里尖子生多,他的成绩始终处于中下游,尤其是数学和英语落分严重。

2017年3月,韩蓓与丈夫商量后,以每科7800元的高价,给儿子请数学和英语家教。此后每逢双休日,韩蓓送儿子去培训学校,接受一对一的补课辅导。因双方签有提分协议,家教老师对贺童异常严苛。贺童对这种高强度的学习模式格外抵触,每次上课仿佛在受刑。两个月后,贺童再也不愿去补课了。韩蓓拿着擀面杖追打儿子,贺童不跑不躲。擀面杖落在儿子身上,却痛在韩蓓心里。

次日上午,贺童上学去了,韩蓓打开家中电脑,骇然发现儿子昨天竟在网上搜索“8种无痛苦自杀方式”的网文。联想到媒体经常报道孩子与父母对立自杀的惨剧,韩蓓惊出一身冷汗。当老师的表妹获悉韩蓓的烦恼后,提醒道:“家教老师与孩子有代沟,补课效果不一定好。如果请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同学,陪贺童一起写作业,辅导他功课,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是呀,就给儿子请一个“学伴”,用“榜样”的力量激励他!韩蓓的心被激活了……

妈妈的高招:请个“学伴”当榜样

2017年6月,韩蓓了解到儿子班上成绩最好的男生叫洪杰。她想:如果洪杰能给儿子做“学伴”,肯定会潜移默化感染贺童,也许儿子以后会变得像洪杰一样优秀。从家长群里打听到了洪杰的家庭住址后,她带着牛奶、水果登门,说明来意。

洪杰的母亲刘文翠不想外界因素影响儿子的学业,明确拒绝了。韩蓓怅然离去。一进家门,眼前一幕让她暴怒。只见电视里正在播放“全国金牌大厨烹饪大赛”,贺童戴着报纸做成的帽子,身着白色围裙,跟着电视里的大厨学做三明治。贺童得意地对韩蓓说:“妈,瞧我做的三明治,跟电视里的一模一样。高中毕业后我要学烹饪,将来进星级酒店当厨师长。”

韩蓓咬牙骂儿子:“别人家的孩子一心想考北大、清华,出人头地。你怎么就这点出息?”说完,她抄起扫把一通乱挥,将面粉、奶油扫得满地都是。贺童蹲在地上哭了。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