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时尚生活 > 女性 > 正文

拯救我的“枣妹子”:黄土高坡上爱的“一出好

来源:《知音·上半月》 编辑:易达 时间:2018-12-26

相识于微时,他们分别是剧中的男女一号。可薛敬偏偏爱上了李小丫,还想成为她生活中的男一号。可李小丫并不相信爱情!薛敬开始了他的死缠烂打:每天给李小丫发短信;赶到她的城市去看她……在李小丫伤心难过时,他总站在她身后,爱她所爱,痛她所痛。最终他能收获爱情吗?

不想只成为你剧中“男一号”

2015年10月,陕北民俗歌舞电影《枣妹子》开拍。这是以陕北“枣妹子”李小丫为原型的影视作品。

时年28岁的李小丫,生于陕北高原榆林农村。家境贫寒的她很小就到西安打工,后来,幸运遇到恩师、“陕北歌王”赵大地。在恩师的指导下,她成为专业歌手,出版专辑《枣妹子》,因歌声甜美,被昵称为中国高原的“枣妹子”,在圈子里声名鹊起。男一号“二蛋”的扮演者薛敬,1988年10月生于山西省吕梁市,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热衷陕北民歌,也听过李小丫的歌。

接到扮演“男一号”的通知,薛敬很兴奋。他一到剧组,就四处找李小丫,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不是我的枣儿吗?!”特意在“我的”两个字上使了一把劲儿。李小丫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导演立即提醒薛敬:“可不能这么开玩笑。丫头还是单身呢!”薛敬一甩中分的“痞子头”:“这不正好吗?我也单身。说不定真成我媳妇了。”然后,哈哈大笑,一派流里流气的德性。李小丫心想:“这个演员也太没分寸了。”虽然碍于面子,她还继续合作,不满的情绪却埋在了心底。

但对薛敬来说,几次对手戏以后,仿佛电光火石,他就喜欢上了李小丫。每次开饭,他都捧着饭盒,凑到李小丫跟前,调侃她:“妹子,哥这块肉不舍得吃,给妹妹吧……”李小丫端着饭盒,跑得很远。

恰好,拍戏期间,有当地电视台前去采访,薛敬才知道了李小丫的故事——19岁那年,她就独闯西安,在推销榆林酒时,遭遇好色之徒,强令她唱酸曲。李小丫不从,对方竟然残忍地用匕首捅破她的腹部,鲜血染红了衣服……那次伤害,在她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薛敬这才知道自己那种“玩世不恭”是让她讨厌的原因。于是,他一改从前的“痞子气”。有一次,爸爸来探班,带来老家的特产。他特意留给李小丫。李小丫不要,薛敬就硬塞给她,“低声下气”地说:“枣儿,吃点儿吧。”看到他和平时大不一样的表情,李小丫不由问他:“今天怎么不痞了?”薛敬嘿嘿一笑:“以前和你瞎闹,那不是为了转变角色需要吗?”不仅如此,薛敬对李小丫的关心也多了起来。但受过伤害的李小丫,凭他几句甜言蜜语,是征服不了的。

李小丫的不冷不热,薛敬很着急,却又无可奈何。直到电影杀青,剧组即将解散,薛敬才鼓起勇气,找到李小丫说:“我是真心喜欢你。如果你觉得我还可以……”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小丫已头也不回地走了。

薛敬心灰意冷地回到北京。而李小丫回到西安。两个人的轨迹好像再无交集了。但回到北京的薛敬总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个长发及腰的女子……他时常问自己——爱难道就是这么令人遗憾的吗?

但爱有时候就是一种死缠烂打!不死心的薛敬找各种理由,发微信给李小丫。他甚至规定自己,每20天内,必须见李小丫一面。他把全年的日历,分为18个20天,每到第20天,他就画一颗大大的爱心。那一天,他会悄悄乘坐火车奔赴西安看望李小丫。陪她吃饭、看电影,请她喝咖啡、逛古城……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也是他一个人的狂欢节。

李小丫生日那天,并没多少积蓄的薛敬花1000元买了一束蓝色妖姬。李小丫怎么也不肯收。薛敬嗫嚅着说:“你要不收,我裤腰带可就白勒紧了。”李小丫何尝不明白他的意思。她的心突然软了下来。

那天,在离别的站台上,看着和自己做鬼脸,挥手告别的薛敬,李小丫突然流泪了,为自己对待薛敬的冷漠有了莫名的愧疚。

坚强“枣妹子”有颗小女人的心

就在李小丫开始犹豫是不是该让薛敬入主自己的生活时,意外发生了——有一天,她发现右胸口那顆花生米大小的颗粒突然疯长起来!

其实,在拍摄《枣妹子》期间,她胸口就莫名其妙地长出米粒大的泡泡,奇痒无比。她以为是免疫力降低、过敏,没太在意。剧组解散时,她发现这颗粒越长越大,而且右胸疼痛难忍。2016年10月,李小丫到医院检查,被确诊患上了乳腺癌。院方通知,她必须尽快做手术,时间不能超过一周,需要费用30多万元。

李小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将手机卡扔到了垃圾桶中。此后,她再也没上过微信。她知道,她已经没有资格再言爱了。放手是对薛敬倾心付出的回报。

小丫和恩师陆树铭在《枣妹子》中

而此时的薛敬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似的。他给小丫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他赶到西安李小丫的住处,李小丫竟然搬家,周围的邻居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那是一段极其绝望的时间,六神无主的薛敬想到在自己的通讯录上还留有一个李小丫闺蜜的微信,是他们有一次聚餐时加的,平时他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抱着一丝侥幸,薛敬试着和对方联系上了,并很快得知,原来李小丫是不愿意拖累他。

薛敬回忆起他们相处过的日子,共同经历过的一切仿佛都带着她的气息。思念、担心、不甘纠结在一起,像潮水一样在他的心中汹涌。他要将她拯救出来。他要用自己的方式赢得自己的爱情。

他找到了搬迁新址的李小丫。面前的李小丫与曾经剧中天真烂漫的“枣妹子”相比,目光呆滞,泪水涟涟,对生命完全失去了信心。薛敬握着她冰凉的双手说:“小丫,哪怕你不喜欢二蛋哥,永远也不接纳我,我都会义无反顾地照顾你。权且你就把这当一场戏吧……”李小丫一听,“哇”的一声哭了。

生病以来,李小丫不敢把病情告诉父母,以泪洗面,不说话,不吃不喝,更不愿见任何人。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8 就爱文摘网. Power by 92wenzhai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