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王缉思:追问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

来源:《财经》 编辑:马国川 时间:2018-12-03

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是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也是衡量“成功国家”还是“失败国家”的一个有机的指标体系

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间,世界政治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合流并同时上升,威权主义和强人政治回潮,地缘政治竞争加剧,战争危险冒头。世界越来越令人不安。

“在我看来,世界政治正进入新阶段,”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说,“如果说冷战结束时天下大势以‘合’为主流的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分’的逆流迎面而来。”

王缉思长期从事国际关系研究,但是近年来他更多地从“世界政治”的角度思考问题。因为在他看来,“国际关系”局限性很大,“世界政治”涉及的领域更深更广,“借助世界政治的视角,或许更能帮助我们理解和把握复杂多变的世界”。

最近出版的《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就是王缉思研究世界政治的一个成果。“我认为,安全、财富、信仰、公正、自由是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这五大政治目标是各国政府、从事政治活动的组织和个人普遍追求的。”王缉思说。“如果仅仅以国家为中心提出理念,就很难和世界其他国家对话。”他试图跳出国家视角,更多从人类世界的角度来看问题。

王缉思承认,自己构想的是一个永远可望不可即的“理想国”,“可是有了目标,就有了方向,知道向哪里走”,“在国家还存在的今天,现实的政治目标是建设相对来说治理良好的国家,或者说‘成功国家’。这也是走向世界‘理想国’的第一步”。

世界政治进入新阶段

《财经》:您所说的“世界政治新阶段”的主要特征是什么?

王缉思:如果说冷战结束时天下大势以“合”为主流的话,新阶段的世界政治“分”的逆流迎面而来。

主要表现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合流并同时上升,对既有政治秩序形成新的挑战,加剧了国家内部的政治裂痕,也在国家之间造成裂痕。英国公投脱欧,特朗普通过“美国第一”等口号当选美国总统,都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相互融合的产物。在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共同作用下,威权主义和强人政治回潮,“强人”们又利用本国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强化个人权力。在传统的意识形态影响下降后,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正在各国形成一种新的“政治正确性”,导致地缘政治竞争加剧,战争危险冒头。此外,人工智能、生物技术、互联网金融、大数据应用等技术进步也孕育着很大的挑战和不确定性。例如政府利用大数据技术开展审查和监控的行为,冲击着言论自由、隐私权观念,改善人类基因的技术也引发了道德争议。

《财经》:地缘政治竞争加剧,会不会导致一场新的冷战?

在国家还存在的今天,现实的政治目标是建设相对来说治理良好的国家,或者说“成功国家”。这也是走向世界“理想国”的第一步。图/中新

王缉思: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可能产生很多冲突的时代。从全球层面看,各国在国际上的不安全感往往同国内政治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互为因果。某些国家的国内治理不善、社会分裂和经济停滞,同国际关系层面的利益冲突相互交织,对全球安全秩序将造成巨大冲击。“新冷战”会不会爆发?世界大国和地区强国的军备竞赛,会不会使全球的长期和平稳定局面出现逆转?这些都是人们不得不思考的重大问题。

实际上,和平与发展这两大时代主题的内涵与外延都已发生变化。当今世界和平问题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安全问题。大国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已大大降低,但安全挑战、特别是各类非传统安全威胁愈发突出。现在整个世界政治失衡,可是又不能通过打仗和革命的旧办法把失衡的世界扳回来,新的手段也没有找到。

《财经》:如此看来,未来的世界充满不确定性。世界政治新阶段是短期现象,还是长期趋势?

王缉思:至少若干年内,新阶段的特点还是显著的。可能是一代人的时间,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30年以前冷战结束,再往前推30年,1958年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再往前就是世界大战了。

乐观地看,世界政治新阶段可能是20世纪晚期开始的和平與发展时代中的一段间奏,但也可能成为一个不稳定的新时代的序曲。

《财经》:在复杂多变的世界政治面前,怎么认识和把握世界政治的发展和变化,是一个重大挑战。

王缉思:作为一名大学教授,我讲过十几年的国际关系理论,但是现在越来越觉得,国际关系立足点是本国政治和各种利益,局限性很大。我曾经打过一个比喻:国际关系就好比冰山浮出海面的部分,它的运动和形状取决于海平面之下的冰川和地壳的运动,也就是世界范围和各个国家内部的社会运动、经济活动、文化底蕴等。

因此,近年来我开始关注和思考“世界政治”。“世界政治”研究的就是世界范围内政治发展的总趋势、各个国家和地区内部的政治、国家之间的关系。或者说,世界政治研究的是冰山隐藏在海平面下面的部分,它比通常理解的国际关系涉及的领域更深更广。借助世界政治的视角,或许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和把握复杂多变的世界。

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

《财经》:政治都是有目标的,在您看来,世界政治的目标是什么?

王缉思:世界政治目标有多种,有初级目标、中间目标,也有终极目标。什么叫终极目标?终极目标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但又是值得人们去追求的。我最近出版的《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一书,就是试图找出当代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社会和从事政治活动的个人都接受的长远目标。

《财经》:您提出世界政治的终极目标,是不是受到了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政治动荡的影响和启发?或者说,在这样的背景下,对这些问题有了更多的思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