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大国工匠”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编辑:唐言 时间:2019-03-15

当前技术工人求人倍率超过1.5∶1,高技能工人高达2∶1,高端技术工人需求缺口一直居高不下。

1月18日晚,10位身着各色工装的“老师傅”陆续走上央视演播厅的舞台中央,接受来自30位相关领域专家评委会评选出的“大国工匠2018年度人物”称号。

其中,来自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高级技师高凤林,从事火箭发动机焊接工作数十年;来自中车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席焊工李万君,曾成功破解“复兴号”列车转向架焊接难题;来自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的高级技师夏立,参与过嫦娥探月等多项国家重点工程;此外还有核燃料修复师乔素凯、特高压带电检修工王进、地质勘探专家朱恒银、复合型技能人才陈行行、打破国外技术垄断的机修钳工王树军、坚守大漠油田的石油钻探公司高级技师谭文波和敦煌壁画修复专家李云鹤。

高凤林和譚文波对这种场景或许并不陌生。三个月前,在中国工会十七大召开前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他们作为嘉宾被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邀请,与其他三位嘉宾就“大国工匠”和“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的话题,接受媒体采访。

高凤林说:“在工作实际中的创新很大一部分是解决问题,这需要有大量知识积累和科学的直觉判断,高端创新更离不开大量理论知识的支撑。因此,建设一支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非常重要。”

这种朴素的“直觉”在更高层面上早已达成共识。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定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其中,培养创新人才和创新团队的科技人才队伍建设是重要的具体举措之一。

来自中华全国总工会的数据显示,过去5年来,一线工人的技术创新彰显出巨大能量,共开展技术革新349万项,完成发明创造111.7万项,有70.6万件职工技术创新成果获得国家专利项目。

长期研究人力资源的一些专家认为,大国工匠的诞生并非偶然,只有千千万万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的劳动者大军真正成型,新时期新特征的产业工人队伍不断壮大,才能在这一基数上诞生技术、经验享誉世界的工匠群体。

培养工匠的土壤

1月中旬,地方两会召开期间,来自劳动力大省河南、四川等地的地方两会代表委员聚焦的话题颇有针对性。

比如,四川省巴中市工商联主席任小娟表示,应建设完善非公企业产业工人技能培训基地。

在她看来,我国已经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体系,国有企业都配有职工培训部门,产业工人技能培训得到了长足发展,但非公企业工人接受职业培训机会有限,导致一线工人技能水平不高,技术工人尤其是高技能人才严重短缺。

从一个维度来看,四川是中国重要的经济和工业省份,中国重大技术装备制造业基地和三大动力设备制造基地之一,发电设备产量全球第一。这里生产了全中国60%的核电产品、50%的大型轧钢设备、40%的水电机组、30%的火电机组和20%的大型船用铸锻件……

但在另一个维度上,四川作为中国排名前列的人口大省、劳动力输出大省,全省近5000万城乡就业人口中,第二产业却仅有1315.4万人。按照四川省高素质产业大军培养意见:到2020年,产业技能人才总量要达到1000万人……

不缺劳动力,但缺产业工人,特别是技能人才,这是四川的现状,也几乎是中国产业工人队伍的缩影。

从数量上看,中国无疑拥有世界最庞大的产业工人群体。根据2018年中国统计年鉴,截至2017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制造业人数4635.5万人。但产业工人技能素质总体不高、结构不合理,技术工人总量不足,已是公认亟待解决的问题。

全国总工会的数据显示,当前技术工人求人倍率超过1.5∶1,高技能工人高达2∶1,高端技术工人需求缺口一直居高不下。在全国7.7亿就业人员中,技术工人1.65亿,占就业人员约20%,其中高技能人才4700多万,只占就业人员约6%,两项比例都比较低。

在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与工会研究中心研究员李珂看来,目前我国高技能人才还存在结构性失衡,一是产业分布不均衡,传统机械加工类工种多,新型产业和现代制造业少;二是国企民企分布不均衡,国有大中型企业多,民企和中小企业少;三是年龄分布不均衡,四成以上的技师、高级技师平均年龄超过46岁,青年高素质技术工人严重短缺,技术工人队伍面临年龄断档、青黄不接的挑战。

据全国职工队伍状况调查显示,无技术等级的职工比例达72.8%,没有专业技术职称的达61.3%,有高级职称的仅为4.5%。在非公企业、小微企业,技术工人更是严重匮乏。

在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看来,建设一支高素质的产业工人队伍,已经成为一项重要而紧迫的战略任务,“直接影响到我国在全球经济化、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能否抢占先机、赢得主动。”

“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当工人,觉得当工人没出息。为什么?归根到底还是劳动力成本低廉,技术工人上升空间狭小、工作待遇较差、社会地位偏低。”航空工业西飞国际航空部件厂“薛莹班”班长薛莹表示。

产业工人缺什么?

2018年年中,一份来自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经济贸易学院的调查报告引起了各方关注。

这份报告的题目是《现代制造业创新中心与产业工人队伍建设》,基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这个案例,剖析了该地区打造国家机器人集成创新中心的过程中,对产业工人队伍的需求和存在的问题。

南海是广东省多个行业的制造中心、国内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其铝型材产量一度占广东全省的60%、全国的40%;建筑陶瓷产量占全省55%、全国35%;布匹产量占全省20%、全国2%;小五金产量占全省60%、全国约20%……

上一篇:透视中国经济年报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