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一个非典型东北网红的春节套路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编辑:李依蔓 时间:2019-03-23

为了拍摄楼梯间推搡一场戏,“大连老湿”王博文把最贵重的道具——母亲赞助的“貂”——给“撕吧坏了”。

这在东北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母亲坚持要他赔钱,他因此也收获了人生中第一件貂。今年春节期间视频中出镜的不下十几套女装造型,大多是他在淘宝上网购而来,加起来才花了2000元,只有那件黑色貂皮大衣十分之一的价格。

拍摄那天,母亲从一楼到五楼,把所有邻居家门敲了一遍,提醒他们“我儿子下午拍摄可能在走廊叫唤”。拍完那段激烈的抢红包镜头,身穿貂皮大衣、涂着绿色眼影和大红色口红的王博文热出了一身汗,休息了20分钟才缓过神来。“撕吧”到激烈处,他不但会把摄像头打翻,还把自己和小伙伴抓得遍体鳞伤。

为了这条片子,他自己一个人吭哧吭哧写了一天,改了十几遍,拍完又坐在自己15平方米的卧室里剪了一整天,跟着里面的人物哭了又笑,剪完才发现因为过于专注,嘴一直张着没合上。

1月30日晚发出后,这条名为“北方人如何过年?最全攻略你不得不看”的视频在微博迅速被转发上万次,微信公众号阅读量10万+,涨粉20万。

“我不是网红。”但他一脸严肃地反复强调,相比起网络红人,他更愿意将自己定义为创作者,生产搞笑、扎心、能引起共鸣的文艺作品。

在他的笔下和镜头里,那些小人物和温情的市井文化,迸发出了直击人心的力量。

中年大妈是灵感宝藏

烫头了吗,洗澡了吗,买年货了吗?去年春节,一连串直击灵魂的终极拷问,让数百万人记住了王博文这个名字。

那是他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现象级爆款作品,也让他第一次咂摸到“红”的滋味。

《北方过年那些事》发布后,几乎在一夜之间,王博文的微博粉丝量迅速蹿到200万以上,一周内微信涨粉100万,全网粉丝量上涨450万,总播放量破7亿次,完成了向头部网红的华丽转身。

红了的感觉,从生活的每一个维度和细节中扑面而来,迅猛而有力。

微信里“很久没有联系”的好友冒了出来,兴奋地告诉他“朋友圈都转疯了”。他走在街上也会被粉丝认出来,甚至日本药妆店的华人导购都认识他,资生堂的柜姐坚持送了他一大堆小样。无数人劝他前去北京发展,他都说以后再考虑。

对王博文来说,大连拥有最肥沃的创作土壤,大连的中年大妈则是个挖之不尽的灵感宝藏。

他去菜市场买菜,看到两位大妈讨价还价,会突然聯想到自己还没做过买菜讲价这个场景,“我就不走了,原地停下来听她们的对话”。母亲跟朋友打电话聊家长里短,他在一旁偷偷记下内容,稍作修改就是一个精彩的本子。不久前刷屏的搓澡爆款视频,是他在洗浴中心泡澡时突发灵感,当场就掏出手机,花半个小时列出了大纲。

他的所有创作都要回归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最能触动人心的,也是那些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小事。

过春节前花一整天时间,让Tony老师给烫一个时髦的头;囤上千斤大白菜过冬,猪要买一整头,而且必须是苞米面喂大的那种;饺子从大年三十包到正月十五,一天至少吃三顿。

南方冬天要在被窝里换衣服,穿毛衣毛裤睡觉,室内活活冻出冻疮,室外比室内暖和,衣服被子永远潮乎乎,宁愿缩在被窝闻屁味也不出来透气。

他吐槽婆媳关系,对女生逛街时八卦买衣两不误、讲价时假装要走等店家挽留、如何辨别渣男等技能了如指掌。母亲感慨儿子演小姑娘让她有种“儿女双全的感觉”,亲友则称赞他如果是女孩,那“绝对是个美人儿”。

剪片子时,他有一瞬间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裤裆”,质问自己:“我是个男的吗?我为什么对女的这么了解?”

他老早就开始期待今年过年的本子,“写好了还会是个现象级爆品”,可又因为去年的作品珠玉在前,小心翼翼地不敢抱太大希望。

任何一个作品在点击发送的那一刻就踏上了命运未卜的路途,接受无数双挑剔的眼睛考验。他已经做了五六年,有时还觉得自己抓不住关键,抓不住观众的心。

从2017年5月到2018年上半年,王博文经历过一段“忽上忽下”的时间。每次7点半发完视频,他总要坐在电脑前盯着转发量数字一点点变化,直到深夜。其实没必要这么做,到8点左右就能判断出某个视频“肯定不行了”。

有时转发量只有2000多次,他就“特别上火”,“当时人就崩溃了,一下子就感觉委屈得不行”。他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大半夜打开电脑分析原因,跟团队打电话讨论,反思创作“差在什么地方”。他也曾无数次哭到凌晨两三点,哭累了才睡着。

起初在创业园天天晚上忙到10点多才回家,街上早已空荡荡地没有行人,他“感觉心里特别委屈”。累到极点,他不止一次想过“算了吧,别干了”。

那也是他最辛苦和焦虑的一段时间。

灵感突然迸发得赶快写下来,有时一天顾不上吃一顿饭,以至于得了胃病。七八点起床工作,晚上熬到两点多,忙起来脸不洗头不梳,仿佛一洗漱灵感就会不翼而飞。有时创作周期长,连续四五天不洗头,就像“野人”一样,可他颇为享受这种沉浸在创作中无暇他顾的专注。有人羡慕他不用上班,他却觉得自己为自己负责才真正难做。

“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王博文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大家觉得网红光鲜亮丽,但其实没有任何一个行业钱是容易赚的。

靠炒作能炒一辈子吗?

王博文的网红初体验,开始于大学时代一次无心插柳的偶然尝试。

2013年3月,人人网推出了90秒的语音相册,他在上面模仿母亲和高中老师说话的段子,两个月发了100多个作品,竟然小小地火了一把,排到了全国前三名。和他年龄差不多的那波人,很多都对他有印象。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