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华农兄弟的赣南Style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编辑:邹帅 时间:2019-03-23

租来的养殖场还有两年就到期了,空荡的厂区成了两只狗、两只香猪、七八只鸡以及一千多只竹鼠的天堂。

临近中午,竹鼠场内开始传出车间作业般、整齐的“咣咣”声,竹鼠们正抱着竹节享用它们的午餐。刘苏良,则忙着给竹鼠牵线搭桥。

他是视频博主“华农兄弟”的出镜小哥,也是网友口中那个一边夸着漂亮、一边以各种理由给竹鼠下达死亡通告的人。

看到落单的“适龄”竹鼠,刘苏良就会把它提起来,再仔细观察一下它的发育情况。紧接着,悬在半空中发出像婴儿一般叫声的竹鼠被送进另外一只异性竹鼠的怀中。如果它们相处融洽,便可以暂时同居在一起。

但大多数的情况是,两只竹鼠开始激烈打斗,刘苏良只好将其拆散,再为它另觅新欢。这样的工作持续了三个小时左右,大多数的时间他都全神贯注,甚至没有听到我向他抛出的问题。

“华农兄弟”爆红6个月后,我来到赣南的田野寻找这两位一夜成名的大哥,他们的“赣南Style”视频犹如核弹,一经投放,便在中文互联网引起巨大反响。一切都源自一个“万恶”的提问:

“今天以什么理由吃竹鼠呢?”

两个痴迷者

从江西赣州全南县城开车约50分钟,就可以到达华农兄弟的养殖场。这里曾经是一个300平方米的养猪场,2018年被刘苏良租下来。偌大的养殖场里其实只有一间供竹鼠使用,刘苏良用手工制作的挡板隔出六百多个独立空间。

竹鼠房的窗户上都贴满了厚厚的尼龙布,以便这些喜欢温暖阴暗环境的小家伙可以正常发育。养殖场内除了另外一个三层的小楼供刘苏良生活以外,其余的厂房都已倒塌破败,长满了青色的苔藓和杂草。

看到提着食物走来的刘苏良,养殖场的动物如同盼来老母亲,一窝蜂地扑过来,等待着他的投喂。

动物似乎才是这里的主人,他们并不惧怕人,两只猪经常溜进房间里寻觅食物,尽责的两只狗则会吼叫着把他们赶出去。因为散养的缘故,刘苏良经常要在厂区内四处摸来摸去,寻找母鸡把蛋下在了什么位置,但很多时候找到的只是香猪吃剩下的蛋壳。不只是竹鼠,这些动物全都跟随华农兄弟在2018年成为了网红。

不久前,刘苏良在路上捡到一只公兔子,养在竹鼠的隔壁。他又特意去镇上买了几只母兔子来陪伴它,这种“发老婆”的环节也是网友们的最爱之一。可惜天有不测,一只兔子自己蹦了出来,落到了竹鼠的隔间内,当场毙命。刘苏良只好在兔子的隔间上面放上两个重重的铁架。

养小动物是包括刘苏良在内许多人从小的爱好,但他更进一步,喜欢钻研养殖技术。比如怎样能让竹鼠在夏天少中暑,怎样提高母鼠的繁殖率,怎样能让竹鼠可以多吃一些。开车时,他还在念叨,想要把采摘的竹子打成粉,再加入营养液进去,这样更利于竹鼠的肠胃消化。

由于孩子上学的缘故,刘苏良的妻儿住在县里。为了方便照顾动物,他一个人住在养殖场内。兴许是工作繁忙的缘故,客厅里茶几上粘了不少灰尘,沙发上也有不少污渍。

需要拍摄视频的时候,刘苏良便和负责摄像的搭档胡跃清约到养殖場见面,然后决定作品的主题。竹鼠养殖、挖冬笋、带狗狗去山涧洗澡……农村的一切生活场景皆有可能。他们不会事先准备台词,全靠刘苏良的即兴发挥。

刘苏良告诉我,事实上他们很少吃竹鼠。那些在视频里被吃掉的小网红绝大多数都是因为生病,“中暑严重的话真的救不回来啦。”

但网友们却会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这种反差也成了他与网友们相处的日常。“好漂亮哦”“发老婆”“这样下去不行的”,这些在刘苏良眼中稀松平常的生活用语,通过他略带赣州口音的普通话出现在网络上后,不仅被网友视为冷幽默,还成为新的流行梗。

刘苏良对胡跃清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他说二人各自有热爱的东西,刚好互补,谁也离不开谁。

我刚见到胡跃清的时候,他外面只穿了一件很轻薄的黑色西装,看起来像是刚出席过什么正式场合。但实际上,他是带妻子去赣州的医院体检。

和刘苏良搭档后,需要掌控镜头的胡跃清现在已经很少出镜,绝大多数的时间,他都戴着一顶渔夫帽待在主角身旁。

刚开始接触短视频,他也经常穿西装出镜,这引来部分网友的攻击谩骂,以为他是城里人在装农村人。“农村人怎么会总穿西装”,网友的逻辑简单粗暴。但胡跃清说穿西装是他在深圳工作长久以来的习惯,不干农活的时候,这么穿在当地很常见。这也是他们视频想要传达的一个信念:农村与体面并不矛盾,二者兼可得。

纪录片的确是他追求的方向,从小到大他都很喜欢看《动物世界》 ,几乎一期不落。

B站上时常会有用户讨论胡跃清的拍摄技术,看似普通的画面里其实藏着很多用心琢磨的细节。他虽然从未受过专业的训练,但是在长期的摸索中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审美风格。

梅红是上海一家外企的女白领,华农兄弟是她唯一关注的三农类博主,她经常不厌其烦的向身边的朋友“推销”。在梅红看来,他们的画面拍摄比较考究,与纪录片的方式有些相似。她对胡跃清的镜头语言赞不绝口,“为啥他们拍的狗都这么灵,猪都那么活泼,烤的肉看起来都那么好吃?”

我把网友的评价转述给胡跃清后,他腼腆地笑了笑,觉得太过奖了。但纪录片的确是他追求的方向,从小到大他都很喜欢看《动物世界》,几乎一期不落。

这使他在取景、剪辑、画质等各方面都很关注真实感。遇到令他兴奋的题材,胡跃清会花上更多时间去构思。

他给我看自己最满意的作品《这只竹鼠不喜欢吃竹子,没办法,只好拿去河边烤了》,这部6分钟左右的短视频在B站上有630万的播放量,超过6万多条弹幕。他用镜头详细记录了刘苏良打开竹鼠场大门的过程,并通过特写在竹鼠场内走动的拖鞋,听到拖鞋声便往后退缩的竹鼠,描绘出“死神来了”的感觉。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