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保定出了个“爱迪生”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编辑:麻策 时间:2019-03-23

耿帅正处在成名以来最焦虑的时期。他不喝酒,但吸烟量激增。网络走红既改善了他的生活,也撕裂了他的生活。

由于在网络上发布“一些没用但脑洞极大”的不锈钢手工制品,河北农村小伙、焊工耿帅在2018年成了网络红人。靠名气和流量挣钱并不是他的初衷。毕竟作为一名焊工,他原本期望做有趣又有用的手工品,有趣能带来快乐,有用可以卖钱,有趣又有用可以多卖钱。

现在,他有点怀念从前的日子。那是他刚离开工地决定以手工为生的时候,每天十几个小时扎在工作室里。虽然不赚钱,还往里搭钱,但他乐在其中。他喜欢那样的日子。

但现实中,他要一边在镜头前继续创作拍摄,来取悦数以百万计的粉丝,一边又不得不频繁地走出工作室,去应付大量的琐事。这让他没法坐下来思考了。最近两个月,他甚至连视频都有些来不及更新了。

很多事情都让他变得焦虑。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红多久,做好了随时回去撸铁的准备。“你不想回去?这不是说你能决定的,就是迫不得已。我以前搬砖也是迫不得已,谁搬砖都是迫不得已,就是这样。”

一切似乎变了味。内向的他有时会反思,也会在与来人的简单交谈中猛地说出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当下的焦灼和困境对他而言显然是一段必修课,没有办法能逃脱。

反差

“你来晚了。”一个在商店买烟的中年男子对我说,“北京都来了好几拨了。”

但对于我所打听的人,商店老板却一脸茫然:“耿帅?”

“手工耿。”买烟男子接过老板的疑问,“大网红。”

这家商店离耿帅家的房子不到100米,但店老板显然对生活在他身边的这个年轻人没什么印象。“我也不关注那个(网红)。”他说。

保定市定兴县杨村,村子不大,但东西狭长。这个百货商店就处在村子里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商店对面的招牌上写着“格力电器”,离这个招牌不远的地方就是耿帅的家。

前不久,一个电视台的节目组找上门来,录节目时要免费帮耿帅装修一下工作室。耿帅临时把他的工具和作品搬到了奶奶家的配房里。

那些作品基本都是用不锈钢、螺母和钢管做成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螺母拖鞋、菜刀梳子、脑瓜崩辅助器、搓澡剑、地震应急吃面碗……他把这些作品都拍了视频,在快手上,少的也有几百万的播放量。

这些手工品是那种“脑洞大开却和实用性贴不上什么边”的东西,于是耿帅被粉丝称为“废柴爱迪生”。他又因为长得有些像功夫明星樊少皇,也有粉丝叫他“手工樊少皇”。“少皇出品,必属废品”是他们对耿帅最为典型的调侃评论。

过去一年,耿帅在快手里发布了133个作品,收获了3亿流量和535万个赞,成为名副其实的“热门大魔王”。在这个短视频平台上,耿帅的定位是一个搞笑视频博主。但现实中,他给人的感觉并不像是一个有趣的人,反而是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但耿帅的幽默就藏在他的一本正经里。他总能制作出一些稀奇的东西,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出不符常理甚至是荒诞的台词,这形成了他的“严肃幽默”。

就像他的地震应急吃面神器视频,收获了超过1300万的播放量和20多万个赞。在视频里,他一本正经地演示如何使用这个神器,在发生“10级以下地震”的时候,能安心地吃碗泡面,而不用担心汤面在剧烈的震动中洒出来。粉丝的留言也是一本正经的:“请给地震应有的尊重好吗?”

粉丝认为他是在开玩笑,但耿帅并不认为。2019年1月,耿帅受邀参加了一场演讲活动,当女主持人问他:“你觉得你的粉丝懂你吗?”

“大部分应该是挺懂的,但是有的时候他们会嘲笑我,说我做的东西没有用。”耿帅再次憨萌地开始了辩解。就在上台前,有人说他的东西没用。“你给我说出来哪件没有用”,耿帅瞪着他圆鼓鼓的眼睛有些起急,于是对方说出一个,他就解释一个,“最后大部分被我说服了”。

“怎么说呢,我感觉现在我做的东西只是第一代而已,肯定有缺陷,但慢慢改進还是有用的。“他不顾台下的一片笑声,继续说道:“我感觉还是做有用的东西比较好。”

但现实中这些手工品,无论是梳头时让人不敢动的”菜刀梳子”,还是瞬间弹碎玻璃杯的“脑瓜崩辅助器”……他们从设计原点开始,可能就和“有用”背道而驰。你也就不难想象,他守着这么大的流量,却没在淘宝上卖出多少东西,主要还靠直播打赏和广告为生。

耿帅和他发明的菜刀手机壳。

他对这件事的”耿耿于怀”来自他的家庭。

耿帅一家三代都是焊工。少时,他父亲是做水泵的焊工,家里有个手工作坊,耿帅对那些金属零件极为着迷。他尤其喜欢那种金属的质感。后来,和村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他十多岁外出打工,穿梭在各种工地上赚钱糊口。

但这个看似老实巴交从不出头的人,内心却比父辈和同龄人有更多的躁动,不想过一眼看到底的生活。20多岁娶妻生子后,他不顾家里人的反对,从工地返回乡村,靠着自己剩下的两万多块钱,想尝试一番新天地。

他本就喜欢一个人关起门来想事情,做有创意的铁制品。拍摄短视频的目的也是为了吸引人关注和购买。但现实让他焦灼。粉丝数“蹭蹭”上涨,但几乎卖不出东西。家人和邻里觉得他不务正业。

但正像与他同名的作家出版的那本书《所有失去的都将以另一种方式归来》,最终解救他的,是他起初没有想到的直播打赏和广告。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