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保定出了个“爱迪生”(2)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编辑:麻策 时间:2019-03-23

变现

现在,耿帅的临时工作室在村西,离着他的房子有两里地。那是他奶奶的家,一个典型的农村小院,坐西朝东的配房被耿帅临时征用。那些粉丝认为“无用”的作品,他都如视珍宝。它们被有序地摆放在屋里的货架上,像是展示柜里的奖杯。

耿帅开着一辆白色四轮代步电动车,把我接到他这个临时工作室。车是几个月前花一万多元买的,他的两个朋友开玩笑说:“这可是网红座驾,以后能拍卖的。”

耿帅身高一米八多,身材魁梧,刚好能挤进这个小型代步车的驾驶座。“冬天太冷了,”他边开车边说,“买个车方便。”

近半年,耿帅迅速蹿红,他的视频和作品多次登上了微博热搜。来杨村找他的人比他预期的要多得多。他也开始奔赴各地去参加活动、录制节目。这让他越来越感觉力不从心。两个多月前,他把在外打工的父亲请回来帮忙。父子三人,三个焊工组成了一个家庭作坊。耿帅和弟弟耿达的焊工手艺都师承父亲。

我去的那天,耿帅正好要出去测试一个“新的发明”。与他以往多数的发明相比,那算得上是个“庞然大物”。他管它叫“仿生冰船”。它大致是个船的样子,但后面装了两条腿,底下多了3个轱辘,靠人力驱动可以在冰面上滑行。

耿帅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驼着他的新发明,奔前走。我跟耿帅的两个朋友,开着那辆白色电动车跟在后头。杨村的北边紧邻一条叫拒马河的支流,入冬以来结了厚厚的冰。那是测试的地点。

到了目的地,耿帅的最新大作在冰面上很快引来了一帮小孩的围观。“看着,别让他们拍照。”耿帅嘱咐他的两个朋友。

“别拍啊——”他们向那群孩子发出了警告。

“这是什么呀?”这帮孩子好奇地围了过来。他们中最大的一个18岁,也是杨村人,他知道眼前这个穿着蓝色夹克褂、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军绿色布鞋,留着长发的人是村里的网红。他的快手也关注着手工耿。

耿帅一直在尝试把手工耿打造成一个品牌,通过电商把他的“得意之作”们销售出去。

耿帅的淘宝店开的时间不长,上架的产品不多,销量也可谓惨淡。粉丝为此调侃他是中国最惨的淘宝店主。但耿帥却认真地说,还没有打算把他知名度最高的脑瓜崩辅助器上架,因为这是一个相当耗费时间和人力的产品,他真怕制作不过来。

卖货并不是耿帅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他的收入来自直播、广告和卖货,其中占最大头的是广告。

他做第一个脑瓜崩辅助器的时候用了一天半的时间,现在即便做的速度快了一些,也要将近一天。目前,他的淘宝店卖得最好的是一个多功能小刀手链,月销量将近50个。这个产品做起来简单一点,价格是60元。

耿帅的第一笔订单是螺母弹弓。当时淘宝店还没开张。

第一单生意,耿帅格外重视。买家问他能不能先货后款。他说,好,我先给你发过去,收到货之后你再给我打钱。结果,货发过去了,钱一直没打回来。耿帅过去还没在网上受过骗,这是头一次。

他一开始卖多功能小刀手链的时候也不顺,每条40元包邮卖了7条,这7条手链他从早上编到半夜两三点,精力有限经验也不足,发过去有4个买家反映大小不合适。后来经过沟通,耿帅又免费一人给编了一条,邮费买家出。

在“手工耿的小店”上,虽然网友都爱说他的产品没用、卖不出去,但耿帅知道其中大部分的“嘲笑”都没有恶意。耿帅一直想做有趣又有用的东西,有趣带来快乐,有用可以卖钱,有趣又有用可以多卖钱。

现在手工耿的淘宝店已经能够带来一定的收益。“淘宝店的收入,三个人大概能养住一个,把我弟弟养住。”耿帅说。耿帅的弟弟耿达每天都扎在工作室里制作一些热销品,他是哥哥耿帅淘宝店的供货主力。

“我哥给我发工资,一天150元。”耿达说。

卖货并不是耿帅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他的收入来自直播、广告和卖货,其中占最大头的是广告。

耿帅第一个广告是在微博上接的。有一家中介公司私信他,说要给某电商平台做个植入。那期视频非常火,是耿帅改造家里的厕所。他抡大锤敲掉了旧的,重建了“全村最洋气的”新厕所,里面除了基本的卫生间用具,还有音箱和宇宙球灯。有些吵闹的音乐,闪烁的七彩光斑,厕所俨然被他改装成了一个KTV。

至今,耿帅已经接了三四个广告。

另外部分收入来自直播打赏,收到打赏最多的一次是3000多元。如果播勤一点的话,他每个月的打赏收入,比他过去做焊工的月收入要高不少,但他也要承担比过去做焊工更大的压力。“以前你下班就是下班,现在你得琢磨我明天播什么。”

耿帅的妈妈以前不知道直播还能挣钱,她原以为这是不务正业。她看到儿子直播可以赚钱后,态度有了180度转变。“现在不直播的时候,她会催着你去直播。”耿帅说。

妈妈显然没有看穿儿子的苦恼和压力。耿帅觉得自己没有直播的天赋,不太擅长直播。他妈妈觉得那没什么难的,人家问啥你就答啥。“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直播就赚钱。”耿帅解释,“你得有内容之类的。”

村里也散播着一些耿帅“赚了大钱”的流言。“比方说刷礼物,他们认为你一天能挣好几万,以为网友给你刷多少虚拟币就等于多少钱。”耿帅懒得理睬那些闲碎的传言,“有时候觉得你出一趟门,去录个节目,人家邀请你,怎么也给你个几万块钱之类的,他们都是想当然的。”

焦虑

拍一期时长30秒到1分多钟的视频,耿帅可能要耗费一两天的工夫。

他对着手机,打开美颜,“最近花了十几天,做了一个……,”话没说完,又把视频停掉,“不好不好。”

光琢磨台词,他就要纠结至少半天。有时候他的朋友也会帮他出谋划策。

他也非常看重自己的形象。“不然也不会开美颜。”他说。他甚至不敢把长发剪短,怕失去粉丝。

耿帅正处在成名以来最焦虑的时期。他不喝酒,但吸烟量激增。他受困于日渐增多的琐事。这让他没法集中精力思考。作为一名手工博主,耿帅从来不担心动手能力,他担心的是没法专注思考。创意是他最核心的竞争力。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