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贪狼少女玩命直播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编辑:刘丹如 时间:2019-03-23

那是一条布满咬痕抓痕、又青又紫的胳膊。过去一年,因为被狼抓伤咬伤,原本白嫩的胳膊现在常常是旧伤未除,新疤已添。这是一个在内蒙古草原上养狼为生的女孩。两年前,她开了一个账号“养狼的女孩文静”,之后养狼和拍短视频就成了生活中的主旋律。

危险的职业加上漂亮的女孩,文静有了将近300万粉丝,在地广人稀的内蒙古,这约等于首府呼和浩特的总人口。

养狼日常

2018年2月,杨文静发了第一条养狼视频:一只小狼在她怀中,亲昵地舔着她的脖颈,锋利的狼牙没有露出来,但狼牙和颈动脉的距离始终在分毫之间。

这是一种带着危险的美丽。美女和野兽,无论何时都是引人瞩目的故事题材,就像马戏团里,纤细娇嫩的女孩手持长鞭让猛虎臣服的表演,历经几千年,观众仍旧百看不厌。

害怕猛兽是人类的本能,反过来,这种恐惧又刺激了更多人对于猛兽的征服欲和好奇心。杨文静与狼的日常正满足了这部分人性的需求。

90后杨文静出生在内蒙古锡林郭勒,一年半前开始养狼,只从表面上看,她和大多数内蒙女孩并无太大差别:高颧骨、浅眼窝、高鼻梁、身材丰满,仿佛在马头琴拉响的下一秒,就能引吭高歌,纵马狂奔。

但只要撸起袖子,那条布满咬痕抓痕的胳膊会暴露她与别人的不同。在内蒙古乌兰布统草原,文静养了8只狼,5只成年狼来自新疆,另外3只是她从小养大,分别叫杨大宝、杨二宝和阿脸。除了8只狼,她还养了5只狗,包括两条金毛,一条叫杨小七的哈士奇,一条叫杨小八的黑狼犬,还有一只刚断奶的小柴犬杨小九。

每次跟狼互动时,文静都会带上小七小八。外表与狼酷肖的小七性格活泼,总爱不停地撩骚自己的近亲。那几只狼却十分排外,如果没有文静在旁边盯着,谁都可能受伤,哈士奇杨小七小时候就曾被狼咬伤。

在狼身上,宠物可爱乖巧的性格和外表都不存在。无论是饲养的狼还是野狼,这种生物的毛都粗糙杂乱,性格不定。到底不是宠物,是未经驯化的野兽,即便是文静从小带大的那几只狼,她也无法完全琢磨透它们的性格。大多时候,他们能和谐相处,但有一天,只因为穿了一件带有羊膻味儿的袍子,她的大腿就被狼狠咬了一口。

过去一年,文静几乎每个月都要打狂犬疫苗,在我见到她的第二天,还陪她去镇上的诊所打了一针。

诊所只有一个人值班,入冬后,草原就进入冬休状态,不论是牧民还是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都给日子打上休止符。内蒙古的冬天不适合人类活动,刮风时最冷达到零下四五十度,下雪多时则深至成年男子的胸口。人们习惯了在冬天蜗居,牛羊也只在天气好的时候赶出去溜达。

文静是例外,她没法享受属于草原冬日的悠闲。我见到她的前一天,她刚刚从朋友的屠宰场拉回来几顿喂狼的羊肉,颇为高兴地告诉我,冬天可以一次买很多冻在外面,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成本,夏天就需要每周开车去120公里开外的旗县买肉。

以前,她会跟人借一辆皮卡拉肉,去年她自己买了一辆轿车,车买回来就有点后悔 ,“不应该买轿车,应该买霸道那样的越野车。”只有越野车才能在雪后的草原疾驰,也能载更多的肉。

养狼以后,文静觉得自己离“文静”二字的距离越来越远。去年,她把多年的长发剪到及耳,理由是长发很容易被狼扯到,伤头皮。内蒙女孩身上的各式首饰,到她这里也只剩下一根不易被咬坏的手镯。

做网红的收入不低,相比文静所在旗县里那些月工资三四千的年轻人,她原本可以有更好的物质生活,但掰手指算算,过去一年,仅油费她就花了十多万。狼太能吃了,需要频繁买肉,加上去外省接领养的狗,开着皮卡带着狼搬家,每次她都是一个人开车几个小时,在广袤的草原疾驰上千里。

野性难驯

今年夏天,文静从上一个工作的狼园辞职,带着大宝、二宝、阿脸搬到了乌兰布统的皇家鹿苑。

鹿苑员工刘宇到克旗接文静,见第一面时,她穿着一条裙子不爱说话,刘宇觉得这是个安静秀气的姑娘。彼时,拉着狼的皮卡就停在克旗的主干道上,不少人上来瞧热闹。等换车的时候,文静抱着阿脸,把另两只狼往笼子里赶,人群吓得四散开来。

隔着笼子,刘宇都不敢摸那两只狼,在他和那群看热闹都要站远一点的人看来,“狼怎么都有野性”。文静似乎对此毫无畏惧,狼换牙时,她都敢直接掰开嘴,把脸伸过去检查,每当这种时候,刘宇都在心里嘀咕:“哪来这么虎的丫头?”

当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虎的。2016年的夏天,文静被老家朋友拉去合作一个旅游项目,其中就包含养狼工作。决定去之前,文静只在电视上见过狼。

但她对狼并不陌生,在内蒙古,几乎每个小孩在童年都听过“再哭就让狼把你叼走”的恐吓。狼离内蒙人的生活一直不远,早年间,本地电视台上总能看到某个牧区狼出没咬死羊的新闻。

最初,她在狼园只负责饲养小狼,相比成年后极不好接近的狼,幼狼和小狗一样黏人爱闹,只待了一周,文静就决定放弃原先的工作,把全部积蓄拿来养狼。

她真心实意地喜欢这些不如狗乖顺、但比狗聪明的生物。也是在那里,文静第一次见识了成年公狼争夺狼王的残酷斗争,也亲手照顾母狼产崽。

文静说,产崽的母狼极度凶狠,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哺育小狼的洞穴,但她是唯一被接纳的存在,母狼甚至会主动让她看看自己的孩子。

然而,就在她下定决心把养狼当做正经事业时,与这野兽的纠纷爆发了。养狼的第二个月,一只狼在跟她玩的时候伸出了爪子,文静当时没注意,回家后才发现在鼻子与眼角之间,留下了一道很深的血痕,如果狼爪再靠近眼角一点,她就瞎了。那时候,她还不够了解狼,只觉得委屈,自己天天喂它们、陪玩,為什么还会被伤害?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