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网约车精兵简政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编辑:王蒙 时间:2019-03-23

1月的最后一天,晚上7点24分,郭全勇接到他这一天第21个订单,他没有回复女儿问他什么时候回家吃饭的微信留言,而是向已经坐在副驾驶位的乘客确认信息后直接开始了新的行程。郭全勇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在上海干了快两年。临近春节,网约车难打,他都开始挑活儿了。5个月之前,他从滴滴转到了美团,理由也简单,他的滴滴账号被封了。

2018年9月,郭全勇因为一桩十多年前的抢劫案底被滴滴筛查出来。这个案底让郭全勇一头雾水,为此他特意跑了一趟案发派出所,经过指纹、DNA检测发现,实施抢劫者并非是他,派出所取消了他的案底并给他开具了“无犯罪记录证明”,但滴滴仍然封禁了他的账号。

滴滴没再给他申诉的机会,即使他的服务分已经达到96分(满分100)。一位接近滴滴的人士称,早期滴滴平台并不会对注册的车主进行背景审查,即使有“案底”也能正常接单。但乐清顺风车事件后,滴滴内部迅速封禁了一批有犯罪前科的车主账号。

郭全勇的上一份工作,是在距离上海62公里的昆山电子厂组装手机。在流水线上待了五年后,2017年5月在老乡的“撺掇”下,他辞职来到上海,挂靠在一家租賃公司名下成为一名滴滴快车司机。促使郭全勇从流水线工人向网约车司机转变的最大动力是自由,“给自己打工,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歇歇,谁也管不了我”。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网约车行业经历了自诞生以来最强力度的监管。两起顺风车恶性事故,引起了全社会对交通运输新业态的反思。2018年9月5日,交通部等多部门对全国范围内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其中滴滴、首汽约车等8大平台公司由部级监管层直接进驻检查。

社会舆论的愤怒,政府监管的铁拳让靠着资本力量一路狂奔的滴滴,不得不停下脚步处理过度重视扩张带来的后遗症。一场针对网约车司机的重新审核行动,在滴滴平台分批次推进。

无法在滴滴平台接单后,郭全勇注册了美团打车的账号。这5个月他在美团已经接了2000多单。用户给他的评分依然维持在5分,满分。

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进入上海。开城第四天,美团点评CEO王兴即宣称,美团打车已经在上海拿下1/3市场份额。一位网约车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能在网约车市场掀起点风浪的可能只有美团,因为它的用户跟滴滴90%都是重合的,如果王兴真要做网约车,它绝对是滴滴的一大竞争对手。”

事实上,网约车平台的竞争从未停歇,尽管滴滴已经拿下中国出行市场近90%的份额。一方面,首汽约车、神州专车等平台公司枕戈待旦,预备放手一搏,也有美团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拓宽边界,涉足出行市场;另一方面,传统车企扎堆网约车布局出行业务,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除了抢夺用户,摆在明面的监管标准也成为制约网约车发展的关键。随着一大批不合规运力被清除,叫车难或许会成为常态。

无证的“黑车”

2018年1月,何磊花18万元买了一辆天籁,注册成为了一名滴滴礼橙专车司机。半年后,他就后悔了。

原本想着月入过万,一年半时间就能把本钱挣回来,但何磊没有赶上网约车行业高歌猛进的时候,堵车、限号制约着他的收入,油费、车辆保养扩大了支出,监管则给他戴上了“紧箍”。

2018年11月的通气会上,由交通运输部等十部门组成的安全专项检查组,通报了进驻网约车平台公司的检查结果,认为滴滴公司存在7方面33项问题,其中包含网约车非法营运。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易到用车等在内的其他七家网约车平台也在被要求整改之列。

“合规”“安全”成为网约车平台的关键词,对司机资质的审核愈发严苛。不仅网约车平台公司需要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证,入驻平台的车主还需同时取得网络预约出租车驾驶员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尽管2015年就已经登陆上海,但滴滴至今仍未在上海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主要原因是部分车辆以及驾驶员不符合规定。

社会舆论的愤怒、政府监管的铁拳,让滴滴不得不停下脚步处理过度扩张带来的后遗症。

2019年1月1日,一则“滴滴要清退平台所有私家车”的消息引起了网约车司机的恐慌。尽管滴滴迅速给予辟谣,但何磊仍然忧心忡忡,感觉自己成了跑“黑车”的,接订单时也会避开机场、火车站等监管较严的区域。在他看来,“没有证的司机被清退应该是迟早的事”。

在“网约车新政”实施两周年专题研讨会上,中国信通院政经所监管研究部副主任、高级工程师李强治公布了一组数据:截至2018年7月,我国网约车司机人数超3120万,是出租车司机人数的10倍以上,资质符合各地出台的新规的总共有34万,比例为1.1%。

“京人京车”的要求让“北漂”何磊没有资格办理这两种证件,“考试难度并不大,难就难在我不是北京人,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何磊挂靠在一家租赁公司名下,他所在的车队有30人,只有两名京籍司机。虽然有了网约车驾驶员证,但这仅有的两名京籍司机也并非“合规”司机,“他们的车是私家车,没有改成营运车辆”。

私家车通过变更营运性质审批,拿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后,每月保险费用将超过1000元,相比私家车已经翻倍。变更后前六年的年审也从两年一次改为每年一次,六年之后则是每六个月一次。仅从经济利益的角度考虑,车主将私家车转成运营车辆的动力便大打折扣。

滴滴选择用一种“温和”的手段让不合规司机离开。三个月前,朱岩在滴滴司机端App收到通知,要求司机上传网约车驾驶员证和车辆运输证以进行合规认证。为了鼓励司机尽快“合规”,滴滴强调将会对合规司机倾斜派单。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