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财经 > 正文

货币基金大变局

来源:《财经》 编辑:郭楠 闫萌萌 陆玲 时间:2019-10-07

扩张多年的货币基金在低利率与严监管的环境下开始有节奏地“去库存”。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货币基金规模持续“缩水”。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场货币基金净值为7.28万亿元,较1月底减少了8700万元,较去年8月底8.95万亿元的高峰期更是锐减1.67万亿元。

8月27日晚,君正集团发布半年报,拥有万亿规模货币基金的天弘基金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5.29亿元,净利润10.59亿元,在行业中仍处于领先地位,但相比去年同期分别下滑38.35%和39.5%。天弘基金明星产品余额宝半年报显示,二季度末基金总份额约1.03万亿份,较去年底继续下降近1000亿份,同比下滑近三成。

此外,由于机构赎回,货基清盘的消息不时挑动着市场的神经。8月以来,前海开源、交银施罗德的两只货基分别进行了清盘。

不少受访公募基金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货基规模下滑,直接诱因是收益率下行,更重要的是在资管格局变化和监管新规之下,传统货基中存在的刚性兑付、机构大额定制暴露流动性风险等问题都亟须修正。

中泰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齐晟对《财经》记者表示,货基规模在二季度再度下滑,主要原因是自身收益率下滑,银行类货基产品“挖角”,以及其他公募基金产品发力,与之前的规模下滑相比,银行类货基、债券ETF的分流效应愈发明显。

经历了十年缓慢发展,五年高速扩张,随着2017年以来流动性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发布,货基扩张背后隐藏的流动性风险得到有效管控。存量调整未结束,增量改革刚启动,但浮动净值化货基在各类产品的竞争中劣势明显,转型难题依旧没有答案。

存量调整

“二季度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人投资者都呈现明显的净减持。”一位大型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他进一步分析称,个人投资者主要是受货基收益率走低,叠加银行现金类理财产品分流所致,虽然近期部分货基采取了一些措施以增加对个人投资者的吸引力,但仍然难以扭个人客户申购量的下滑。

机构减持,一方面是中短久期被动型指数债基或者替代机构对货基的需求,另一方面则是银行破刚兑后,中小银行面临流动性分层和缩表压力,减持货基调节流动性和应对资产端收缩。

毫无疑问,货基规模下降的直接原因在于流动性宽松之下,货基收益率一跌再跌,屡刷新低。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银行理财平均预期收益率已连续17个月下降。货基亦是如此,其7日年化收益率自去年9月已连续11个月低于3%。

“市场流动性驱动反映在货基上有明顯的规模效应,此前‘钱荒’时,收益率高,货基的吸引力就强,现在则相反。”华南一中型公募相关负责人表示。

散户的撤退给余额宝等大货基“降温”,机构的赎回对规模偏小的基金来说则面临着清盘的命运。

8月20日晚间,前海开源基金发布公告称,旗下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基金(下称“前海开源尊享”)从8月21日进入清算期,停止办理赎回与转换转出等业务。

根据前海开源尊享今年二季报显示,截至6月底,其A、B两份额合计规模1.04亿元,未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所以该基金应该为主动清盘。

前海开源基金相关负责人向《财经》记者确认了“主动清盘”的消息。该人士表示:“前海开源尊享主动清盘是由于没有客户需求而关闭。这个产品有别于传统货币市场基金和市价法货币市场基金,是个过渡产品,以100元计价,没有定期分红,按净值分红。因机构客户需求发售,现在没有此需求了,公司选择主动清盘。”

无独有偶,8月初,交银施罗德天运宝货基也进行了清盘。不过该基金因遭遇机构大额赎回后连续60日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触发了清盘。

对于货基规模下滑,齐晟表示,公募货基的发展历程当中,资产净值有三次明显下滑,今年二季度的下滑与之前两次相比,不仅仅是大行赎回,银行类货基、债券ETF的分流效应愈发明显。

盈米基金研究总监靖轩向《财经》记者表示,近期债市收益较好,出现了债券型基金收益率大幅超越货基的情况,部分货基向中短债转移。

“更大的冲击来自于银行。”靖轩表示,“银行理财对投资期限、偏离度及资产整体的久期等方面要求比货币基金稍宽,所能拿到资产也更加广泛。在货基收益率大面积跌破3%的现状下,不少银行‘T+0’理财收益率还能做到4%以上,加之银行理财门槛从5万元降至1万元,因此受到部分客户的青睐。”

此外,银行理财子公司紧锣密鼓成立,已有4家理财子公司发布了产品,这些产品多为1元起售、业绩比较基准定在4.2%-4.5%之间。银行理财子公司将重点放在固收产品上,客群与货基高度重合,却具有收益高的优势。

齐晟指出,银行类货基有着收益率上的优势,究其原因可以归结为四点,一是拉长久期,二是加杠杆,三是更丰富的投资范围,四是摊余成本法估值。

天弘基金方面向《财经》记者表示,银行现金理财类和固收类理财产品将成为公募货基、债券基金的强有力竞争者,叠加银行自身的渠道优势,公募货基及债券基金的销售或受到挤压。

“虽然银行理财收益比货币基金高,但整体收益也在持续下降,未来想获得一个无风险的高收益基本上很难了。”上述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图:货币基金总份额变动情况

回流背后

货基规模下降这一趋势背后离不开强监管“紧箍咒”。

靖轩向《财经》记者表示,现在每家基金公司的货基都有规模上限,需跟自家的风险准备金挂钩。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该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

上一篇:徐翔狱中离婚,百亿财产待决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