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商业财经 > 商业 > 正文

张荣华:荣程顺为

来源:《商界》 编辑:王颖 时间:2019-02-25

这是《商界》杂志第2次造访荣程。

上一次是2010年,荣程创始人张祥青第一次接受媒体近距离深度采访。他是一个孤儿。唐山大地震让他九死一生,32年后汶川遭遇地震,在央视举办的赈灾晚会上,原本高举3000万元捐赠牌子的他大喊,“我刚才和我太太商量,再追加捐款7000万元,给孩子们建震不垮的学校!”这一幕让他“一夜成名”。那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天津最大的民营企业叫做荣程钢铁,其已连续多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有人将它那些年的捐款一累加,真金白银已超过3个亿。

只是人生无常。再相逢,张祥青已经化作荣程人永远的记忆和图腾——2014年8月9日,张祥青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45岁。

对一个正在谋求转型升级的企业来说,这意味着什么?未来,这艘载着8000多名员工的巨轮该如何聚拢人心和信念,驶向既定甚至更高的目标?

重担沉沉地压在他的太太张荣华身上——这是一个非典型的企业交班,它突如其来,毫无预设,轻则伤筋动骨让企业一朝沉寂,重则将企业拖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4年后,我们看到,如今的荣程早已不止于钢铁。在其版图上,既有以钢铁生产为中心上下延伸的包含大宗交易、第三方支付、金融服务、物流等环节的全产业链布局,更有“号准”时代脉搏,在文化产业和大健康产业上的频频落子。不仅做深做实实业的理想依旧闪耀着光芒,当年靠做废钢生意发展起来的荣程早已装上互联网和科技的翅膀,腾飞成了今天多元化发展的荣程祥泰投资控股集团。

再看荣程,价值亦不仅仅限于探讨一个企业如何度过失去创始人的危机。

这个创立于上世纪90年代早期的民营钢铁企业,几乎是“中国梦”的最佳映照,它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里近3/4的时光,而这3/4的时光包含了中国经济从渐入佳境到步入辉煌,再到行至深水区需要再深化、再改革的历程。可以说,中国企业最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荣程都遇到了:对于民营企业来说,什么才是真正的危局;如果商业只有一个硬核,那会是什么;管理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企业家该具备怎样的格局,以及刚柔如何并济,才能支撑企业的长远发展……

这些问题的答案,最终指向的是当下的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企业家精神。

而这些问题的答案,在荣程的发展里,也在张荣华的脑海里。

当张祥青的事业和人生被按下沉重的休止键,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张荣华作为一个女性的坚韧,更是作为一个企业家的担当一这让我们心生无限敬意,又让我们更想去探知,这个掌管着拥有一百七十多亿元资产,年销售收入超过600亿元,跨区域多元化经营的大型民营钢铁企业的女企业家究竟是什么模样7

整整3个月的沟通。在中间人的帮助下,《商界》杂志终于说服张荣华接受采访。这也是荣程第2次接受媒体的深入采访一缘分既有天意,也在人为。

当记者一行乘坐的汽车自西向东奔驰在连接天津市区和滨海新区的天津大道上,前往榮程位于天津市葛沽镇的厂区时,重新“发现”荣程的旅程开始了——

“当”

2014年9月8目。张荣华在随笔里写下:你只管静坐天国,我为你守候希望。你只管种下梦想,我替你振翅翱翔。那天,是张祥青去世后的第30天。

她原本打算给自己更长的时间去平复情绪,但是作为继任者,留给她悲伤的时间并不多,不管是家里的长辈,还是企业的员工都希望她早日出来主持工作。

在张祥青的“五七”那天。荣程举办了一个简单朴素的纪念仪式。当着全体员工的面,张荣华从原荣程董事会董事张济洲的手上接过了荣程集团的企业印章。

这是一种象征,象征着企业发展责任的传递和延续。

荣程永远失去了张祥青。唯一可以算作幸运的是,张荣华也是张祥青事业上的合伙人,作为荣程集团的总裁,她始终参与公司的管理。她是荣程故事最好的续写者。

当我们问张荣华,张祥青去世之后,她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她回答说,变得愿意说话了。

过去,张荣华总是默默站在张祥青身旁。相对于天马行空,脑袋里有无数新想法的张祥青来说,张荣华更擅长去做公司内部组织结构的梳理。在荣程,张祥青是画蓝图的人,而张荣华是保障蓝图落地的人。

角色的变化,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重新回到公司后,张荣华召开上千人的誓师大会,主席台上,她紧握拳头大声问大家愿不愿意跟她同行,甚至率先站起来做出打气鼓劲的姿势。

如果说过去是奔腾的明线和静默的暗线相互交织着推动荣程的发展,那从这之后,这根静默的暗线就走到了聚光灯下。

留给她的局面非常艰难。往大了说,她需要定心聚气、谋划发展、指引方向;往小了说,可以具体到保障员工收入稳定,那是眼前最近的难题。

钢铁行业是一个周期性很强的行业,在张祥青去世之后的2015年,中国钢铁市场的低迷愈加明显,钢产量又创新高,但市场需求却持续走低,导致国内逾半数的大型钢铁企业陷入亏损。

在此之前,荣程完成了生产设备的升级,还做了一些多元化的布局,账面资金吃紧。天津的各大银行见市场不好,纷纷收紧了对钢铁企业的放贷。据荣程员工回忆,当时请了好几拨银行到荣程参观考察,甚至是请市里头的领导出面打招呼,都没能从银行那里拿到更多的贷款。

源头关闸。开支却不能减少。最难的时候,张荣华要一次性拿出1亿5000万元,1亿元是最近1个月耍缴的电费,5000万元是待发的工资。

也许有别的选择,比如缓上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只要做好了沟通,员工也能理解。但是张荣华不想透支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信任,她按时按点缴纳了电费、发放了员工工资。在她的认知里,企业最大的危机不是市场不好、不是资金短缺,甚至不是创始人突然离世,最大的危机是信任危机。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