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历史 > 正文

唐代宫女:深宫重帷内的白发悲歌

来源:《看历史》 编辑:潘前芝 时间:2019-01-09

内官与宫官

唐代后宫循隋制,仍设六宫。在很长时间里,后宫宫女一直保持在数万人的规模,分布在长安的三大皇宫和东都大内、上阳两宫以及各离宫别馆之内。

在封闭的深宫大院里,皇后是这一庞大的女性群体最高领导。皇后之下,设贵妃4人,昭仪、婕妤、美人、才人各9人,宝林、御女、采女各27人。以上各人,都分管一摊工作,统称为“内官”,构成唐代后宫的高级管理层。

内官之下的中层管理人员,称作“宫官”。宫官的基本体系是六尚,即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这些宫官的名字,已经大致透露出了她们的工作内容。如尚宫主要负责牵总工作,掌管着盖印审核工作,“凡六尚事物出纳文籍,皆印署之”,责任不可谓不重。尚仪主要负责宫廷的礼仪之类,尚服主要负责服装,尚食主要负责饮食等等。各尚之中,又有下设具体分工机构。

后宫也是一个小社会。所有内官与宫官,参照当时的朝廷官阶,分别享有一定的级别待遇,贵妃级别为正一品,昭仪级正二品,以此类推,采女级为正八品。宫官的起点相对较低,各尚宫正职为正五品,下辖人员级别更低,从从六品到从九品不等。六尚之外,设宫正一人,也是正五品,负责监督宫官及其他婢女的履职情况。

可以看出,在后宫这个女性社会里,皇后与内官占据着核心位置,宫官则掌管着整个后宫后勤管理系统。另一方面,内官名分是妃嫔,是皇帝的老婆,或者叫妾;而宫官并无这种名分,她们虽然也是各种管理机构中的职事官,但实质上,与底层的宫人们一样,只是皇帝的婢女而已。所以,宫官只不过是宫女阶层中的上层人物。

对于皇后和妃嫔而言,她们主要负责貌美如花取悦君王,尽管有分管的工作,但大多也就是做做样子就行。宫中实际的行政和事务大权,主要掌握在宫官手中。

内官和宫官,有的是按岗定人,在选拔入宫时已经相应地定好了位置;有的是从普通宫人中发现并提升的。不过,相对于数量庞大的宫人群体,要想在数万名宫女中,升级到二百来号人的管理层之中,难度可想而知。尽管也有如上官婉儿这样的才女,从最底层抓住机遇,最后达到了昭仪的高度,但这样的女子寥寥无几,大多数宫人在底层从事着各类粗细杂事,籍籍无名。

在皇帝眼里,内官与官官也不一样。对内官,皇帝还是有一定的尊重的,毕竟是名分上的妻子,对宫官以及其他宫女,则肆意玩弄,乃至于达到侮辱人格的地步。当然,在皇帝眼里,这些宫人都是他的私人玩物,无所谓尊严不尊严。玄宗朝,为了博杨贵妃开心,让几百个宫人与宦官,列成“风流阵”,用锦被当旗帜,互相斗闹取乐。穆宗时,在黑布上写白字,在白纱上写黑字,制成衣服,赐给“承幸”宫人,上面都是不堪入目的淫秽之词,全不似今天影视剧里的那种风花雪月。

事实上,比起这类侮辱,更残忍的是,她们中的很多人,可能一入宫门,就再没有机会走出宫去。

《宫乐图》

入宫与出宫

唐朝宫女不光群体庞大,而且质量颇高。有的出身好,有的长得好,有的有文化,有的有才艺,如果你这几样什么都不沾,那么一般是入不了宫的。

概括起来讲,唐代入宫女性主要有以下几个渠道:

首先是“良家子”,也就是出身清白,家里没有作奸犯科之类人员,这里面也包括一些高官显贵之女。这一点,在唐初尤为明显。据两《唐书》记载,唐代36位后妃中,有12位出身名门勋爵之家。这一点也好理解,女官是要在皇帝身边工作的人,出身好一般家教就好,在政治上也比较可靠,将来万一升级做了贵妃或皇后,说起来至少也是门当户对。

其次是以德才出众入宫。一般来说,有文化、有情怀的皇帝对此尤为看重。比如,唐太宗在选拔女子入宫时,对这一条就特别看重。他最为宠爱的贤妃徐惠,就是位才女,据传这位徐贤妃“生五月而能言,四岁诵《论语》、《毛诗》,八岁好属文”,入宫后,太宗曾现场考过她,结果她写文章“挥翰立成,词华绮瞻”。德宗时期,著名的宋氏五姐妹也是因为才华出众而被推荐入宫作宫官,成为当时的一段佳话。

再次是以美貌或技艺入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皇帝既然有这个特权,当然希望身边的美女越多越好。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就是靠美貌成功入官并引起太宗皇帝、高宗皇帝的注意。另一个著名的人物杨玉环也是以姿色出众使“六宫粉黛无颜色”,进而“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有的不仅颜值高,还有技艺。唐武宗的贤妃王氏原来是名宫妓,处于宫女阶层的最底层,因有才貌、善歌舞,受到皇帝宠幸,得以咸鱼翻身。

最后一种是因罪被罚没入宫。这类人即使进宫,往往也是处于底层,劳苦一生,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无出头之日。当然也有例外,著名女官上官婉儿尚在襁褓中时因祖父上官仪和父亲上官庭芝被诛杀,与其母一道被配入掖庭。长大后,因人机灵、文章又写得好,得到武则天重用,“群臣奏议及天下事皆与之”。中宗即位后,地位进一步上升,专掌制诰,拜为昭容。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醉心仕途的官吏将自己的女儿甚至妻子主动进献给皇上,以期获得宠幸,为自己飞黄腾达铺路。如唐代诗人崔湜就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献给太子,最终换得自己的平步青云。这种人在当时遭到一批正直大臣的讥讽,但仍有不少人争先效尤。

尽管入宫前,各女子出身不盡相同,但入宫后的结局却基本相似。唐朝的女官和一般宫女都实行终身制,大多数人都不得不面对封闭的环境、单调的生活以及情感上的寂寞空虚冷。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一旦入宫,基本就丧失了为人妻、为人母的可能,丧失了享受家长里短的喜怒哀乐,一切都得遵照宫里的规章制度说话办事,这种禁锢对于正值青春年华的这群年轻女孩来说,实在是非常残忍。所以,唐诗中专门有一类诗叫宫怨诗,数量达400多首,居历代封建王朝之首。白居易《上阳白发人》诗曰:“玄宗末岁初入选,入时十六今六十。同时采择百余人,零落年深残此身。”元稹诗云:“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两首诗说的是昔日红颜少女如今已是白头老妪,百无聊赖之际,靠闲聊前朝故事打发时光。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