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历史 > 正文

吴阶平之子忆父亲:最乐意人们叫他吴大夫

来源:《文史博览·文史》 编辑:周二中 时间:2019-03-30

“以前我在单位,从来不说自己父亲是谁,我是非常低调的,父亲是父亲,我是我,我怕人家说我依仗父亲的影响如何如何。但后来一个熟人告诉我,吴德绳啊,你虽然不说你父亲是谁,但别人都知道你父亲是吴阶平(1917—2011,中国泌尿外科开拓者,1980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我想也是,现在到了家乡,那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了,所以今天我在这里就明白地告诉大家:我爹是吴阶平!”

2018年10月13日上午,吴阶平之子吴德绳在江苏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阳湖院区为大家作了一场题为《沟通的艺术》的讲座,开场白时,老先生说了上面一番话。

与吴德绳在一起,听他聊得最多的当然是他的父亲吴阶平。

发财置宅,教育后代

常州文化宫附近县学街旧址是当年吴家所在地。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许多故事。

吴阶平家在当时是一处占地面积比较大的房子,在整个常州城中是很显眼的。吴阶平的父亲吴敬仪是个商人,极具经商头脑。辛亥革命后不久,盛宣怀要将他在湖南的10万两银子转到上海。但是由于当时兵荒马乱,盛宣怀怕带银子被人抢走,他知道自己的老乡吴敬仪点子多,便请他帮忙想个稳妥办法。吴敬仪于是在湖南买了10万两银子的美孚煤油,由水路运到上海。没想到煤油运到上海后油价暴涨了10倍。盛宣怀喜出望外,要把赚的钱分给他一半,吴敬仪也没推辞,但要求把现金替换成盛宣怀纱厂的股票。这份股票后来为吴家带来不小的财富,也成为吴家第二代接受精英教育的物质基础。

发财置宅,这是常州人的习惯。有了这笔巨款之后,吴敬仪就在常州城中县学街边盖起了一处豪华的大宅院。这地方位置好,东边就是常州名寺天宁寺,又处在市中心,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是难以在这个地段大兴土木的。吴家的房子很大,白墙黛瓦,雕梁画栋,美轮美奂,是典型的江南民居风格。

幼年的吴阶平就是在这所闹中取静的大宅院里度过了最初的幸福时光。吴阶平虽然生在富裕之家,但家教很严。很小的时候,父亲吴敬仪就教他认字,6岁时他就能阅读《史记》《三国演义》等,10岁之前在私塾读“四书”“五经”,由此打下了较扎实的古文功底,同时也从书中获得了难得的为人处世经验。吴阶平后来说:“我一生很得益于这本《三国演义》,它把人际关系、社会关系的复杂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吴家的房子后来毁于大火。1991年吴阶平回常州,曾到过这里,当时他指着县学街的碑说:“我的家就在这里。”一晃又是快30年了,现在吴阶平的儿子又回到了父亲当年驻足的地方。吴德绳认真地读了县学街遗址碑碑文,轻轻摩挲着碑上的文字,眷恋久之。

“延陵世泽,让国家风”

当年,吴阶平家大门上的对联是常州人都熟悉的“延陵(今常州)世泽;让国家风”。这是常州吴姓人家都会贴的一副名联,磅礴大气,并且很有内涵。常州人都知道,对联写的是常州人文始祖季札(前576—前484年,春秋时吴国人,重信义,淡泊名利,避让王位)。成年后的吴阶平曾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季札的脾气和自己有一些相似。从这句话可以看出吴阶平对季札是有所理解的,那他与季札的哪些脾气相吻合呢?也许正是谦让这一点。

历史上的季札三让王位,生活中的吳阶平也处处表现出了随和谦逊、低调恭顺的江南读书人本色。他识大体、顾大局,以自己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情操赢得了中国几代领导人的称赞。1973年4月,周恩来和邓颖超在玉泉山与邓小平夫妇长谈,抱病苦撑了多年的周恩来希望把支撑共和国大厦的重担交给他最信任的邓小平。细致入微的周恩来在托付国家大事的同时也提到“健康问题可找吴氏兄弟”。可见周恩来对吴阶平的工作与为人是满意的。

吴阶平1991年回常州时,曾特意到人民公园去瞻仰了季札像。他说季札也姓吴,自己很崇敬季札。据常州吴氏宗谱研究者吐露,吴阶平这一支,就是季札之后。

不辩流言

吴阶平生前说过,他一生最大的荣幸是在周总理身边工作。我们知道,1976年1月7日,一代伟人周恩来留下了他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吴大夫,我这里没事了,需要你的人很多,你去吧,他们需要你……”这里的吴大夫就是指的吴阶平。

因为一直在中央领导身边工作,吴阶平掌握了很多鲜为人知的秘密。吴德绳讲了这样一件事:当年,毛主席身边有一个李姓保健医生,后来去了美国,写了一本回忆录,但这本回忆录被西方某些势力所利用,进行了篡改,丑化了我们的领导人形象。后来有人找到吴阶平,说吴大夫您以前在中央首长身边工作,知道真实情况,您能否写一些反驳文章以正视听。当时吴阶平是这样回答的,他说,医生为患者的稳私保密,这是医生的责任。李某胡编乱造,已经犯了错误,我们如果再写批驳文章,势必也要暴露一些不宜公开的秘密,这其实也是犯同样的错误,因为患者的秘密是不能公开的。

细想吴阶平的这番话,其实是有道理的,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有些事情是不用多辩的。

吴阶平后来当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的中央领导,吴德绳说:“我父亲其实对这些都不在意,他最乐意人们称他医生,叫他吴大夫。”

尊重子女的选择

吴德绳说,父亲对他的影响很大,在45岁之前,他是一直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的。

其实,吴德绳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是著名暖通空调专家,曾任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现在还是该院的顾问总工程师。

这就让人奇怪了,吴阶平是一代名医,而当年吴阶平的父亲吴敬仪在“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理念指引下,让孩子都学医,吴阶平本人以及他的大哥吴瑞萍、弟弟吴蔚然和吴安然,都先后毕业于协和医学院,是国内罕见的医学世家。

那么吴德绳为什么是个例外呢?笔者问到这个问题时,吴德绳是这样解释的:“我父亲学的是西医,不是中医,中医讲究家传,西医不一样。如果我父亲从事的是中医,我一定会学。另外,重要的一点是,大家知道,我父亲以前是在美国留学的,他接受的是西方教育理念,不干涉子女的职业选择。我小时候对搭积木、造小房子等游戏很感兴趣,所以后来就学了土建。还有一点需要说的是,当年医学院校不考数学,而我的数学又很好,所以也就没有选择学医。”在这样的医学世家中,吴阶平却并不干涉孩子的职业选择,这对现在的家长应该有一定的启发。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