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历史 > 正文

牛痘接种,人类战胜天花的胜负手

来源:《看历史》 编辑:余凤高 时间:2019-09-11

天花是一种急性病毒性传染病,与黑死病和霍乱并列为世界上最可怕的三大传染病。此病的特征为高烧、浑身乏力、恶心呕吐和严重皮疹;重症表现为紫癜或出血斑,躯干和四肢弥漫分布猩红热样的皮疹或麻疹样的皮疹,直到死亡;少数幸免于死的患者,也会在脸上留下一个个凹陷的疤痕,成为终生的缺陷。

来自中国的种痘法

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麦考利(1800-1859)曾在《英国史》中这样描写17世纪末天花蔓延的情况:“天花总是出现,使教堂的墓地尸体充塞,所有未曾患过此病的人,时刻都提心吊胆。”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女王玛丽二世被染天花后,“下令那些没有感染天花的侍女、宫女、甚至下人,每个人都立即离开肯辛顿宫;把自己关在密室里,烧毁了一些文件,安排好其他事情,然后静静地等待死亡。”这位女王死时年仅32岁,何等的惨烈。除了玛丽二世女王以外,整个英国斯图亚特王室的14位王族人员中有8位都死于天花。只要想想,连王族人员都尚且如此,平民百姓的命运便可想而知了。

幸亏,1796年出现了牛痘接种,拯救了千千万万的人。

牛痘接种的发明是东西方人类智慧的结晶。

在中国,自宋以后,诸多医家便在探索预防天花的方法了。清代医学家朱纯嘏(1634-1718)在《痘疹定论》中写道:“宋仁宗时,丞相王旦,生子俱苦于痘,后生子素,招集诸医,探问方药,有四川人请见,陈说峨嵋山有神医,能种痘,百不失一……神医到京……即于次日种痘,至七日发热,后十一日正痘已结痂矣。”另一清代医家俞茂鲲在其《痘科金镜赋集解》(1727年)中明确地说道:“闻种痘法起于明朝隆庆年间(1567-1572)宁国府太平县,姓氏失考。得之异人丹传之家,由此蔓延天下。”

当时的种痘属于人痘接种,方法除比较原始的“痘衣法”和“痘浆法”外,主要有两种,一是“旱苗法”:取天花痘痂研成细末,置曲颈根管一端,对准鼻孔吹入,一般至七日而发热,为种痘已成。此法虽然简便,但会刺激鼻粘膜,增多鼻涕,以致往往冲去痘苗,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因此后多不用。另一为“水苗法”:取痘痂20-30粒,研为细末,和以净水或人乳三、五滴,调匀后用新棉薄片裹之,捏成枣核样,塞入鼻孔,12小时后取出。通常至7日发热见痘,为种痘成功。此法效果最好,即便发病,亦会减轻病情,避免重病的发生。中国的种痘法后来还传至日本、朝鲜和东南亚各国,又经俄国、土耳其传往欧洲。

据说俄国南部的山民塞加西亚人,大多居住在高加索西北、库班河中游,和土耳其的阿纳多卢、即今日的吉尔吉斯一带。塞加西亚人生活贫苦,但女孩都长得十分俊秀,做父母的常将她们雇卖给大领主、波斯王或土耳其宫阙为奴为仆。为免使她们受染天花而失去生命和美貌,大凡在长到6个月时,便给她们种痘。通常由人用针从天然得过天花的孩童伤口中划取脓汁,再刺入女孩皮肤中,然后包上花瓣和羔皮。医学史家认为,塞加西亚人此法便是借鉴了中国传去的种痘法,后来,土耳其人又从他们这里学会并迅速加以推广。在君士坦丁堡,没有哪位土耳其总督或其他高级官吏,会在自己的子女断奶前不给他们种痘的。

勇敢的母亲和英国第一例种痘

蒙太古夫人原名玛丽·沃特利·皮尔庞特,是金斯敦第一代公爵伊夫林·皮尔庞特的女儿,1712年违抗父亲的意愿,与大她11岁的辉格党著名发言人、律师爱德华·沃特利·蒙塔古私奔。1716年,爱德华·蒙塔古出任英国驻土耳其公使,玛丽便跟随丈夫,先是去了维也纳,然后去土耳其的安德里安堡,最后到了首都伊斯坦布尔。

玛丽·蒙塔古是一个感觉敏锐的观察家,处在这个具有异域情调的国家里,对一切都颇感兴趣。她遍访各地,了解当地的风俗,学习她们的语言,甚至深入到下层人的生活中去。在她与国内友人的通信中,对她自己在这异域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作了极其生动的描述。她的书信集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女性旅行家去往东方发现新事物,她对土耳其风物的叙述,也都极富价值。如她在详尽描述女子浴堂的时候,揶揄了某些男性旅行家把它说成是性交易的场所,坚持认为它实际上“就是女子的咖啡馆”;她对东方裸体美的细致描绘,给许多男性艺术家以灵感。

蒙春古夫人曾在26岁时感染天花,毁坏了她惊人的美貌,留下严重的疤痕,睫毛也一根不剩,且她的弟弟也在1713年20岁时死于天花,切肤之痛使蒙太古夫人特别注意土耳其人通过接种防止天花的方法。1717年4月1日,蒙太古夫人在写给她在伦敦的女友萨拉·奇斯韦尔的信中,描述了土耳其人接种人痘的情况:

“在此地,由于有他们把它称为接种(engrafting)的发明,完全没有危害性。每年秋天,在酷暑减弱的9月里,都有一伙以做这手术为业的老妇人。那个带着一只核桃壳里盛有上好天花浓汁的老妇人就问你愿意划开哪根静脉。她立即用一根大针把你所指地方挑开(让你不会比搔痒更痛),再用她的这大针的针尖把脓汁尽可能多地嵌到里面去;在这之后,用一片空贝壳将小小的创口包扎起来;并以这样的方法划开四五根静脉。孩子和年轻的病人在以后的几天里都在一起玩耍,而且到第八天都健康状况良好。后来开始发热了,他们便让他卧床两天,难得有三天的。他们脸上很少有二三十颗以上的痘疱,它永远不留痕迹,而且在这八天时间里,他们都和患病前一樣的好。你可以相信,我对这一经验的安全性非常满意,所以我打算在我亲爱的小儿子身上进行试验。我是爱国者,尽力要使这一有效的发明在英格兰成为风尚,而且特别要就这件事给我们的一些医生写信,只要我知道,我认为他们中有哪一个怀有良好的德行,为了人类的福祉,放弃一笔可观的收益。不过瘟热病对他们太有利了,不揭穿他们的种种抱怨,就很难使目的达到。只要我能活着回来,也许我会有勇气跟他们作斗争的。到时候,就赞美你朋友心中的这种英雄气概吧。”

上一篇:辽国太子会画画吗?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