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文学 > 正文

陈永林小小说三篇

来源:《北京文学》 编辑:未知 时间:2018-09-17

红 狗

村子被大山裹得严严实实。村人去趟镇里得翻过几十座山头,得天蒙蒙亮出门,月亮升上头顶时才能到。

山上的土层薄,且贫瘠,因而种不了水稻,只能种些红薯、南瓜、玉米等耐旱的粗粮。村人的日子自然过得苦,早晨吃红薯粥,中午吃南瓜羹,晚上吃玉米糊。冬天就把早餐省了,吃两餐;穿衣服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住的是土坯砖砌墙,茅草盖顶的屋。

村人不但不觉得苦,而且觉得很快乐,很幸福。

快乐、幸福的缘由是村里每个男人隔不了几天就当一回新郎。男人看中了哪个女人,就同女人的男人说:今天我去你家睡,你去我家睡。老婆永远是别人的好,因而没有哪个男人不同意。

村里人谁也不吃亏,男人想,你睡了我老婆,我也睡了你老婆;女人想,你睡了我,我男人也睡了你的女人。扯平了,谁也没占便宜。

这天,一帮男人坐在一棵鸡公树下聊天,聊的都是村里哪个女人床上的功夫如何。一群狗在村人边上嬉闹。狗有七八只,有白狗、黄狗、花狗、黑狗。

此时来了一个男人,上身穿一件鲜红的褂子。男人们都盯着男人的红褂子看。村里没哪个男人穿过红褂子,只有女人穿红衣服。男人穿黑色、青色等暗色调的衣服,耐脏。

男人说了自己的名字。但一男人说:“红狗,你叫红狗。”男人说他不叫红狗,又说了一遍自己的名字。男人们没听见,一口一声红狗。男人又说:“哪里有红狗?只有黑狗、黄狗、白狗、花狗。”一男人说:“你就是红狗。”男人们全都笑。男人见了围着村人转的一群狗,就说:“红狗就红狗。”

红狗说想同女人在村里居住。

男人们的眼光放肆地落在女人脸上、胸上、腰上。女人的脸嫩,眼亮、牙白;胸圆、大而挺,腰细;屁股圆,且往后翘。男人们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男人们一个个笑着说:“行,行。欢迎,欢迎。”有男人热情地给红狗拎包。

红狗同女人被村人安顿离村有段路的泥坯屋里。

此后,红狗的屋里一直很热闹。屋里站不下,坐不下,就站在门口。男人们的眼黏在红狗女人身上,女人们的眼光就黏在红狗身上。男人女人有问不完的话,红狗和女人比较冷漠,爱理不理的,红狗和女人不喜欢热闹。

男人们都想抱着红狗的女人睡觉,女人们也想被红狗死死地压在身下。有心急的女人就催促自己的男人:“你去同红狗说呀。”男人的语气凶巴巴的:“你想被城里的男人睡就去呀。”女人说:“你不想睡红狗的女人?瞧她细皮嫩肉的,同刚出锅的豆腐一样。你做梦都想呢。”男人是想,吃饭时想,睡觉时想,时时刻刻都想呢。但男人们开不了口,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更怕开了口,红狗不同意。

有心急的男人找到了红狗,結结巴巴说了换妻的事。红狗不同意,且大笑:“哈哈,还有这事?哈哈,笑死我了。”红狗一直笑,笑得按着肚子喊痛。红狗的笑让男人的脸有些发烧。

也有男人对红狗说:“你在村里住就是村里的人,那得遵守村里的规则。要不你搬出村。”

红狗不想搬出村,也不想自己如花似玉的女人被村里那些尖嘴猴腮、浑身散发着垃圾腐烂臭味的男人碰。红狗就对村里的女人说:“我们是人,不是畜生,畜生才这样……”女人听不进,也不说话,只用火样烫的眼睛盯着红狗。红狗觉得一下子索然无味,忙闭了嘴。

村里的男人只想同红狗的女人睡觉,女人也只想同红狗睡觉,对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兴趣就没了。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村人都觉得生活有缺陷,过得不那么快乐。不快乐的根源就是不能同红狗的女人睡觉。

于是,一天晚上,几个男人闯进了红狗的家。男人们拿绳把红狗绑了,然后当着红狗的面,把女人压在他们身下。

完事后,男人们扬长而去。女人只一个劲地哭,声音哭哑了还哭,泪流干了还哭。

第二天晚上,红狗拿着把菜刀进了其中一个男人的家。男人见了拿着刀的红狗,骇得浑身发抖:“你不会真要了我的命吧。我女人你也可以睡,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女人也脱光衣服,抱住了红狗,男人便跑了。红狗对抱着自己的赤身裸体的女人怎么也下不了手。女人就亲吻了红狗,用舌尖吻红狗的颈脖、耳垂,且发出哎呀的呻吟声。红狗想推开怀中的女人,手却没劲。

天一黑,红狗又去了另一个男人的家。昨晚的事又重演了一遍。

红狗再去别的男人家,没带刀。

红狗的女人很失望:“你是红狗,不是白狗、黑狗,也不是黄狗、花狗。”红狗说:“红狗也是狗。”女人说:“你想想你是怎么过失杀人的?怎么成为逃犯的?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被强暴可以杀人,现在自己的老婆被人强暴了,你不但不愤怒,反而心安理得地去睡他们的女人……”红狗大吼了一声:“别说了!”然后蹲下来,双手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间掉下来。

天亮时,村人发现了红狗和他的女人都不见了。

不少男人遗憾没同红狗的女人睡觉。那些睡了红狗女人的男人就有了炫耀的资本,动不动就说红狗的女人怎么怎么好。

换妻游戏在村里仍照样进行。只是同红狗亲热过的女人不想再同村里别人的男人亲热,也不爱同自己的男人亲热。她们老爱拿自己的男人、村里的男人同红狗比,一比,心里就凉,就身子变硬变干。

疯 城

疯城原来不叫疯城,叫春城。只是后来城里的疯子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多得让人数不清,大街上到处是疯子。春城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疯城。

春城成为疯城与一位市委女领导有关。那天阳光明媚,女领导正在广场上对着麦克风作慷慨激昂的报告。女领导穿一件紫色短袖外套。女领导是个很有激情的人,她手上没发言稿,全靠现场发挥。女领导的报告时不时被雷鸣般的掌声打断。但就在这时,一个女人闯上台,扇了领导两巴掌,还扯着领导的头发,朝领导脸上吐痰,嘴里说:“你个臭不要脸的,你个骚货,抢我男人 ……”耍泼的女人被保安强行拉开了。

标签: 好看小说
上一篇:复活
下一篇:四季日料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