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文摘 > 正文

安洁西公主

来源:《意林》 编辑:小九 时间:2019-01-11

“这就对了,本大爷高兴了以后就能罩着你。”喝了酒后白狗小九越发不知“收敛”。

“你可以随意化成人形吗?”安洁西问,她以前在银盾军团抚养院只是听说过虫族的一些事,并没有机会真正面对面去了解他们。

“当然不可以。”小弱老实道,“但我可以通过接触,变成对方。”

“怎么变?”

“用我的尾巴,碰到对方就能变。”小弱把尾巴伸出来,向着安洁西晃了晃。

“真恶心。”小九说出了心里话。

小弱沮丧地垂下头:“我知道人们都不喜欢我,我扮成别人的模样,甚至还能通过它得到对方的记忆,我可以完全地让自己变成他人,可是却怎么也改变不了胆小的事实。”

小九打了个酒嗝:“你本性如此,认了吧。”胆小鬼永远都是胆小鬼。

小弱沮丧地趴在桌上,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喝醉了,不过坐在他身边的安洁西却看到他呆滞地盯着地面的眼睛里满是清醒。

“胆小也不是什么坏事,它会让你活下去。”安洁西冒出一句,“而且,你尾巴上面的宝石很漂亮。”她站起身,揪住白狗小九的脖子,“回去睡觉了,明天不是还有任务吗?”

“等一下,本大爷的酒还没喝完……”小九挣扎着被安洁西拉走了。

小弱惊讶地望着安洁西的背影,刚才他听到了什么?她没有笑话他,还说他的尾巴很漂亮……这种人还真的是少有。

第二天安洁西起了个大早,用身上剩下的钱在地下酒肆买了份早饭。

黑面包,半块腌腊肉,再配上些青菜,她还给小九留了一份,并把没吃完的面包小心地包起来带在身上。

安洁西对食物向来不挑剔,出门在外,钱很重要,但食物更重要,因为有的时候,他们会遇到纵然有钱也得不到食物的情况。

“人都到齐了吗?”亚虎庞大的身躯进了酒肆。

在他身后跟着弓箭手雨驰,他的头上戴着个小圆帽,帽子上插着一束白色的羽毛,看上去很俏皮。

“还差雷狼。”雨驰道。

亚虎扫了一眼安洁西和刚刚睡醒出来的还打着哈欠的小弱:“不用管雷狼,我让他先去库拉先生那里了。”

库拉先生就是他们这次任务的雇主,也是孤光城里相当有威信的商人,常年来往于各个主城,还曾到过王城,得到过人族王的召见,可以说是一个上层的贵族。

众人跟着亚虎离开地下酒肆,一行人出了街巷,往黑白市的方向过去,那里是溪西大陆唯一的中立贸易区,所以人们不管谈什么生意都愿意到黑白市去。

小广场上停着四辆货车,最令人惊讶的是,拉车的牲畜居然是产自圣族的铁脚犀,这种生物在人族很难看到,只有上流社会的贵族才有可能高价买到几头,铁脚犀产自圣族,力量耐力都远远超出人族用来拉车的牲畜。

小弱吹了声呼哨:“哇哦,果然是有钱的商人,看来这次的酬金很丰厚。”

“就是有酬金也没有你的。”一旁的弓箭手雨驰无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

“呜呜呜……我想一想也不行吗?”小弱沮丧,之前他们商谈好的条件就是收留他入队,但是不会分给他酬金,他只是作为打杂跑腿的存在。

白狗小九啧啧地摇头:“真是条可怜虫啊,哎,西西,你在看什么?”

安洁西并没有看那些铁脚犀,她转头向着相反的方向看去。

“西西姑娘?”小九也转头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然而它什么也没看到。

黑白市熙熙攘攘的人流,一如往常。

安洁西微微皱了下眉,刚才她感觉出有一道不明的视线在背后注视着她,那种感觉……令人不悦,就好像置身于林中,随时都会有狩猎者从暗中扑出一样。

广场附近的一间店铺内,几个男人正背着身似在挑选商品。

“没想到那个小丫头还挺敏锐的。”一名男子低声道。

“你们小心点,别靠得太近。”另一名男子抬起头,露出脸上戴着的镂空黑皮面具,一双细长而有神的眼睛,带着灼灼光华,“不要忘了,她可是银盾军团的人。”

“她不过是抚养院出来的,还没正式进入银盾军团呢。”有人不服。

面具男子表情冷峻:“不管她是什么人,你们都要盯紧了,阴鱼也许就在她的身上,我们这次绝不能空手回圣族。”

“是。”

队伍顺利地出了孤光城。

安洁西有些意外,出城的手续简直太簡单,太顺利了,那些守城门的卫兵甚至连他们的脸都没有看,就放行了。

“怎么样,很顺利吧?”小弱得意地向她投了个飞眼。

小弱此时的人类外形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生得白白净净的,模样也算英俊,他这一飞眼投过来,安洁西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大爷,你能不能收敛点儿?”她可不想跟一个上了年纪的虫族眉来眼去的。

小弱都快哭了:“我现在好歹也是个美男子,你不能这样。”

没想到这个虫族还挺爱美的,安洁西叹息着,跳上最后一辆货车。四辆货车排成一行前进,雷狼和亚虎等人跟着头车,雨驰和安洁西他们则在最后压阵。

“你还没有见过库拉先生吧,他就在那辆头车里。”雨驰闲来无事与安洁西聊起天来。

安洁西对什么商人库拉不感兴趣,她时不时探出头去,向后方张望。

“你在担心什么?”雨驰问,“库拉先生是亚虎的老雇主了,身边还带着十名护卫,都是身手不错的,这一路没人蠢到敢来劫持库拉先生的车。”

“库拉先生是去日暮古域做生意吗?”安洁西问。

雨驰耸了耸肩:“有钱人的事,谁知道呢?”

“说的也是。”安洁西随口敷衍着。

就在这时,从车后的大路上疾驰过一队人马,马匹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小弱迅速跳上货车,躲到安洁西的身后。

上一篇:蟹痴
下一篇:那个奇妙的染君女王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