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文摘 > 正文

澳大利亚兔兔,想说爱你不容易

来源:《意林》 编辑:趣马 时间:2019-11-29

澳大利亚动物繁多是出了名的,但看似人畜无害的兔子,在这里却人人谈之色变。如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拥有宠物兔子竟是违法的,除非你是魔术师。

可怕的兔兔

兔子最早出现在澳大利亚,是在18世纪末。彼时,澳大利亚是英国的殖民地,也是英国流放犯人的地方。

1788年,英国运送犯人的“第一舰队”带着11艘载有罪犯的船只在澳大利亚靠岸。船上运送的除了犯人,还包括一些家兔。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澳大利亚的一些农民也开始使用兔笼饲养肉兔。

19世纪40年代,养兔是殖民者的一种常见做法,那时候人们察觉到澳大利亚似乎很适合养兔子,兔肉也成了殖民者饮食的一部分。

真正打开潘多拉魔盒的,是英国殖民者托马斯·奥斯汀。他在英国生活时就是一个狂热的猎人,但当他搬到澳大利亚南部时,失望地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以猎杀的动物。于是,1859年,他让自己在英国的侄子寄送了12只灰兔、5只野兔、72只鹧鸪和一些麻雀。在经过简单的繁殖后,托马斯在维多利亚州自己的农场里释放了24只兔子,以满足狩猎的需求。

谁也没有预估到,兔子那可怕的繁殖能力,在没有天敌的澳大利亚会爆发出怎样惊人的能量来。

要知道,兔子每年能生产4~6次,每次6~10只。曾有科学家认为,如果在90年内不采取措施限制兔子繁殖,那么地球上每平方米的土地上都会站着一只兔子。

仅有超强的繁殖力,兔子还不足以泛滥成灾,最关键的是,澳大利亚没有能给兔子造成压力的天敌。曾在欧洲给兔子造成死亡威胁的金雕、猞猁,澳大利亚都没有。于是乎,在澳大利亚,兔子们生活得自在而幸福,仅仅过了6年,托马斯农场里的兔子就数以万计,甚至逃逸到了离农场上百公里的地方。

到1886年,在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都发现了兔子,到了90年代,兔子的足迹甚至延伸到澳大利亚北部。到1910年,澳大利亚的大部分地区都发现了野兔。而到1920年,估计澳大利亚已有100亿只兔子。兔子大军所到之处,横扫一切植被。

可恨的兔兔

“在人类引进的有害动物中,兔子是目前为止危害最大的。它们适应了澳大利亚的生活后,给当地的经济和动植物造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悲剧。”这种说法,一点也不为过。

在一望无际的澳大利亚大草原,成群结队的兔子贪婪地啃食着各类青草,十只兔子就能吃掉相当于一只羊所吃的牧草。

同时,它们还会啃食各种灌木和树皮。在干旱的季节,它们甚至爬到树枝上吃较嫩的树叶,打洞啃食树根,使成片的灌木丛和树林变得枯萎。

据估计,在澳大利亚较为干旱的地区,每公顷土地上只要有4只兔子,这片土地上的各种植物就会失去再生能力。由此,澳大利亚大陆大部分地区的水土保持能力急剧下降,水土流失和土壤退化现象日益严重,给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

兔子会吃掉一切它们能找到的幼苗。一旦幼苗都被啃食,物种的生存就会受到致命威胁。而且,植物缺乏补充可能会改变整个植被群落的结构,对本地鸟类、爬行动物、无脊椎动物和其他动物也会有影响。

大批的兔子不但占据了土生动物的洞穴,还将它们的食物一抢而光,那些性情较温和的有袋类动物只好忍饥挨饿。因为兔子,澳大利亚一种最古老、最小巧的袋鼠——鼠袋鼠濒临灭绝。

19世纪中叶,兔耳袋狸在南澳大利亚几乎随处可见,由于在与兔子争夺食物的竞争中落败,如今只能在澳大利亚中部见到极少量的袋狸了。

据统计,以兔子为主因,澳大利亚灭绝或近乎灭绝的原生动物就有几十种之多。

澳大利亚的农业和畜牧业也蒙受了巨大损失。从牧草的消耗量来看,100亿只兔子所吃掉的牧草相当于10亿只羊的放养消耗量。这对被称为“骑在羊背上的国家”的澳大利亚来说,所蒙受的经济损失实在难以估量。

另外,由于兔子天生善于打洞,它们在土质疏松的牧场和农场下挖的洞穴深达1.5米,不但牛羊常会陷入洞中,更严重的是,农田下大量的洞穴使得农业机械无法开展作业。甚至早在1881年,澳大利亚的一些农场就因此被迫弃耕。

兔子对环境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在《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法》中,兔子的竞争和土地退化被列为一个关键的威胁。

可怜的兔兔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澳大利亚人信奉两种处理兔子问题的方法:捕获它们,然后射杀它们。但到1901年,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受够了。他们决定建造3道防兔栅栏,以期保护西澳大利亚的牧地。

他们花了6年时间,建造了3道栅栏,其中第一道栅栏沿着澳大利亚的整个西部垂直延伸1138英里(约1831公里),至今仍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长的连续站立的栅栏。

然而,栅栏的效果并不理想。太多的兔子在澳大利亚人搭成栅栏之前,设法到达了保护区。还有的兔子靠在地下打洞,“越境”而来。

没办法,澳大利亚人又想出第二招:引进兔子的天敌——狐狸。在开始阶段,这种方法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澳大利亚人很快就发现,狐狸更喜欢吃行动相对迟缓的本地产有袋类动物。为了不使这些珍贵的物种灭绝,澳大利亚人不得不回过头去消灭狐狸。

愤怒无奈之下,澳大利亚政府决定采取一些严厉的生物措施:在兔群中释放一种黏液瘤病毒。黏液瘤病毒只影响兔子,可导致它们在疲劳和发烧前发展成皮肤肿瘤和失明,在感染后的14天内死亡。

在使用黏液瘤病毒的两年内,澳大利亞兔子的数量减少了83%。然而,经过一代代的自然选择,到今天,60%的野兔子已经对这种病毒免疫。

再后来,到了1997年,澳大利亚人又试图释放另一种病毒RHDV(兔出血症病毒)。和上次一样,仅仅4年之后,再次繁盛起来的兔群已经完全对RHDV免疫了。

兔子已经在澳大利亚横行霸道150多年。如今,澳大利亚农民还是不得不继续依靠传统的手段——包括枪和钢颚陷阱,让兔子们离开农场。

引进一种外来生物非常容易,但要消化它们所带来的后果,并不轻松。在改造自然方面,人类的确获得了很多成功,但很多时候,人类又是那么无力。已经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很难关上,澳大利亚的兔子给我们上了一课。

上一篇:没想到
下一篇:意外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