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艺术 > 文摘 > 正文

但忘不妨

来源:《读者》 编辑:〔日〕村上春树 时间:2020-03-13

写《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时,我住在神奈川县藤泽市一个叫鹄沼的地方。记得我是在不停搬家的间隙拼命将它写出来的。如此说来,我的长篇小说大多是在搬家的间隙写出来的,只是那一次的间隙尤其短暂,所以手忙脚乱。加上围绕这本书的出版,我与出版社发生了种种不愉快,导致一连好些天都惶惶不安。好在新租的房子十分宽敞,采光又好,我家的猫咪倒是很开心。

书出版后不久,我得知这部小说获得了谷崎潤一郎奖提名,通知我的是中央公论社我的责任编辑。他说:“不过呢,你获谷崎奖的希望几近于无。但忘不妨。”他告诉我,由于我受到部分评委的嫌恶,或很难博得他们的欢心,事态怎么变化也不可能获奖。而我对这方面的隐情一无所知,心想:哟,原来是这么回事。恭敬不如从命,便当真把得不得奖的事儿忘掉了。

因此,公布评奖结果的那个晚上,我什么也没考虑,早把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家里人有事不在,我便独自跑到外边胡乱对付一顿,喝了些啤酒,在周围逛着玩儿了一阵。虽说是玩儿,但藤泽火车站周边,也没什么可玩儿的。回到家后,电话铃响起来:“恭喜您,您获得谷崎奖啦!”不记得我当时是如何作答的,只记得忽然接到通知,心头涌不出真实感来。须知我可是被告诫“但忘不妨”的,于是认认真真地将此事淡忘了。

获得谷崎奖,当然也有几个好处。不必说,谷崎润一郎是一位名声远扬、在海外很受尊敬的作家,到外国去的时候,也有人觉得:“既然获得过冠以这位大作家名字的文学奖,总有点来头喽。”文学奖这东西,说到底毕竟是由人评选出来的,我也想尽量保持“但忘不妨”的姿态,但又觉得时不时提起来好像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秋水长天摘自南海出版公司《无比芜杂的心绪》一书,〔韩〕Daehyun Kim图)

上一篇:意林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