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法律 > 正文

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的网络舆情应对研究

来源:《法制与社会》 编辑:卢璐 时间:2019-01-02

摘 要 处于经济体制发展和转型阶段的中国,劳动关系面临各种问题和挑战,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其中一个因素。特别是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利用网络的便利性、影响力进一步扩大其影响范围,使得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出现更多的危害性。本文剖析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的网络舆情的现状与产生原因,发现问题,总结规律,结合我国舆情事件的管理体系,为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的网络舆情管理提出建议和参考。

关键词 劳动关系 群体性事件 网络舆情 管理

作者简介:卢璐,广东南华工商职业学院。

中图分类号:D631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8.11.315

一、引言

伴随我国社会经济的深刻变革与转型,我国经济发展呈现出巨大的活力,同时也带来了各种问题和挑战。各深层次的矛盾逐渐显现出来,其中,广泛的参与性、激烈的矛盾性和深入的影响性使得群体性事件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突出问题之一,近年来,劳动关系领域的群体性事件频发,特别是借助网络传播的影响力,对社会影响深远。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常凯认为,“由于中国的劳资关系和劳资矛盾处理的不规范和中国劳工政策的尚待完善,中国的劳资处理关系已经出现暴力化倾向 ”。

根据调查,2015年开始由于企业破产、倒闭、融资平台崩盘等问题导致2016年开始,各种劳动关系领域的纠纷和冲突得不到有效解决 。仅2016年一年全国法院受理破产案件的数量就比2008至2015年七年时间受理的案件数量增加了70%左右 。从各种新闻媒介中也可以了解到近年来新的劳资纠纷也导致了新的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发生,反映出偶然性的事件激发劳资双方的矛盾,积累大量不满情绪,进而引发群体性事件的增多。从舆情处置能力方面看,政府方面已经非常重视此类群体性事件的舆情管理,有成功的案例,但也有失败的案例,而企业在劳动关系舆情危机处置的能力很脆弱,严重影响品牌形象,从社会秩序方面看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得不到合理处置,形成一定规模后会造成一定的社会影响,干扰正常生产秩序。

二、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的内涵和特点

“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可以从字面上理解为三个主要词语:劳动关系、群体和事件。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此类事件的当事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在劳动关系运行的过程中,劳资双方因为内在的某种利益发生矛盾,例如劳动者付出劳动应获得报酬、应得到合适的劳动条件或是应得到的知情权或社会保险等长期得不到保障,而资方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忽略劳动者的需求,进而产生劳资双方的冲突和纠纷。当大多数的劳动者都存在共同的利益诉求时,而诉求没有畅通的表达渠道或者渠道形同虚设,当诉求积压到一定程度,也达到一定的参与人数,这些冲突和纠纷就会在某种特定的外界刺激下爆发出来,劳动者为达到诉求,以各种群体的方式发泄不满情绪,进而产生出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 。

从特点上看,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在网络传播技术的作用下打破了传统群体性事件“发动缓慢、人员单一、规模受限” 的限制,呈现出事件的内容的复杂性和内容的多样性,网络的即时性也使得此类事件能够迅速得到各类人群的关注,从而在线上线下产生各种互动,同时通过网络的便利性使得人们在情绪上产生共感,引起共鸣,集结成利益共同体,突破了地域的限制,产生联动效应,可能会导致多地发生同类事件,如广州大范围的环卫工罢工事件 。

劳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但可以预防和应对。互联网的发展,智能手机的普及,微博、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的推广,使得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数量呈现上升的态势。因此研究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特别是对其网络舆情的管理,对处置劳动关系纠纷有积极的作用。

三、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中网络舆情的构成要素研究

网络舆情一方面直接或者间接导致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极化,推动事件恶性发展,演变成群体激化行为 ,或者成为社会政治动员的工具之一,谋求特俗利益 ,但另一方面,网络舆情使劳动者的诉求能够真实反映到现实社会中,被更多的人知晓,使劳动者获得帮助和支持,迫使资方迫于压力正面回应诉求,有关部门尽快排除障碍,保证劳动关系正常运行,最终形成劳动者受益的局面。所以,要正视网络舆情的两面性,对网络舆情处置得当,可以起正面的社会作用,如果处置不当就容易引起连锁反应,情况恶化,引发不满与严重后果。

网络舆情有着反映真实民意,协调监督的积极作用,也有可能被恶意利用,煽动、破坏的消极作用。做好网络舆情的构成要素研究,对分析网络舆情的特点有益于进行有效的舆情应对管理。

(一)主体

在劳动关系群体性事件的网络舆情主体以劳动者为主,劳动者自发地通过网络发表看法与发泄不满,并且目标指向明确(目标以用人单位为主),特别是图文视频并茂的情况下更容易引起广泛的關注和讨论。其次,意见领袖作为关键的一环,带领更多的网民对事件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和关注,使事件发酵,最后是参与讨论者,由于网络的虚拟性,这类人群身份职业不明,但是相当有“社会正义感”,当感觉不公平不正义的事发生时,容易产生共鸣,在共感的推动下把事件最大化,这种情况下,一旦有不负责任的言论出现,容易造成舆论的极端化,有时会出现原本是一个地区一部分人的事件变成了全国范围大讨论的情况。

(二) 利益性

劳动者的维权意识随着社会进步而逐渐增强,当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劳动者对自身权利意识的觉醒,而正常诉求无有效处理渠道,不满情绪长期积压,就导致劳动者选择极端的方式去表达诉求。而通过网络的传播,劳动者采用群体性爆发的极端方式来表达自己,可以依靠社会的关注改变本身的弱势地位,与资方有平等的对话机会,也借此要求资方正面回应。此外,劳动纠纷的发生,许多网络舆情参与者即使本身与事件并无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但是由于共感的原因,很多参与者会把网上看到的情况与自身在工作中的实际情况联系起来,代入感和阶级凝聚力促使其在短时间内情感达到一致,为了使情感得到宣泄,网民们团结在一起,出现了具有煽动性和破坏性的行为。如今,由于劳动关系纠纷的多样性,出现劳资纠纷的不再限于农民工群体,教师、出租车司机、乘务员等职业的薪酬待遇问题也成为劳资纠纷重要的体现。而这些人群能够更加熟练地运用网络的影响力,使舆情事件升温。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8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