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法律 > 正文

浅析农村婚姻家庭纠纷的特点及化解方法

来源:《法制与社会》 编辑:晏永恒 时间:2019-06-27

关键词 农村 婚姻家庭 纠纷 化解

基金项目:青海省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现代化背景下青海农村婚姻价值观问题研究”阶段成果(项目编号17045)。

作者简介:晏永恒,青海大学,讲师,研究方向:民商法律实施。

中图分类号:D923.9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9.06.178

婚姻是家庭的基础,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元,在全面实现小康社会,追求美好生活的整体进程中处理好农村婚姻家庭纠纷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农村婚姻家庭纠纷案件有其自身的特点,分析总结农村婚姻家庭纠纷的成因并把握案件争议的焦点是解决纠纷的突破口,从实践中总结出适当的纠纷化解方法是促进农村和谐稳定发展的重要手段。

一、农村婚姻家庭纠纷的主要表现形式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2011年修订)第二部分婚姻家庭纠纷案由包括婚约财产纠纷、离婚纠纷、离婚后财产纠纷、离婚后损害责任纠纷、婚姻无效纠纷、撤销婚姻纠纷、夫妻财产约定纠纷、同居关系纠纷、抚养纠纷、扶养纠纷、赡养纠纷、收养关系纠纷、监护权纠纷、探望权纠纷、分家析产纠纷共15个条目。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以青海省为地域范围,三级案由“婚姻家庭纠纷”、法院层级“基层法院”、审判程序“一审”为条件搜索省内各基层法院上传的判决书,从数量的分布情况可推断出农村婚姻家庭纠纷主要有三类:离婚纠纷、婚约财产纠纷和同居关系纠纷。

二、农村婚姻家庭纠纷的主要特点

围绕上述三类案由随机抽取129份农村婚姻家庭纠纷判决书做详细的内容分析,其中离婚纠纷79例,婚约财产纠纷26例,同居关系纠纷24例。主要呈现出如下特点:

(一)多存在先共同生活后登记的情形

按照习俗先办婚事后补登记的现象在农村较为常见。载明有明确的实际共同生活时间和婚姻登记时间的离婚判决书有57份,其中1个月以内及时登记的5例,占8.8%;间隔半年以内登记的8例,占14%;半年至1年以内登记的9例,占15.8%;登记间隔时间超过1年的35例,占61.4%,其中间隔1至4年较为常见,有的间隔时间达10年以上。从这些客观行为反映出农村男女对履行婚姻登记手续的重要性认识不够。另外,未到法定婚龄便依习俗办婚事的情况也不容小觑。共83份判决书列明了双方当事人的出生年月,44例存在上述情况,占53%,其中16-19歲的女性较为常见,婚龄过小的问题为农村婚姻家庭纠纷的产生埋下了不小的隐患。

(二)涉及共同债权债务和共同财产的情形较少

受农村经济发展整体水平的制约,多数农村家庭并没有大额存款和市值较高的不动产等共同财产需要分割,也没有复杂的大额债权债务需要共同承受。在79例离婚纠纷中,涉及共同债权债务的仅8例,占10.1%;要求分割共同财产的共38例,占48.1%。24例同居关系纠纷中,有9起涉及财产分割问题,占37.5%。从上述数据看,农村婚姻家庭在破裂时要求厘清债权债务的诉求总体较少,要求分割共同财产的占比同样也不高。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农村夫妻随男方的父母共同生活的情形比较常见,共同财产大多数属于家庭所有成员共同共有,想要从中剥离出单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难度和阻力相对较大,部分当事人为了能顺利达成离婚的目的,会事先主动放弃部分财产分割的请求。

(三)请求返还彩礼的金额较大

给付结婚彩礼是中国农村婚姻的传统习俗。在26例婚约财产案件中,男方主张自己支付的彩礼金额为6万元以上的共22例,占84.6%,有的高达15万元。2017年度青海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9462元,部分农村家庭或多或少存在举债给付彩礼的情形,造成给付方一定生活困难。实际上农村男女双方家庭在给付彩礼的形式、种类和金额等问题上的不愉快时常发生,后期逐渐演变为婚姻矛盾甚至是家庭冲突,不能缔结婚姻或者短时内婚姻关系破裂便不可避免的产生返还彩礼的争议。

(四)女性主动起诉的占比较高

随着农村女性个体意识的增强和家庭地位的逐渐提高,追求个性自由和婚姻体验的愿望也随之日渐明显。在79起离婚纠纷中,女性主动起诉的有49例,占62%;24起同居关系纠纷中,女性主动起诉的有20例,占83.3%。进入本世纪以后,女性主动要求离婚的数量多于男性是普遍现象 ,女方主动起诉反映出农村女性在处理婚姻、家庭、子女、财产等个人事务上的独立自主性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这与过去传统的农村女性在较大程度上依附于男性的婚姻家庭状况全然不同,女性更加认同和渴求独立平等的夫妻关系 。

(五)法律工作者的参与度较低

相较于一般当事人而言,法律工作者更善于迅速准确捕捉各种纠纷的关键问题,明确争议焦点,正确运用法律法规,对庭审进度和案件结果的影响不言而喻。但实际情况是129起婚姻家庭纠纷中,仅43起委托有律师或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参与诉讼,占33.3%;而单纯看离婚纠纷,法律工作者的参与度更低,79例中仅20例,占25.3%。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法律援助覆盖面不够,力量不足,免费法律咨询的渠道和机会不多。另一方面,按照基层法院的裁判习惯,如果一方当事人没有明显符合《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的法定离婚情形的,法院初次判决一般不准离婚。因此,多数农村当事人认为法律工作者的作用并不大,致使法律工作者的参与度偏低。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