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军事 > 正文

台湾“天弓”3防空/反导系统(上)

来源:《兵器知识》 编辑:李梅 郭吉兰 时间:2019-05-03

2019年1月,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接连视察了宜兰“天弓”3导弹阵地(题图)和导弹生产厂,并宣称开始正式量产“天弓”3导弹,这标志着“天弓”3已经完成研发,正式部署。

“天弓”3的发展

“天弓”3反导系统全称“低层反战术弹道导弹系统”(Anti Tactical Ballistic Missile,ATBM)。该系统由于战标要求高,加之台军军事战略和军备政策的反复,造成其发展定位摇摆而进程缓慢。

先期研制(1997—2009)1995年在完成“天弓”2地空导弹研发后,台“中科院”开始反导武器系统“前瞻性”研究。当时台军为配合陈水扁政府“以武拒统”政策,同时推进了“雄升”(“雄风”2E)、“层系”(“天弓”3)、“翔升”(“雄风”3)三项导弹开发计划。1997年,在美国雷锡恩公司技术协助下,以“天弓”2防空导弹为基础,台“中科院”着手研制“天弓”3型系统。计划先期主要进行射控系统、导弹系统的关键技术开发,为后续工程研发奠定基础。1998年,开始进行技术论证,在九鹏基地先后进行了导弹飞行速度、目标追寻、火箭推力控制、弹头破片毁伤能力等项目验证;2002年完成了射控和导弹分系统测试;2007年完成了射控系统研制与系统联合测试。2007年10月,陈水扁政府为增强岛内“武独”信心,在“双十”活动中首次公开展示了“天弓”3导弹,但雷达等系统并未出现。台军资料透露,此时导弹研制仍处于高风险状态,性能不稳定,当时的“国防部长”李天羽也证实“天弓”3仍要继续测试。以后虽然在2008年通过了相控阵雷达开机测试,并在2009年上半年完成全系统研发,但此后由于制导等技术瓶颈和与美方达成“爱国者”3引进意向,该计划遭到质疑,研制资金遭遇困难。

台湾军方媒体报道的蔡英文视察“天弓”3生产线
公開展示的“天弓”3导弹及发射系统

系统测评(2010—2014) 从2010年开始,台军开始对“天弓”3系统进行初期作战评测,包括目标侦搜、指挥管制、射控引导、电磁防护以及对战术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反辐射导弹、战机等目标实弹拦截测试。初期的几次拦截试验均告失败,但在美国技术介入下,系统开始趋于稳定,并完成了双靶机拦截试验和通信指管系统的联机验证,最终在2013年勉强完成作战测评。2013年12月,台“中科院”在台北的“军民通用科技产业加值应用成果展”上对“天弓”3导弹全系统进行了展示。2014年后鉴于大陆高技术武器井喷式的出现,台加紧了“天弓”3的发展力度。2014年9月,台防务部门于2015—2024年编列总额748亿元台币(约合164亿人民币)采购“天弓”3导弹,并在2015年先编列28亿777万余元台币(约合6.3亿人民币),以满足试验性部署与进一步测评需要。同时,台开始规划“天弓”3的阵地部署。

部署量产(2015—2019) 从2017年底开始不断有消息称,台军开始“天弓”3的部队装备与测试,并为此开始汰换部分“霍克”导弹。但由于此时正是台引进的“爱国者”3系统交付和部署之际,因此“天弓”3的部署受到压制和影响。此后解放军轰炸机连续绕岛飞行似乎使台军受到刺激,不但在东南外岛绿岛部署“霍克”,还在东部沿海开始加快部署“天弓”3。按照计划,未来5年台湾将大幅提高“天弓”3导弹产量,将“天弓”3导弹扩编到1 2套。这些导弹在替换“霍克”导弹的同时,可能与西部的“天弓”1/2系统配合担负战备,并可能逐步替代固定部署的“天弓”系统,从而逐渐成为台军防空/反导的主力。

台湾地区阅兵展示的“天弓”3导弹发射车

“天弓”3的构成分析

发射系统从台军阅兵展示和蔡英文视察的照片来看,“天弓”3导弹发射系统与“爱国者”和“天弓”1系统类似,安装在一部发射拖车上。拖车上主要有控制机柜及发射架,发射架下部安装有1套伺服驱动器。每部发射架可承载并发射4枚“天弓”3或“天弓”2型导弹,采用垂直发射方式,具备全向接战能力。发射时,发射系统在阵位伸出液压支柱,利用水平仪将底盘调平,然后起竖发射架发射。

已经超期服役的台湾“霍克”导弹系统
“天弓”3导弹采用垂直发射方式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