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人物 > 正文

邓小平,为改革开放选定班底

来源:《环球人物》 编辑:田亮 时间:2019-01-06

1980年9月,邓小平和胡耀邦(左)在一起交谈。

1997年2月24日,邓小平去世5天后,在去往八宝山革命公墓的路旁,北京大学师生打出了“再道一声小平您好”的横幅。解放军总医院里,也挤满了前来送别的人们。万里、宋任穷、谷牧、王恩茂、习仲勋、方毅……他们都已是80多岁的白发老人,或赶赴医院,或以不同方式表示悼念。19年前的1978年,在这个和邓小平紧紧相连的年份,他们有的由邓小平点将主政一方,有的协助邓小平主抓某个领域工作,成为改革开放大局中的干将。

1978年12月,邓小平、陈云(左)出席党的十一届三中全

“北方谈话”被称为“改革开放的序曲”

2018年11月的一天,邓小平生前的警卫秘书张宝忠在住院期间,仍打起精神,接受了《环球人物》记者的采访。提起40年前,他说,这一年小平同志十分关心外贸问题。“5月30日上午,他在会见阿根廷外宾之前,还抽空找到时任外贸部部长李强和交通部部长叶飞,说:我国对外贸易的步子應该快些了。为什么台湾、香港地区,韩国、新加坡这些国家可以做到的,我们做不到?我们这样大的国家,只有这么一点点贸易量,不行,必须赶上。”

1978年又是诸事交错的一年。就在和李强、叶飞谈话这一天,邓小平为另一件事发了脾气。他在准备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讲话内容时,同中国社科院院长胡乔木等人说:“毛泽东思想最根本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实事求是。现在发生了一个问题,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都成了问题,简直是莫名其妙!”

原来,5月10日,中央党校主办的刊物《理论动态》上发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第二天《光明日报》转发,第三天《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转发。这是一篇与“两个凡是”针锋相对的文章。据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回忆,1977年初“两个凡是”被抛出之后,首先是邓小平站出来表示不同意见,他在1977年4月给党中央写信,提出要用“准确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工作,并多次提到,“准确完整”是针对“两个凡是”的。

1977年12月,在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人的建议下,中共中央决定胡耀邦任中央组织部部长兼中央党校副校长。新中国成立之初在西南工作时,邓小平曾评价胡耀邦“有主见,不盲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历史性的文章,就是1978年5月6日,经胡耀邦审阅、修改后,在他家中定稿的。

最先对文章作出反应的是当时的几个中央高层和宣传部门负责人,他们批评这篇文章的倾向是错误的,动摇了“两个凡是”的根基。这篇文章的组织者受到了很大的压力。邓小平因此而发了脾气。

“人要想办大事,不光要有威望、威信,还要有威严,这样才有威慑力量。小平同志就是这样的人。”张宝忠说。7月21日,邓小平与中宣部部长谈话,提出严肃批评,明确要求“不要再下禁令、设禁区了,不要再把刚刚开始的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向后拉了”。第二天,他又把胡耀邦叫到家中,肯定他的做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争论不可避免,争得好。

两个月后,邓小平视察东北三省和唐山、天津等地。9月16日,他在听取吉林省委常委汇报工作时说:“毛泽东同志在延安为中央党校题了‘实事求是’四个大字,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就是这四个字。”“马克思主义要发展嘛!毛泽东思想也要发展嘛!”

第二天,邓小平在听取辽宁省委常委汇报时,进一步说道:“我们太穷了,太落后了,老实说对不起人民。”“我们的思想开始活跃,现在只能说是开始,还心有余悸。要开动脑筋,不开动脑筋,就没有实事求是,不开动脑筋,就不能分析自己的情况,就不能从实际出发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他说这是在“到处点火”。

“吉林省委书记王恩茂当时向邓小平提问:揭批‘四人帮’、真理标准大讨论结束之后干什么?邓小平答道,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不能再搞‘以阶级斗争为纲’,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要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王恩茂说,听了小平同志的谈话,一下子就开窍了,搞经济建设才是‘纲’。”原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三编研部主任龙平平告诉《环球人物》记者,王恩茂之所以“开窍”,是因为当时全国各地各部门主要精力都用在揭批“四人帮”上,“四人帮”被粉碎快两年了还在揭批,导致正常工作和业务根本没法开展,很多人对未来感到迷茫。

邓小平的这次“北方谈话”迅速传开。10月至11月,18个省委第一书记发表文章参加讨论。工作重点转移问题被提出来了,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打下了思想基础。今天,人们对“南方谈话”所知甚多,但对“北方谈话”这个“改革开放的序曲”却了解不多。

由乱到治的一个重要标志

11月10日下午,中央工作会议在北京京西宾馆开幕,为即将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准备。开幕会上,华国锋宣布了会议的三项议题:讨论《关于加快农业发展速度的决定》和《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试行草案)》;商定1979年、1980年两年国民经济计划;讨论李先念在国务院务虚会上的讲话。

可会议刚开始,陈云就在东北组提出“向后看”的问题:“对有些遗留的问题,影响大或者涉及面很广的问题,是需要由中央考虑和作出决定的。对此,中央应该给以考虑和决定。”接着,他列举了薄一波等六十一人所谓叛徒集团一案、彭德怀案、天安门事件等6个问题。12日下午,姚依林、吕正操等都谈了六十一人案、天安门事件和康生、谢富治的问题。13日,中央工作会议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华国锋宣布,从今天下午起转入讨论农业问题。可各小组继续把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当成中心话题。

上一篇:1978,邓小平点将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8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