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人物 > 正文

余留芬,酿“人民小酒”的女书记

来源:《环球人物》 编辑:尹洁 时间:2019-04-17

2019年3月3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在北京开幕。图为余留芬在大会上发言。

余留芬

1969年出生,贵州盘州人,大专文化。中共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代表,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2018年入選改革开放杰出贡献百人名单。现任贵州省盘州市淤泥乡岩博联村党委书记。

“接受完你的采访,我得抓紧时间睡一会儿。”余留芬说。她刚结束农业界的一场小组讨论,穿着一身黑色正装,胸前戴着“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出席证”,坐在所住酒店双人间的沙发上,显得有些疲倦。

前一天下午,《环球人物》记者在人民大会堂听了她在政协全体会上的发言,对其中的几句话印象颇深:“十几年前,村里家家住的是老土房,出门就是猪粪塘。一年种粮半年饱,有女不嫁岩博郎。”

里面提到的“岩博”,就是余留芬担任党委书记的贵州省盘州市淤泥乡岩博联村。那里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是余留芬带领乡亲们用近20年改变了当地面貌。2018年12月,余留芬入选改革开放杰出贡献百人名单,被称为“深度贫困地区带领村民脱贫攻坚的优秀代表”。

“用手刨也要刨出一条路来”

1988年,余留芬嫁到了岩博,村子给她的第一印象是:“村里的小道,两个人对向通行都要侧着身子;一年四季都要穿雨鞋,因为路上全是稀泥,许多地方还要用一块块石头垫着脚才能走过去。”

不通水,不通电,不通路;人均收入不足800元,集体资产为零;1/3的村民没过温饱线,住的大多是土坯房甚至茅草房;村里到处是猪粪塘,几乎与世隔绝。

由于丈夫常年在外工作,余留芬挑起了家里的大梁,不仅要带两个孩子,还要下地干农活。岩博村的土地石头多、难耕种,种地成了余留芬最怕的事。那时她总是把孩子放在背篓里,一前一后地背到山上,崎岖的山路加上孩子的重量,压得她直不起腰来。

有一年收洋芋(土豆)时,因为无法将两个孩子同时背下山,余留芬只能挖一个土坑,把小儿子放到坑里,等回家卸下洋芋和大儿子后,再跑回去背小儿子。

“当时实在太穷、太苦了,地里刨不出什么东西来,我种地种怕了,就想尽办法摆脱困境。”余留芬对《环球人物》记者回忆道。1993年,她到附近煤矿开了个小饭馆,后来为了照顾家庭,又回村做起了照相生意。“我们那边几乎没人见过照相机,我就买了一台,每天满村子地转,给人拍照,每张照片可以赚5毛钱。”

有了一点积蓄后,余留芬又开起了小超市,日子慢慢宽裕起来。由于她有能力、做事公道又热心,乡亲们有大事小情都愿意找她商量。1996年,村里换届选举,余留芬被推选为村妇代会主任,开始参与村里的工作。

2012年的岩博村,许多村民已经住进了小洋楼。
2012年,余留芬在岩博村林场察看树木生长情况。
2016年,余留芬(左)和工人在酒厂车间里交谈。
2017年,余留芬(左)在岩博村的菜地里与村民交流种植计划。

由于当地是彝族聚居区,按风俗每年要举行祭山大会,杀羊杀鸡。余留芬清楚地记得,有一年需要200元钱买一只羊和一只鸡,村里竟然都拿不出来。“为了筹钱,有人提议把赶集的路封住,让每个过路的人交5毛或1块钱。村里穷到这种地步,我觉得特别难受。”

2000年,岩博村的老支书病重,希望余留芬接棒,乡亲们也拥护她。因为责任重大,余留芬十分犹豫,最后乡里也派人来做工作。在大家的劝说和鼓励下,余留芬在2001年正式成为岩博村党支部书记。她为村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

“那时我嫁过来已经10多年了,村里的生产生活条件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水、电、路都不通。我当上村支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老百姓走出去。当时政策没有现在这么好,山里又闭塞,我们没钱、没门路,也不知道找政府,什么都没有。”

为了修路,余留芬上任几天后就开始做动员。她挨家挨户地去做思想工作,并拿出自家土地,置换给被占用土地的村民,接着又垫上自己的4万元积蓄,用于购买钢钎、大锤、炸药等工具材料。

“4万块钱拿出去的时候,我就没想着要回来。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用双手刨,也要刨出一条路来。”

在工地上,她和村民们一起搬石块、抡大锤,一次不慎踩空,从路边陡坡摔了下去,造成腰椎粉碎性骨折,差点瘫痪。在医院做手术期间,一批又一批村民带着平时舍不得吃的土鸡蛋去看她。

“那段时间,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人生的价值,感受到老百姓对我的信任和依赖。”伤还没彻底养好,余留芬就赶回了村里。经过3个多月的苦干,一条宽4.5米、长3公里的进村路终于修通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