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中选落幕,“特一期”进入下半程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编辑:刘怡 时间:2018-11-28

2018年11月6日,俄亥俄州范米特市的選民在军团大厦投票点与工作人员交谈,准备选出代表该州 第三国会选区的众议员。最终,首度参选的女商人辛迪·奥克斯纳爆冷击败两届众议员戴维·杨,为民主党拿下该选区

总有人要为自己所在的党派在全国性选举中的挫败“背锅”,哪怕那甚至算不上一场多么严重的失利。原因只有一个——你的老板是唐纳德·特朗普,并且他早就对你心怀不满。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的命运就是如此:11月7日,即特朗普任内第一次中期选举结果揭晓的第二天,这位美国司法部长、前亚利桑那州参议员将一份辞呈递交给了白宫幕僚长凯利,声明他将“应尊敬的总统的要求”离开政府。特朗普随即在推特上表达了对塞申斯的“感谢”,但拒绝立即提名新任司法部长人选,仅仅安排了一名临时代理者。

24个月之前,没人能料到这两人的关系竟会以如此尴尬的结局收场。在共和党征召特朗普投入总统选战之后,塞申斯差不多是第一批公开表示支持的资深参议员,并一度被考虑成为特朗普的竞选搭档。他在打击非法移民、实施大规模减税和倡导反LGBT群体政策上的强硬主张,被认为与新总统的政见不谋而合。而在过去22个月的任职期里,塞申斯在严控幼龄非法入境者身份合法化、要求各州强化司法指控和判决的尺度、呼吁严控大麻等问题上的激进路线,与特朗普提名他进入政府的预期完全契合。甚至连他在“通俄门”事件中的亮相,都被认为是坐实了共和党极端保守派与特朗普沆瀣一气的指控,具有极强的象征意味。

但只是“结盟”还不足以达到特朗普对阁僚的预期,他需要的是更加明确的“效忠”;而在这一点上,塞申斯令他失望了。2017年3月2日,当“通俄门”风波被初步引爆之后,塞申斯宣布自己作为当事人,将回避一切与之有关的司法调查。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随后任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穆勒三世为特别检察官,以继续推进对“通俄门”的独立调查。此举令特朗普怒不可遏,公开指责塞申斯选择明哲保身,却让白宫直接暴露在调查人员和公众舆论的炮火之下。从2017年5月开始,关于塞申斯将被清洗的流言就不绝于耳;但直到中期选举尘埃落定,当特朗普确认他需要采取战略守势之后,解职令才被最终下达。

导致塞申斯“突然死亡”的导火索,是11月6日共和党在特朗普任内第一次中期选举中的受挫。这次“期中考”将改选众议院的全部435个席位和参议院100个议席中的1/3,同时全国有36个州和3处建制领地(关岛、美属维尔京群岛、北马里亚纳群岛)还将迎来地方选举,可以说是除总统大选以外美国最重要的一次全国性选举。而共和党在这次“小考”中收获的成绩单,并不尽如人意:在众议院胜负结果已经揭晓的425个议席中,在野的民主党拿下227席,重回睽违8年之久的多数派地位。控制行政中枢的共和党仅获198席,相较两年前的战绩(235席)下滑相当显著,同时在得票总数上也处于明确劣势。在参议院,共和党如愿守住多数派地位,继续保有100个议席中的51席,民主党仅获44席(另有3个席位尚待裁定)。但在地方选举中,共和党控制的州政府的数量由此前的33个下降到至多27个(有2个州尚待裁定),民主党州则由此前的16个增加到至少23个,此消彼长之势一目了然。在2016年对总统大选结果产生关键影响的三个“锈带”老工业州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和密歇根,民主党不仅如愿拿下全部地方执政权,还囊括了这三个州需要改选的3个参议员议席。观察家不禁惊呼:“蓝潮”(Blue Wave)已至,“跛鸭”总统特朗普的年关注定难过。

执政将满两年之际,已经习惯由国会分担批评者火力的特朗普第一次面临来自华盛顿内部的掣肘。民主党重掌众议院,虽然不至于颠覆美国政府在贸易政策、外交路线以及国防方针等重大问题上的立场,却可能阻挠共和党未及付诸实施的管控移民、基础设施重建、废除“奥巴马医改”等法案的通过。首当其冲的便是年度财政预算的通过——由于特朗普推行的减税政策和新的开支项目造成预算赤字率不断上升,明年1月1日开始履职的新一届众议院可能会拒绝批准新的长期预算平衡方案以及下一财年的年度预算案,从而导致联邦政府关门“停摆”(Shutdown)。1995年底,重掌国会两院的共和党就曾以类似的手法杯葛“跛鸭”总统克林顿,造成联邦政府停摆长达21天之久。而此前一年多里并未产生最终结论的“通俄门”调查,也可能因为众议院的敦促,步骤进一步加快。这正是特朗普断然罢免拒绝为他提供“掩护”的塞申斯的诱因。

但仅仅依据“蓝潮”在中期选举中的复兴势头,就断言特朗普政府的凛冬已至,甚至认为2020年总统大选的胜负已经现出了端倪,依然显得过于武断。民主党在众议院控制的多数席位优势不够明显,且依旧未能“收复”参议院,这意味着他们以“通俄门”为契机弹劾特朗普的胜算微乎其微。而包括贝托·奥罗克在内的新生代民主党人角逐参议员席位的失败,意味着蓝营依旧未能产生众望所归的“共主”,为该党在2020年大选中的前景投下了阴影。而恰恰是特朗普,最为中意这种剑拔弩张的局面——红蓝两营支持者阵营分化的格局,在此次中选中暴露得更加突出,也为共和党再度祭出2016年的竞选策略提供了机会。而未来领袖尚不明朗的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将给他提供一个绝佳的日常攻击对象,使政见之争再度被渲染为对他个人,甚至“美国大众”的迫害和打压。“期中考”不会是最终结果,但它的确也在为新的变化创造可能性。

11月5日,特朗普在密苏里州一个共和党中期选举造势集会上向出席者致意。尽管共和党最终丧失了众议院多个席位,但这并不意味着民主党赢得2020年大选的概率会就此上升

上一篇:银行与民企
下一篇:人造生命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8 就爱文摘网. Power by 92wenzhai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