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最辉煌的时期就在眼前”强人、大国与战争

来源:《看天下》 编辑:梁静怡 时间:2018-12-05

“一个巨大的商业国家正在崛起。它不断蚕食我们的繁荣,与我们争夺世界市场。”

写下这段话的是一名英国记者,恩斯特·威廉姆斯。他是一名贸易保护主义者,他提到的崛起的商业国家,是德国。1896年,他在出版的《德国制造》一书中,敏感地注意到英国人对德国的忧虑情绪。

一戰前,为了针对德国研发的飞艇展开竞争,英国也造出一架空中侦察飞艇(@视觉中国图)

当时,英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不断遭受德国崛起带来的压力。德国商品充斥英国市场,“你的衣服来自德国,妻子的衣服来自德国,家里的玩具来自德国,半夜妻子刚听完歌剧回家,歌剧的创作来自德国,就连演奏歌曲的乐器还是来自德国。”威廉姆斯写道,好不容易躺在床上,发现床上用品来自德国,就连两眼相对的挂在墙上的画,依旧是“德国制造”。“德国制造”这个标签已经“肆虐”英国的各个角落。

不止经济上的竞争。德国领导人威廉二世上台后,开始推行著名的“世界政策”,在全球范围内挑战英国的统治,这也引起英国的恐慌与反制,两个国家一度进行了激烈的军备竞赛。很多人都担心,英国与德国必有一战。

历史上,发生在新旧大国间的冲突并不少见。据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统计,这种情况至少发生过15次,其中11次都爆发了战争。

一战前英国与德国的冲突也不例外。虽然经过谈判,两个国家一度走向缓和,但挑战世界秩序的新兴大国与传统强国之间的矛盾,并不那么容易解决。很快,在一系列事件影响下,这些大国领导者们不断做出错误决策。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世界大战终于爆发。

强人

这个留着牛角一般胡子的人,就是威廉二世。他这撇胡子曾传到中国,成为军界争相模仿的对象,最有名的就是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

除了这撇胡子,威廉二世还酷爱军装。1913年,英国亲王威尔士到皇帝的办公室拜访威廉二世,发现办公桌旁的他穿着深绿色军服,配着一把镀金的猎刀,坐在军用鞍上,他说,这样更有助于自己“清晰、简明的思考”。

1888年,29岁的他接过权杖,成为德意志帝国的皇帝。当时的他年轻,强健,朝气蓬勃,双眼炯炯有神。他经常把自己穿着龙骑兵军服的照片送给他人,在签名上方写上“吾守吾时”,从他登基那天起,就宣告属于他的时机到来,他将成为欧洲的强人。

“他这个人特别爱炫耀武力,”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师翟韬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威廉二世有一顶纯金的皇冠,留着往上翘的胡子,给人感觉非常装腔作势。这很可能和他小时候经常受到压抑有关,他从小因小儿麻痹导致左臂萎缩,母亲曾用电击来治疗他,这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记。“实际上他内心是比较懦弱和自卑的一个人”。

混杂着这样矛盾心理的威廉二世,接过来的是一个日益变得强大的德国。据统计,从1870年到一战爆发前的1913年,德国每年GDP平均增长2.8个百分点,远超过英国的1.9%和法国的1.7%。虽然比美国的4.1%要少,但德国在军事上的实力,要远超美国,直追英国。

首都柏林,也成为德国崛起的一个标志。美国一位作家在欧洲大陆旅行完毕后曾写道:“巴黎曾经风光过,也无疑会继续风光下去。伦敦满足于走极端保守的路线。但柏林最辉煌的时期就在眼前。”

一战爆发前的1913年,有100多万名旅客到了柏林,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比其他任何城市都更现代化的景象,“恰如其分地表现出德意志帝国所拥有的全球经济力量”。英国历史学家查尔斯·埃默森在《1913,一战前的世界》一书中写道,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喜欢崛起的德国,喜欢柏林,也有一些人“看到的是一个暴发户的形象,大肆张扬着新兴的繁荣,却没有一点儿高雅品位,整个就是一座丑陋的城市”。

柏林成为一座世界城市,正是威廉二世所期待的。“俾斯麦推行的欧洲大陆政策十分狭隘, 而今我奉行的是世界政策, 柏林应当是‘世界都市柏林’,”威廉二世在帝国议会的演讲中如是阐释自己对柏林、对德国的想象,“德国贸易应当是‘德国世界贸易’, 德国与世界的含义是一致的, 因为世界各地都应体现德国政策……”

“(德国前首相)俾斯麦的大陆政策是限制德国在欧洲发展,不向海外扩张,”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孙立新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因为当时海外的殖民地已经被瓜分殆尽,如果德国向海外扩张,势必会影响到殖民地最多的英国的利益。“威廉二世上台以后,开始搞‘世界政策’,实际上就是要对海外扩张。”

这种政策也迎合了当时德国国内的情绪。德国的工商界、农业界、贵族等,都希望德国的势力能向海外扩张。

“简单说一点,衡量大国的标准之一,就是你有没有殖民地。”孙立新说,当时人们希望德国向海外扩张,不只是市场贸易的需求,“还要传播德国文化,很多人认为德国的文化比英国更优越、更好。”

竞赛

虽然威廉二世对德国的地位非常自信,但在历史学家看来,他在外交领域的形象并不那么好,甚至堪称糟糕。

他曾在公开场合,拍过保加利亚国王费迪南的屁股,结果令后者气得“浑身冒烟”,愤然离开柏林;有一次,他还朝俄罗斯的一名大公扔了一支元帅指挥棒,正好打中其背部。

英国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克拉克在《沉重的皇冠》一书中,讲完这些轶事后,继续写道:当时政治家和新闻记者对威廉的贬损,充斥报章版面。“大意无非是威廉是个两面派、好战分子,精神失常等等”,而威廉这些不受欢迎的情况,显然也给德意志帝国带来了沉重的外交负担。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8 就爱文摘网. Power by 92wenzhai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