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美国教授为宋徽宗的翻案,成功吗?

来源:《看天下》 编辑:吴钩 时间:2018-12-20

许多文艺青年都亲切地称徽宗为“胖佶”,很少有皇帝能获得这待遇。伊沛霞教授当然不是迷恋“胖佶”艺术才华的文艺青年,她积十年之功创作的《宋徽宗》一书力图呈现一个立体化而非脸谱化的宋徽宗形象

传统史官将宋徽宗列入负面教材,认为他应该为发生在北宋末的“靖康之耻”负最大责任:“迹徽宗失国之由,非若晋惠之愚、孙皓之暴,亦非有曹、马之篡夺,特恃其私智小慧,用心一偏,疏斥正士,狎近奸谀……君臣逸豫,相为诞谩,怠弃国政,日行无稽。”《宋史·徽宗本纪》的这一段“赞曰”,差不多就是关于宋徽宗的盖棺定论,今日主流的历史研究者对宋徽宗的评价,基本也是持类似的观点。 但另一方面,哪怕是那些对宋徽宗的治国理政很不以为然的人,也无法否认他在艺术领域的才华与成就,恰如美国华盛顿大学历史系讲席教授、知名汉学家伊沛霞女士在她的《宋徽宗》中所言,徽宗“是造诣很深的诗人、画家与书法家,他热衷于修建寺观与园林,是开风气之先的艺术品及文物收藏家,也是知识渊博的音乐、诗歌与道教的赞助人。在支持艺术的范围、对艺术领域的关注及投入的时间上,世界历史上少有君主能与他相提并论”。

不管是当时,还是今天,都有大量的文艺青年被徽宗的艺术魅力所吸引,金国的皇帝章宗就是宋徽宗的粉丝,他的书法“悉效宣和字(瘦金体)”,几可乱真,许多人第一次看到金章宗的书法作品时,都会误以为是宋徽宗手笔;章宗还刻意模仿徽宗的绘画偏好,听说徽宗作画“以苏合油烟为墨”,也高价购来同样的墨。而在今天,许多文艺青年都亲切地称徽宗为“胖佶”,很少有皇帝能获得这待遇。

伊沛霞教授当然不是迷恋“胖佶”艺术才华的文艺青年,不过她积十年之功创作的《宋徽宗》一书,却尝试跳出传统史家对宋徽宗的成见与苛责,力图呈现一个立体化而非脸谱化的宋徽宗形象。

宋徽宗不用为“靖康之耻”负责?

伊沛霞用大量的笔墨讲述徽宗丰富多彩却结局凄凉的一生:他锐意恢复熙宁新法,扩大教育与社会福利规模,热忱招徕建筑、美术、音乐、医学领域的专家,本人也亲自涉猎这些专业化的领域,对宗教礼仪有着非同一般的热情,梦想收复燕云故土,最后却不幸“北狩”,老死于敌国。

然后,伊沛霞以不太像历史学者而更像是文艺青年的笔调说:“究竟是什么使得徽宗成为这么有魅力的人呢?他很聪明,饱读诗书……他能够宽容地对待别人的过失,还很喜欢向交往的人赠送礼物,有时候甚至会给他们一个惊喜……在艺术上他也非常有天赋,并愿意别人看到他在诗词、书法和绘画上的努力与才华。即使当他受到命运的沉重打击时,依然以一定程度的优雅和尊严应对苦难,对那些境遇比他悲惨的人表示同情,并尽量避免将罪责归咎于他人。”

尽管伊沛霞在接受《上海书评》采访时称,“写作本书的初衷并非是为了给徽宗翻案。”但毫无疑问,她对这位失败的宋朝皇帝抱以深深的同情。我能理解这份同情,也不认为伊沛霞对宋徽宗的这一段评价是溢美,或者是基于同情心的偏爱。徽宗确实要比许多帝王(哪怕是那些成功的雄主)更有人格魅力。事实上,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靖康事变,他完全有可能成为宋王朝最伟大的君主之一。

在他御宇的时间内,宋朝的经济、文化均达至鼎盛状态,人口首度过亿,东京生活着超过一百万的市民,不管是《清明上河图》,还是《东京梦华录》,描绘的正是徽宗时代东京的如梦繁华;他还实现了列祖列宗梦寐以求却未偿所愿的收复燕云的梦想,在燕山府立下一块“复燕云碑”;他还差一点就要平定困扰宋朝多年的西夏:宣和元年四月,宋师攻克西夏横山,征服西夏指日可 待。

然而,历史没有“如果”。既然发生了“靖康之耻”,则宋徽宗不但无缘于“伟大”,而且需要承担“亡国之君”的责任。人们忍不住要问:“靖康之耻”是宋王朝必然的宿命吗?抑或是由于战略错误而导致的偶然事故?如果是宿命,那责任确实不应该由宋徽宗来负。伊沛霞坦言:“在我看来,北宋的覆灭并不是必然的。如果辽能够镇压女真人的叛乱,宋辽之间的和平局面可以继续维持。如果没有方腊叛乱,北宋或许可以更快地向燕京拨派军队。如果童贯1115年去世,或许就没有什么徽宗信任的军界人士,足以鼓动他联金抗辽。”

那么,写史的人就不能不追究:在那些导致“靖康之耻”的一系列因素中,哪一些是宋徽宗直接造成的,因而必须负责任的?

如果不是宋徽宗与蔡京政府大兴“花石纲”,可能南方就不会发生方腊叛乱。如果没有方腊叛乱牵制了北宋最精锐的部队,宋师进攻燕京的战役也许就不会那么难看,让金国生下挥鞭南下的野心。如果不是宋徽宗一意孤行与女真秘密结盟,定下“联金灭辽”的战略,而是维持宋辽联盟,也许辽国就可以一直充当宋朝的北部屏障,遏制金国的崛起。

《瑞鶴图》,宋徽宗( @视觉中国)

伊沛霞对此的辩护是,这些对宋徽宗的诘难属于“事后诸葛亮”式的全能视角,如果以宋徽宗的视角来看问题,他无法预知事态会往哪一个方向发展,“我越是站在他的视角看问题,就越觉得对于他的历史评价过于严苛了。他花了很多力气试图扮演好分配给他的皇帝角色,对于那些他无力控制的事情,他确实也没必要去过多地为之负责。”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