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印度朋友

来源:《看天下》 编辑:陈劲松 时间:2019-01-03

圣诞节前夕,在自然科学博物馆,我们参加了女儿同学的一个生日派对。这是一个印度男孩,特别活跃,几乎主导着流程。他的父亲和母亲都已经五十多岁,除了迎接宾客之外,就是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欣赏着儿子的活力。他们与我之前碰到的印度人完全不同。

在美国,印度裔移民是我遇到的比较难相处的人群。白人都保持着表面的礼貌,虽然不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但面子功夫是一定会做足。早晨见面那声Morning会高举手,中国人真是扮不来这份热情。其实,面子有了就好,谁管你内心怎么想?黑人也很友善,只要是有正经工作的黑人都是比较厚道的。2016年,有一次我在萨克拉门托搭乘公交,没有零钱了,万般无奈向旁边的黑人大妈开口。大妈热情得不得了,不但给足了车费,而且一路相帮,提醒我到站下车。由于是萍水相逢,这笔钱,这份情是怎么也还不上了。后来看到黑人乞讨者,只要有零钱,我都会给的。

但派对之前,和在美印度人打过几次交道,都有些膈应。我带着女儿去游泳馆游泳,练习完毕要在更衣室换衣服。更衣室有限,需要排队。但有两个印度家长在孩子游泳的时候就提前占据了更衣室,即使其他孩子已经在门口排队还是不想让,一直等到自己孩子出来。大家纷纷指责他们,他们也毫不在意,这份心理素质令人佩服。

我们这个社区中国和印度移民很多,外界戏称为中印友好村。印度移民是在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通过后才大量进入美国的,在此之前只有少量的印度人从英国﹑加拿大﹑南非等印度的殖民国家来到美国。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印度的互联网人才大批进入美国,并逐渐占据高层。在女儿的学校里,中印孩子几乎占一半,我们日常经常要与印度家长打交道。

很多印度移民都是高种姓,他们在国内就养成了颐气指使的习惯,到了美国之后,也把这种高傲的气质带了过来。另一次,也是游泳池邊的故事。小朋友正在游泳,我坐在池边,这时候一个印度爸爸带着他家10多岁的儿子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说我儿子把他儿子推下滑梯。当时我一头雾水,怎么多了个儿子?后来他指着池边一个华人男孩说,还不管管你儿子,才知道闹了误会,搞错了家长。那个华人男孩和他妈妈也不是省油的灯,说这是双方互推,都有错,我暗暗给同胞加油。一般来说,这种孩子之间的冲突,只要没有受伤,在美国都是孩子自己解决,家长如此介入实在有些过分。

当美国的媒体和政治家们把焦点放在西语裔移民身上时,人们却没有注意到,印度人才是在过去30年里增长速度最快的族裔。西语裔增长的绝对人数多,但印度裔的增长率高。从1980年到2010年三十年平均增长速度来看,印裔的平均十年增长率是100%。印度人不仅增长速度快,而且调门高。就像在泳池边的冲突一样,在经济舞台,在政治舞台,他们的嗓门都比华人族群高很多。在美国,高调是占很大便宜的。民主党搞了族群细分法案,针对的主要就是华人,印度人反而是受益者。对于高调的族群,政治人物总是要忌惮三分。

生日会持续了两个小时,两个印度家长始终保持着低调,坐在角落里,低声聊着天,偶尔站起来走一圈,热情劝其他家长进食。他们的好客自谦,大大改变了我的执念。由于本国资源的缺乏,他们可能带来了争斗的习惯,但他们强大的社交基因也让他们在公众场合非常受欢迎,中国人在这方面确实有所欠缺。

上一篇:山山水水几万重
下一篇:红场绿波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