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2020年故宫元宵灯会的红与黑

来源:《看天下》 编辑:王霜霜 时间:2019-03-21

2019年2月19日,北京,故宫“紫禁城上元之夜”灯光秀现场 ( @视觉中国 图)

“来了,来了,快伸手,快伸手”,几位眼尖的大爷、大妈看着午门前扫射过的几束紫光叫嚷着,上千人跟着伸出手触摸这道光。这是2020年农历正月十五,第二届故宫灯会的“紫气东来福寿荣禄”光影展的现场。

去年,第一届元宵节故宫灯会大红大绿迪厅画风,招致网友嘘声一片,故宫连夜召开经验总结大会,最终打算虚心听取网友建议,并邀请曾凭《皇上是个大猪蹄子》里的莫兰迪色调逆风翻盘的干正担任总导演,希望在他成功经验和好运气加持下,第二届故宫元宵节灯会可以一雪前耻。

邀请当然是秘密发出的,干正也是故宫清场后的一个晚上悄然进宫。在仔细体味了夜幕下的故宫后,他坐在故宫一间屋子里,连夜开始构思。

凭借多年写清宫剧的功底,天不亮,他就写出了一个页数达99页的PPT策划。深谙互联网思维的干正,第一件事就是加强观众的互动和参与感,最大的彩头是午门前“紫气东来福寿荣禄”光阵,寓意新的一年福寿荣禄加身。他声称,凡是摸到这个光束的人,就能讨个好彩头。摸的时候,一定要遵循男左女右(男生伸左手,女生伸右手)的原则,否则就不作数。

当晚项目繁多,但很多游客已无暇其他,全晚在等紫气东来光影展。不在现场的网友,还通过现场网友直播,迅速把光影阵做成表情包,并把干正P在中间,开启新一轮互联网锦鲤热:“转发这个祥瑞,新的一年好运连连。”

黑红的午门射灯

实际上,从2019年正月十六开始,故宫就备战2020了。一直善于听取网友意见的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总结了网友评论后发现,2019年元宵灯会主要是让一些文艺青年、艺术家不高兴了。

例如,先锋话剧导演孟京辉当晚在微博上发了两张对比图,一张是角楼在平时皓月当空、素雅的夜景图,一张是元宵节当晚太和门投射了“保国利民,光耀巅峰”鲜红八个大字的图片,附文“你让我无语,我就无语”。有好事者给故宫灯光秀视频配上disco音乐,调侃一场灯光秀把六百多年的故宫变成“土味迪厅”,“以为凤凰传奇和红高粱模特队要从里面出来了”,毫无元宵节“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意境。

究其原因,还是2019年筹备时间过于仓促。据媒体报道,这场灯光秀从筹划到落实只有10天左右时间。助力此次点亮故宫工作的深圳光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接受《人物》采访时说,他们正月初二才接到任务,初七开始施工,所有工作七天内完成。时间赶,又缺乏相关经验,效果难免不理想。因此,2020年故宫特意给创意团队一年时间来策划这场灯光秀。故宫方面需求也简单:既能体现东方意境,展现故宫文化底蕴,又能中西合璧,体现西方后现代艺术先锋气质;既能照顾高年龄段审美品味,体现节日喜庆;又能兼顾年轻人喜好,具有网感就可以。

尽管干正本人事务繁忙,平时除了组织编剧写剧本,还要在微博晒自拍、帮自家艺人的床帏之事当判官,写励志鸡汤等,但还是为这场灯光秀倾注了大量心血,“能不能出圈就看这一次了”,他在日记本里写道。

为了一洗网友对故宫灯光秀“土味审美”的认知,今年灯光秀主打饱和度较低的莫兰迪色调,这是干正的幸运色。他在《皇上是个大猪蹄子》里,正是大量使用此色调,刷新了观众对他的剧永远都是大红大绿阿宝色调的吐槽,打了场翻身仗。

但对去年网友喷得最狠的午门射灯,干正并不建议去除,毕竟互联网时代,有黑点才有红点,唯一的改动是,把透明光束改成紫色光束,并起一个吉祥的名字“紫气东来福寿荣禄”光影展。果然不出他所料,这成为了当晚最受欢迎的一个展。

到故宫赶集

几束强光从四面八方袭来,东南角楼墙上的皇上、皇后、格格、阿哥、太监、宫女瞬间动了起来,飙起了舞技。这是故宫灯光秀《故宫有街舞》现场,坐在舞台最前面,铁面虬髯、身披红袍、戴着一副墨镜的老者是这场比赛的评委,在他身旁有一个介绍牌,上面赫然写着“钟馗”二字。

早在此前的发布会,干正就向媒体介绍了这台秀的设计理念。“《故宫有街舞》这一趴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它很好地实现了东方和西方、传统和现代的融合,现在不老爱讲跨界嘛,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跨界。”

对于钟馗担当评委,干正解释,这是他和故宫领导权衡多次后做出的选择。“钟馗在古代传说中是一个很有朋克精神的神仙,加上他本身是一个颜值主义受害者,因为皇帝嫌他长得丑,不让他做官,他就一头撞死在宫殿上。这样一个人,他在比赛中会更注重选手实力,不会看颜值说话。”干正说,“虽然我们是一个虚拟比赛,仍然要体现公平性,毕竟我们是在故宫这样一个平台,和外面那些所谓选秀节目是不一样的。”

当晚,各位选手都展现了不俗实力,最终“舞王”称号被一个擦地小太监斩获,干正认为这样的设计也非常具有现实性:“一个经常擦地的小太监,地板动作肯定要比皇帝強呀,这很符合大家对现实主义作品的呼唤和追求。”

2020年元宵灯会的另外一大创新是,把市集引入到故宫中。欧来鸭和故宫联名款口红、大米和故宫联名款耳机、白领山泉和故宫联名款矿泉水……在元宵节都会限量发售。同时故宫文化旗下最新研发的彩妆、摆件等文创产品也将在灯会现场首次亮相。这也是今年故宫灯会门票价格又被炒至新高的原因,一位黄牛就向本刊透露,他手上的一张门票就以十三万元的价格被一位投资网络大电影的老板收入囊中。

针对故宫IP产业链开发,元宵节灯会还加入了一些实体项目。比如珍妃井密室逃脱、畅音阁蹦极、延禧宫Cosplay展等。竞技元素也被干正加入到故宫灯会中——“决战紫禁之巅之打坐比赛”。当晚在午门前打坐时间最长的人,可以荣获“坐王”称号,获得和慈禧全息投影在故宫火锅店一起享用万寿菊花锅机会。据了解,此次慈禧的全息影像是由一位新锐当代艺术家借鉴毕加索超现实主义风格绘制而成,兼具西方抽象主义美感和东方古典画的写意精神。

为了灯会各项活动顺利举行,故宫还加大了安保措施。不过,这仍难以招架游客对故宫的游览热情,不少当晚值班安保人员事后都患了密集恐惧症,但凡见到黑压压一片,就开始头晕目眩。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安保接受本刊采访时,全程看地,没有正眼瞧过本刊记者一眼,之后他解释,主要是“现在已经无法直视有头发的人类”。

“笑着把梦做完”

万众瞩目的故宫因为第二届元宵节灯会再次成为了舆论焦点。

一些网友认为,故宫一直在寻找走近大众的方式,这次故宫灯会策划很贴合年轻人喜好,方式上也比去年更加多样,是一个国家博物馆该有的胸怀。

一些专家也质疑,故宫这几年风头出得有点过头了,早已背离了一个文物保护单位的本分。所谓萌化皇帝、宣扬帝王生活那些文创产品或者展览只不过是一种媚俗手段,登不了大雅之堂。这次借助传统建筑鼓吹封建迷信,更是受到不少学者的质疑。

针对这一质疑,干正当晚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我真的很冤枉,我们只是起了一个‘紫气东来福寿荣禄’的名字,至于最后为什么传成可以转运,我真是不清楚。可能是一些自媒体在故意带节奏,想黑我吧,这个我已经习惯了。”接着,他越说声调越大,“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搞成这样,真是很气人。”

整整一晚,干正的手机就不离耳朵,一个连着一个接受媒体采访,解释他的各种项目设计初衷。

直至第二天天光泛亮,他才疲惫不堪地躺在了床上。关灯之前,他还是拿起手机发了一条微博,那是一张他把自己P到唇红齿白的自拍,附文是“就算改变不了被黑的命运,也要笑着把梦做完”。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