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炮火中的加沙职场女性

来源:《看世界》 编辑: Ami 时间:2019-03-27

2007年,加沙成为激进武装组织哈马斯的大本营;备受威胁的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外围修筑了10米高的水泥隔离墙,对加沙进行了严格的封锁。加沙,从此成为世上最大的“露天监狱”。

加沙地带是一条位于巴勒斯坦西岸、西奈半岛东北部的狭长地带,面积360平方公里,有近200万人口,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地区之一。巴勒斯坦中央统计局最新数字显示,加沙地带失业率高达53.7%,贫困率为53%,约130万加沙难民依赖联合国救助维生。

在这片充满挑战的土地上,身为女性会面临更多的问题。

哈马斯当局对加沙女性有诸多管制,要求女性从小学开始戴头巾,禁止女性在公共咖啡馆吸水烟,禁止女性在没有男性亲属陪同下开车或参加社会活动。加沙女性被不断边缘化。

在被封锁之后的加沙,女性的婚龄不断提前,因为工作和旅行的机会越来越少。许多家庭寄希望于为女儿找到外地丈夫,之后顺利离开加沙地带。若加沙女性想追求优质的教育并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需要冲破的阻力可想而知,农村女性尤甚。一方面,“女性在家带娃”是大部分本地居民坚持的“加沙传统”,违背传统,意味着家庭与社区的唾弃将成家常便饭,还将遭遇难以抵挡的死亡威胁。另一方面,在高失业率与保守的社会背景下,职场女性常常要被迫在街道、办公室这样的公共空间下,面对来自异性的性骚扰和人格侮辱。

尽管如此,生活在加沙地带的女性,仍在努力过上其他地区女性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正常生活:中学生们在为学业忧虑,大学毕业生们则在创业谋生……个体在战火纷飞面前无能为力,但因为禁锢导致的贫困和窒息感,却可以通过教育与就业这种有形的反抗,为自己寻得解药。

2019年2月14日,加沙,17岁的中学生Wessal Abu Amra放学回家。她喜欢和朋友们到购物中心逛街。“尽管我们生活的地方充满战争,经济也不景气,但我们也尝试从中寻找乐趣、摆脱生活的困境。”
Wessal Abu Amra在家中陪年幼的妹妹玩耍。
17歲的Fatma Youssef是一名高中生,同时也是一名马术爱好者。“明年我就要从高中毕业了,就业压力让我感到十分焦虑。唯有当我在马背上奔驰时,才能把烦恼忘却。”
马术爱好者Fatma Youssef在家中学习。
2019年2月10日,加沙,23岁的助产护士Sara Abu Taqea(右)给新生儿称重。在获得学士学位后,她在加沙的医院找到了工作,而工作的合同期只有六个月。
2018年11月26日,18岁的Hana Abu El-Roos在店里试婚纱。她计划暑假结婚,但是在加沙的各个门店都买不齐她结婚所需的物品。
加沙街头,高中生把零食抛到嘴里。
加沙的一个公园,Wessal Abu Amra与一名穿着玩偶服装的人拍照。
27岁的Nada Rudwan(中)观看她妹妹给她拍摄的烹饪视频。她通过在网络平台发布烹饪视频赚钱。“我希望能把兴趣与工作结合,并通过互联网打破对加沙的封锁。”
Wessal Abu Amra在家中做礼拜。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