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凡尔赛宫:反射太阳王的光辉

来源:《世界博览》 编辑:何梦雨 时间:2019-04-02

没有一种艺术形式是完全出自创造者的大脑,一种艺术潮流总是时代的产物,是对之前审美风格的回应。今天,我们把法国传统的规则式庭院(formal gardening)创造者的桂冠戴到了安德烈·勒·诺特的头上。其实和他同时代的造园师克洛德·莫莱(ClaudeMollet,设计改造了巴黎的丢勒里花园)和雅克·布瓦索(JacquesBoyceau)都打造了同样风格的庭园。是什么原因让勒·诺特如此特殊,为什么他在园林建造史上如此重要呢?答案是,他是太阳王路易十六的造园师,负责建造了举世瞩目的凡尔赛宫,他得到的项目预算是谁都比上的。

凡尔赛宫今昔

凡尔赛宫建成后,欧洲各地纷纷模仿,比如瑞典的世界文化遗产卓宁霍姆皇宫(DrottningholmPalace),英国皇家的汉普顿宫,荷兰皇家的罗宫,这种法国规则式花园的风格流行了300年,19世纪的英国人依然喜爱这种式样的花园,比如说英国国会大厦的设计者查尔斯·巴里和另一位造园师威廉·尼斯菲尔德(William Nesfield)都有致敬之作,20世纪末期的家庭花园也有这种皇家园林的影子。

子爵城堡花园:造园史上的丰碑

勒·诺特的灵感来自意大利的规则式文艺复兴花园,在这些花园中,植物、景观尤其是水都得无条件服从人类的工程计划,对对称性的要求高于一切,花园主人可以从位于中心的宫殿上俯视整个园林。在花园中,装饰性和神话色彩融入其中,令人惊奇之处比比皆是。勒·諾特的花园有一点与此不同,很多意大利别墅坐落之处都要考虑抵抗什么,不管对抗的是敌人还是冷酷天气。

勒·诺特的花园建立在平原之上。他的花园更像是两种维度的,并通过水系拉伸成三种维度,花园的纵深感来自深挖的池塘和奔涌的喷泉。勒·诺特的花园就是严格的几何图案和开放空间的对比,壮观的,开放的,直线型长条花坛和蜿蜒的林丛的对比,那半规格的,高度风格化的由树篱组成的封闭空间,常常是音乐会和戏剧演出的背景。

在勒·诺特生活的时代,富有的赞助人决定了一个造园师的成败。很幸运,勒·诺特能够与接触到的每个人和睦相处,他对政治不感兴趣,但是他对跟人合作感兴趣。他会很高兴的把雇主的想法付出实践,并且通过土木工程学和园艺学,把简单的想法变成实在的建筑和花园。勒·诺特的父亲是位皇家造园师,受惠于家庭关系,勒·诺特本人也以类似的身份开始了职业生涯。

不久之后,作为花坛设计者,勒·诺特就出名了,在1635年之前,他一直在卢森堡宫为法国的奥尔良伯爵工作。勒·诺特还是一位杰出的室内装饰画家(这一点和英国造园师威廉·肯特很像),很受当时时髦建筑师的欢迎。1643年,年轻的路易十六登基,授予勒·诺特一个兼职的行政职位,主要处理一些与花园相关的事宜,但是他还是在履行与别人的造园合约,名气也越来越大。

勒·诺特的职业生涯中,为路易十六的财政部长尼古拉斯·富凯建造了沃勒维孔特城堡(Vaux le Vicomte,也叫子爵城堡)花园堪称丰碑之作。这是他巅峰时期的作品,1657年花园开始建造的时候诺特44岁。子爵城堡花园规模宏大,视野开阔,即使是今天,子爵城堡也是法国伟大的(可能还是最伟大的)历史庭园。以令人震惊的对称性,宽阔的河道和精致的喷泉著称于世。为此处别墅和花园富凯花费了巨资。

1661年富凯在此地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宴会,年轻的路易十六作为荣誉嘉宾出席,结果这成了富凯最后的欢宴。路易十六这个狡猾的善妒的政治家,在子爵城堡花园中看到了富凯的傲慢自大,当然了还有贪污公款的腐败行为。富凯被扔进了监狱,花园失去了光彩。勒·诺特没有被富凯牵连,作为战利品,被路易十六派到了离巴黎20公里远的凡尔赛,去创造更大的辉煌,这处宏伟的皇家园林直到1700年,勒·诺特去世时还没有完工。

凡尔赛宫:伟大的实验

凡尔赛宫建造的目的就是炫耀路易十六的权势,让整个世界,尤其是法国贵族们心悦诚服。那些法国世袭贵族之前住在外省,路易十六逐渐都把他们都安置在巴黎,至于国王的眼皮子底下。建造凡尔赛就是路易十六确保自己统治秩序的一种方式,花园就是这种政治秩序的实际象征。凡尔赛宫的中心点就是国王的卧室。

在路易十六的大手笔之下,凡尔赛从一处国王狩猎时住的小屋变成了地球上最伟大的宫殿,发展起了新的城镇和很多小型宅邸。这片毫无希望的瘴气弥漫的沼泽地,变成了1500米长,62米宽的大运河,和有着盆地、喷泉、森林和牧场的美丽景观。这里的一切都是绝对对称的,所有的工作都是利用炸药和手工来完成了,虽然更熟悉防御工事的士兵是主要劳力,但是建造过程中还是经常出现崩塌的情况,劳工的伤亡率惊人。花园中种植的植物也是数量惊人,42000棵榆树和600棵核桃树是从水路从佛兰德斯(中世纪欧洲一伯爵领地,包括现比利时的东佛兰德省和西佛兰德省以及法国北部部分地区)运来的,2600棵橘子树为花园带来芬芳。

路易十六有时候会和勒·诺特一起巡视花园,就像他巡查军队,计划扩张或者巡查附近的新房产一样,有时候他还亲自动手做些修剪工作,时而还会带领重要的访客在凡尔赛宫的花园中游玩,甚至还写了一本导游手册。对很多设计师来说,路易十六是最难对付的障碍,是噩梦般的主顾,但是大多数时候勒·诺特都能应付。如果说子爵城堡花园是一件统一的艺术品,那凡尔赛则是伟大的实验,是永恒的扩张和造园师的重新自我发现。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