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一颗车厘子的环球之旅

来源:《看天下》 编辑:张惠兰 左璐 时间:2019-04-22

2013 年12 月20日,智利圣地亚哥以南约300公里处的塔尔卡,SanClemente 公司的工人们在清洗樱桃(@视觉中国 图)

深吸一口气,安东尼奥·沃克(Antonio Walker)把最后一箱车厘子搬入了冷藏柜。2018年11月22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以南100公里外的雷基诺阿城,智利農业部部长颇具仪式感的一搬之后,这些车厘子开始了一场长达20-40天的海上漫游,最终抵达中国。

“能够正式开启这种水果的出口季,是一件十分激动人心的事情。”沃克对在场媒体说道,脸上却带着一丝倦容。

一周前,一场冰雹袭击了智利中部的O’Higgins和Maule地区——都是重要的车厘子产区。

这场冰雹也让身在智利的郭金彪捏了一把汗。他是北京宏万通商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从事水果进口已有十多个年头。这是他奔赴智利采购车厘子的第五年,从2018年10月初抵达智利开始,郭金彪跑遍了各大车厘子产区,“如果说没有这场冰雹的话,去年(整个智利的)产量会增高10%”。

生鲜电商时代,中国消费者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新鲜的车厘子,3-5月主要产自国内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6-8月来自美国,而12月至次年3月,元旦、春节、元宵节期间的销售主力,来自智利。

事实证明,作为智利全球第一大贸易伙伴、车厘子最大出口市场,中国没有让智利失望。“26岁,月薪一万,吃不起车厘子”的哀怨,没有浇灭向往“车厘子自由”的中国人的消费热情。多名受访者告诉本刊,冰雹导致的少量减产带来的,是更为凸显的供不应求。

根据生鲜电商每日优鲜发布的《2019生鲜年货消费报告》,春节期间,平台内智利车厘子的销量较之2018年同比暴涨了32倍——智利方面统计,出口的车厘子有83.75%进了中国人的胃。

地球另一端

郭金彪的第一批货,在沃克宣布开启出口季的三天后,从首都圣地亚哥西北约100公里外的瓦尔帕莱索港(Valparaíso)出发了。为了应对日益庞大的中国市场,据《经济观察报》报道,这个季度有三家智利航运公司开了快船航线。

22-23天后,郭金彪精挑细选的车厘子,抵达香港,由深圳入关,经两天陆运,直抵北京库房。

智利是地理距离中国最远的国家之一。

从世界地图上看,你可能很难注意到这个“徜徉”于太平洋东南一角的狭长国度。智利国土面积约和中国青海一省相当,南北长4270公里,东西最窄处却不过177公里。东部是绵延纵贯南美的安第斯山脉,西面滨海,北部的阿塔卡玛沙漠有“地球上的火星”之称,最南部冰川遍布,为智利水果形成了隔绝病虫害的天然屏障。

但直到世纪初,智利都还是名不见经传的水果出口小国。美国农业部的报告显示,过去二十年间,智利车厘子种植面积以每年9%的速度递增。

事实上,推开内地进口车厘子市场大门的,是美国人。据说,当初为了和同季上市的中国本土樱桃作区分,以便打开销路,美国樱桃协会特意把“樱桃”(cherry)直接音译为“车厘子”(另一说是内地商人取粤语发音音译叫开的)。

在内地水果市场,改名换姓并不算新招数,就如“奇异果”之于“猕猴桃”、“黑布林”之于“李子”、“蛇果”之于“红苹果”等等。可是据界面新闻的报道,美国车厘子早期的推广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因为价格过于昂贵。

2008年,中国和智利签署了《关于智利樱桃、李子输华检疫议定书》,智利车厘子也得以获准进入中国市场。和夏季上市,需要面对国产樱桃竞争的美国车厘子不同,来自南半球的智利车厘子上市时间正值中国的冬季,因而拥有了“前辈”美国车厘子不具备的反季节优势。但和前者相比,彼时智利车厘子口感较差,且长途运输保存较难,也没能“一炮打响”。

事实上,有生鲜平台分析称,与榴莲、山竹、蓝莓等进口水果相比,车厘子天生就带有爆款体质。首先,它口感脆甜,受众接受度高;更关键的原因在于,车厘子便于清洗和食用,颗粒状又让它兼备社交和分享的场景,在短时间内就能吃完。相比之下,其他水果要么口味偏小众,要么吃完需要收拾果皮果汁,为“走红”竖起了一道屏障。

随着中国电商特别是生鲜电商业发展,时间到了。

郭金彪告诉本刊,早在智利车厘子获准进入中国之初,他们公司就开始采购了,主要通过国内的进口商小量进货。2014年,他突然发现智利车厘子的需求有了明显增长,这才开始飞赴智利本地直接采购。

另一边,智利果农对市场的嗅觉十分灵敏。2017年,郭金彪在智利考察采购期间,坐车时曾见道路两旁大面积红提、苹果树遭砍伐,身边的智利合作方告诉他,果农们是在把土地留出来种车厘子。种植面积扩大,产区由智利中部向南北扩延的同时,口感欠佳的品种也被不断淘汰,早期的“柔荡”(Royal Dawn)等品种,被口感、糖度、新鲜度更好的“宾莹”(Bing)、“拉宾”(Lapins)等淘汰,智利车厘子的总体品质改善显著。

“车厘子自由”

每年冬季购买一箱车厘子存在冰箱里慢慢吃,已经成为张晶生活中颇有仪式感的一件事,她将其形容为“犒劳一下自己”。虽然价格不菲,但“一想到每年可以吃车厘子的时间比较少,而又刚好在过年期间,就不会心疼了”。

“其实这个背后主要还是消费力。”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室主任岳云霞分析,“比如说智利车厘子一百来块钱一斤,便宜的时候八九十块钱一斤,到今天我们觉得好像可以接受,但是你往前推十来年、二十年,可能大家就舍不得。别说这个了,我们国产的黑樱桃,六十块钱一斤,绝大部分家庭也舍不得。”

上一篇:同游
下一篇:拉美作家的中国魔幻之旅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