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黄海波 中途跌倒以后(2)

来源:《看天下》 编辑:李莎 时间:2019-04-22

当年出事的时候,《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还没有拍完。没有像多数资方一样,为了减小损失,换人或者减掉他的戏份,剧组全面停摆,等了黄海波两年。2016年8月22日——黄海波清楚记得这个日子,他回到《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剧组,完成他迄今为止的最后一个角色。进组前的三个月,黄海波每天都去健身,想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他太感动了,“全组一个不落,都回来了”。他的眼圈已经泛红,但语调始终高昂,“这个恩我永远都欠着”。

剧组里,大家默契地对两年前的事闭口不提,所有拍摄在平静中结束。又两年多过去了,这部剧的播出之日还是遥遥无期。黄海波的心里很过意不去,“只有这个戏播出了,你才能够有这么一个所谓的报恩吧……”他总是在提出事后,身边人的不离不弃,几次哽咽。

“那有很寒心的时候吗?”

“没有什么好寒心的时候。因为还能坏到哪里去呢?”

人生一万米

黄海波不再那么紧张了。孩子周岁时,他们请了180多人来庆祝——原本计划300多人,但左想右想,还是得低调行事,又删去近一半,在一个不显眼的餐厅,吃了顿饭。之后再没有办过隆重的仪式。

“现在是有了两个永远的职业,特别棒的,一个角色的名字叫丈夫,一个角色的名字叫父亲,现在每天都是重新演出,可得演好了,人生完全不同了。”说到底,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傳统中国男人。他从没想过让孩子在美国出生,妻子怀孕后就回国待产。甚至直接说:“我就觉得哪里都不如家好。”

“我太感恩了,太感恩了。”谈到妻子和儿子,黄海波反复在说这句话。他总是在想怎么能报答这两份“恩典”。就这样,开始了公益事业,今年已经是第五年。

先是在2015年,拍了一部纪念抗战老兵的公益短片,然后又到北京儿童福利院捐钱捐物。还是觉得不够,托在青海的朋友,匿名给12个藏区的贫困学生捐钱。就这样捐了4年,朋友劝他到青海去见见孩子,黄海波还是犹豫不定。

去年,黄海波过得并不容易。清明节前,父亲因免疫力低下引发脑炎,在天坛医院ICU病房住了20天。这期间,他住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我距离我父亲就几米,中间是太平间。”他比划着那段距离,说自己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儿”,“人这一辈子的生死就是这么一点事儿,吃吃喝喝就是这么一点事儿”。父亲有惊无险,平安出院。黄海波决定动身前往青海。

四年里,他资助的孩子,有的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西宁师范大学;有的进入护理学校,是准白衣天使;也有人因为家庭原因,放弃学业,想学开车做司机……

黄海波带着四个摄影师一起到达青海,拍了他和这些孩子的故事。一个演员,或者说曾经的演员,在陷入非议后,讲起自己的公益事业,听起来实在有作秀的嫌疑。黄海波自己也不讳言,“一次你说我,两次你说我,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次,你还说我 吗?”

他终于讲起在沉寂了四年多以后,突然愿意面对媒体的原因:一个叫文毛的藏族女孩,家里靠父亲挖虫草过活,正在玉树当地的护理学校学习,她告诉黄海波,自己的梦想是入伍当女兵。黄海波出身于军人家庭,一直把参军视为非常伟大的事,“我没有那么大力气,让一个藏区孩子去当兵,一个地区只有三个名额,哪就轮上这么个家境的女孩?我不拍一个视频的东西推推,接受接受你采访,聊聊他们,你说我怎么帮?”

“所以并不是为了要复出拍戏?”

“演员这个事基本上就已经……”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未来的规划是做导演,“我得谋生,我这一家人得活下去”。

早上和妻子一起送孩子上幼儿园,然后到公司上班,在一间小办公室里,和同事一起规划新项目,傍晚去接孩子,这基本上就是他一天的活动日程。

偶尔会和妻子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产生小的争执。妻子像很多中国家长一样,信奉“不能输在起跑线上”,黄海波不同意,“人生一万米,我不想我儿子还没跑到一半的时候,被人用担架抬下场。”

他曾是被抬下场的那个,“我原来跑得太快了,我摔倒了,摔得我真疼。有人把我扶起来了,我自己也扶了,我坐在那里养养伤,我抹一点紫药水,疏通疏通筋骨,我只跑了四千米,我还有六千米要跑……”

“所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无法绕开的问题。

黄海波挠了挠头皮,前额的头发已经被挠乱,“如果说在去年的6月份(父亲康复前),你问我,我可能还会说说。我觉得现在根本说不了……不是我想刻意去忘记,就是它已经从我这里完全飞出去了,它不在了。”他摸着自己的头顶。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