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当日本外交遭遇亚洲崛起

来源:《新民周刊》 编辑:未知 时间:2019-04-29

中日关系,是全球最复杂的双边关系之一。中日两国彼此存在一种非常的“对方情结”。这种“情结”造成无数敏感与无数故事,这些都要求双方外交人员具有高度智慧与丰富情商。两国外交人员既有可能面临惊天巨浪,也有可能遇到许多温馨。不论如何,对双方外交人员来说,如能胜任中日外交或日中外交,或可名列世界最优秀外交家之列。

今天中日均面临百年大变局的考验。从中日各自内部来看,双方都面临经济社会重大转折。从世界范围看,中日作为世界第二第三经济大国,对世界经济以及自由贸易的稳定与发展,责任重大。今年,G20将在日本举行,中国国家领导人可能访日。届时,中日领导人将会面。最近数年,中日关系持续向好,但是,双方关系的许多问题并未根本解决,国民感情仍有隔阂,如何将中日关系推向更高水平,对双方领导人来说都是重要课题。

上次中国国家首脑对日本的访问是2008年。从2008年至今,尽管两国领导人在国际场合有过若干会晤,此外去年安倍也相隔7年首次作为国家首脑访华,但中国领导人访日,还要留待今年。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年中国领导人的来日以及可能的对日国事访问,对发展中日关系来说是一次极为宝贵的机会。

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以及战后秩序的一环,日本与美国形成了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不论在过去还是在今天,这种关系都规定了日本外交的方向与可能。另一方面,不论日本的自由主义者或是保守层,都没有忘记争取摆脱战后秩序对日本的束缚,这种努力至今存在。在战后74年的历史中,日本政府不断谋求与美国实现“平等的伙伴关系”。这些努力,即使到今天也没有中断。

很久以前,日本政界以及社会内部存在日美、日中关系应该成为“日本外交的两轮”或“日美、日中外交等边三角形论”,但是这些论点都在“参拜”“购岛”风波冲击下销声匿迹。目前日本已经进入超高龄时代,社会的“安心”“安定”“安全”倾向日益崛起,在外交领域日本日益呈现保守态势。

這些年,日本外交深受两种结构制约。一种是日美安保为核心的外交框架。在这个框架下,日本事事要考虑美国意志,与美国协调同步。另一种结构是思维与行为方式,或说是一种政治心理定式。近代150年以及战后70余年,日本一直“以西方为目标”。这种“定式”铸造了现代日本精神世界。上述的外交框架与“定式”,奠定了今天日本外交政治正确的标准。今天的中国对日外交,必须认真思考,估量上述“政治正确”的框架或“定式”。

冷战时代,一个隔绝分裂的亚洲是日本发展的前提。在那个时代,日本构筑的经济结构以及形成的思维方式在后冷战时代出现巨大不适。但在21世纪的大变局时代,日本认识到,一个蓬勃发展,欣欣向荣的亚洲,对日本是机遇。日本也在努力理解这场大变局的意义,并思考对策。

本世纪初,日本的亚洲思考仅是如何走出去,但今天日本还面临一个如何“请进来”的问题。日本为吸收亚洲发展红利,不但吸收亚洲投资,也在吸收亚洲的人力资源。日本政府计划把目前每年2000余万外国访日游客增加到6000万人次。这些都要求日本必须改变自己的经济结构以及社会观念。与此同时,日本政治外交也必须进行更多调整,以适应亚洲崛起的现实。

日前,程永华驻日大使即将卸任,后任为著名日本通孔玄佑。人们期待新大使的到来。今年中日之间将有重要的高访,希望中日关系能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能在新时代别开生面。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