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守护“上海最后的处女地”

来源:《新民周刊》 编辑:阙政 时间:2019-05-28

有句话说:生态环境好不好,就要看鸟的翅膀往哪里飞、鱼的尾巴往哪儿游。

从浦东国际机场附近的三甲港码头出发,乘快艇大约一小时后,就能见到一大片葱茏之地:芦苇丛透着新绿,过冬的雁鸭刚刚离去,湿地泥坑里的蛸蜞已经时不时探出头来。珍稀的野鸟从空中掠过,翅膀画出漂亮的弧形……这里,就是被称为“上海最后的处女地”的九段沙湿地。

机场的鸟儿们有了新家

“九段沙”位于长江河口和东海交汇处,分别与浦东和横沙岛隔水相望。名为“九段”,其实主要由上沙、中沙、下沙、江亚南沙四个沙体及附近浅水水域组成,总面积420.2平方公里,大约是浦东新区面积的三分之一。

这个面积庞大的湿地,实际上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才初初显山露水——滚滚长江所裹带的泥沙,在泾、潮流的交汇耦合作用下,在长江入海口,冲积形成了这块河心沙洲湿地。上世纪90年代,上海市政府决定在浦东修建国际机场,并采纳了华东师范大学陈吉余院士提出的利用沿海滩涂建造机场的建议。这一建议使得原设计规划修建的机场东移640米,少征熟地7488亩,为国家节省投资3.6亿元。

与此同时,一项生态工程也开展起来——原本栖息于浦东机场区域滩涂的鸟类需要一个新家,而距离机场十多公里的九段沙湿地,恰恰是鸟类生存空间置换的理想之处。在机场指挥部支持下,华东师范大学运用生态工程原理,在九段沙实施种青促淤引鸟工程。工程开展的第一年,九段沙滩面就淤高35厘米,候鸟种数增加24%,实现了大型建设工程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和谐共存。

2000年3月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建立“上海市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2005年7月23日,国务院批准建立“上海市九段沙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同时,为了对湿地加强保护和管理,2000年8月8日,成立上海市九段沙濕地自然保护区管理署。前任署长孙瑛后来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她在九段沙拓荒的十多年经历也被改编成微电影《湿地守护者》。

“创业之初,异常艰苦,天蒙蒙亮就出海、天墨墨黑才回来,而且还要涉过没膝深的海水才能上下岛,被渔民戏谑地称为‘两头不见亮、两头不着地’的人。”孙瑛回忆道,“跑这来,明摆着自讨苦吃!”但她没有退缩,凭着一腔热情和执着,孙瑛和同事们将大好的青春都花在了守卫长江口的这片沙洲上,扎根湿地,一待就是14年。

“既然选择了,就要担当。为了掌握湿地资源状况的第一手资料,我多次亲自组织并上岛科考。一次,正逢隆冬,就连常年在海上漂泊的船老大都劝我,‘吃不消,我们撤吧’。我很婉转地回答:‘这种天气,一般是不会有人上岛科考,也很难掌握这种天气条件的资源情况。’最后,我们克服困难,圆满完成了这次科考。”

十多年的本底调查和日常监测,让九段沙走出了一条“以科研为引领,促内涵全面发展”的保护发展之路。

记者来到位于博山东路上的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署,迎面就见到一排生态长廊,陈列着九段沙珍稀鸟禽类的模型标本。时至今日,从最初成立的3人发展到管理部门齐全的20多人团队,队伍升级的同时,管理也在升级。

数百种珍稀动植物大保护

九段沙湿地和崇明东滩就像是上海的“左右肾”,守护着城市的生态健康。

“这里咸淡水交汇,是长江江海洄游性动物的必经之途,又是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路线上的重要停歇点和中国海岸线的中点,是国际上重要的生态敏感区之一。同时,由于长江独特的水文特征和海水潮汐顶托的共同作用,九段沙湿地已成为长江河口诸多湿地中面积最大、淤涨速度最快的一个沙岛,也是原生性极强的新生湿地生态系统,地理位置独特,生物资源丰富,具有典型的河口型湿地的生物多样性特征、巨大的生态服务功能和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管理署相关负责人告诉《新民周刊》,“九段沙的生物资源非常丰富,区域内生活着大量的珍稀濒危生物——截至2018年底,我们一共记录到有底栖硅藻64种;海三棱藨草、芦苇等高等植物63种;昆虫403种;大型底栖动物115种;鱼类135种,国家级保护鱼类5种,经济鱼类繁多;鸟类210种,国家一级保护鸟类3种,二级保护鸟类23种,在210种鸟类中,有132种被列入中日候鸟保护协定,有52种被列入中澳候鸟保护协定”。

近年来,国家最高层面多次提出长江要由大开发转向大保护。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主持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强调,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子。

九段沙的保护已经持续了将近20年。管理署研发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岛上每天都会有专人巡逻,对鸟类进行日常监测,用多年积累的科研数据来为管理提供更多参考。“每年秋冬季节,我们还会对雁鸭类进行‘环志’。环志是给鸟类套上金属环后放飞,金属环上都有唯一的编号,就像是给鸟类制作身份证一样,为了使环志的鸟类在野外更容易被发现,研究人员还会根据鸟类不同的生理特点为它们佩戴彩色标志,比如给雁鸭类佩戴鼻环,在天鹅、雁类颈部套上颈环,鸻鹬类涉禽的腿很长,可以给它们的腿上戴上旗标,还有的会做上翅标。”

2013年12月16日,观鸟爱好者在台湾官田区的水雉生态教育园区观察到一只带有鼻环的针尾鸭,鼻环为橘红色,带有黑色字母和数字编码,经单筒望远镜辨认为A22。经确认,这只针尾鸭正是来自于上海九段沙湿地——这个回收记录证明了此前工作人员的假想:这种鸭群在前往台湾越冬过程中,曾经在上海沿海地区有所停留。

上一篇:一块特殊的“人工湿地”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