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为偶像“做数据”的星援倒掉了

来源:《看天下》 编辑:邵毛毛 时间:2019-07-08

五棵松体育馆,人气歌手鹿晗在粉丝的灯牌海中现场演唱《致爱》。

当负责抓捕的民警冲进室内时,星援团队甚至还在进行系统的日常维护。

几台电脑加上零散的文件,在这个仅有70平方米、看似普通的办公室里,星援团队为全国各地的“数据女工”提供着服务。

星援APP在2018年7月正式上线,切入粉丝为偶像“做数据”这一刚需,提供多个微博账号同时绑定、转发等功能,粉丝可以通过付费换取更多服务。

6月10日,公安部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星援APP被查,该软件也是2018年蔡徐坤新歌视频1亿转发量的幕后“黑手”。据报道,星援APP疯狂牟利,应粉丝刷流量需求在半年内吸金八百余万元。

目前,星援APP负责人已被北京丰台检察院批捕。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流量艺人的数据造假问题上。与此同时,在这个极端事件中,粉丝平台所面临的困境被具象化。

机会来了

粉丝平台面对的是一个具有巨大潜力和旺盛消费需求的市場。入场的玩家们也试图抓住机会在追星这个细分市场取得竞争优势。

丁杰被震撼到了,当她在签售会上亲眼目睹一名偶像歌手在一个小时里卖出100万元左右的周边。这让从来没有追星经验的丁杰直接感受到粉丝们强大的消费能力。

2014年,受韩流文化影响,国内偶像产业进一步地发展。彼时,明星专辑和周边的销售大部分通过歌迷会完成,但这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涉及大量现金交易时的繁琐工作。丁杰想提供一款工具解决这个问题,并推出Owhat。在Owhat最初的版本中,产品功能非常简单,就是帮助粉丝会在平台直接完成大批量专辑购买相关的统计、授权。

随着粉丝数量、热情不断高涨,资本也开始关注到这个市场。2016年年底,Owhat获得来自太合音乐的数千万A+轮融资;2017年,上线三年、早期专注明星行程追踪的“爱豆”完成数千万B轮融资,投资方为盛美文化产业基金、经纬中国等。此后,市场上陆续出现二十多个粉丝平台,围绕着粉丝群体对偶像内容、打榜、应援等方面的特定需求,这些粉丝平台各自找到进入市场的切口。

2016年上线的超级星饭团主打“实时推送明星在社交平台动态信息”的功能,在团队看来,将散落在不同平台的明星信息聚合起来,以便快速获取是粉丝们的一大诉求。

“星小班”则选择为粉丝提供追星应援服务。当时,以“归国四子”为典型代表,C端流量一度被视为艺人商业价值的重要评判标准。粉丝们更是坚信C端数据或声量能够向品牌方、制作方证明偶像的价值和行业影响力。于是,粉丝们热衷于在重要时间节点用真金白银为偶像策划一场场声势浩大的应援活动。

“吸引粉丝使用的关键就是提供他们需要的功能。”丁杰想得很清楚。在偶像市场以音乐团队为主的情况下,Owhat的服务主要便是代买专辑、周边产品等。为此,Owhat后续专门建立仓库和配货、物流体系。针对粉丝众筹过程中的透明、安全问题,Owhat还专门组建风控部门,对粉丝会管理员进行包括个人真实资料、紧急联络人、担保人、家庭、工作信息等多个维度审核。满足需求且保证安全性的服务让Owhat吸引了超过5000个粉丝站入驻。

受限于偶像市场的发展,在2014年的创业热潮后,面向粉丝提供第三方服务的领域一直没有出现足够声量和体量的公司,甚至是在竞争中逐渐走向同质化——几乎每一家粉丝平台都有关于应援、资讯、商品购买等方面的业务。但在去年,新的机会到来了。

“制造数据”,饭圈共识

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档偶像选拔类综艺的播出及引发的热潮,给偶像产业带来生机。作为产业链其中一个环节,粉丝平台们也迎来规模更大的用户群体涌入。仅《偶像练习生》这一个节目,就让星小班注册用户在一个月内增长了24万。

但星小班创始人郑明贵发现,粉丝们在平台上的留存率很低。毕竟,应援资源的购买是相对低频的行为。他意识到,必须马上提供新服务,增强粉丝使用平台的频次。最终,他选择的是推出“一键打榜”这一具有强工具属性的功能。

在他看来,工具刚需性越强,粉丝留存率就越高。此外,选择增加“一键打榜”功能的背景是,“打榜”已经成为粉丝的基础工作。伴随着“偶像元年”到来,更加激烈的偶像市场竞争,让粉丝内部将“流量等同商业价值”的逻辑进一步放大。同时,在包括品牌方、制作方、平台的默认甚至推波助澜中,“制造数据”成为一种饭圈共识。

这种对数据的迷恋体现在包括音乐专辑、演唱会活动、代言产品等实际商品的消费上,更体现在对“打榜”这种虚拟内容的追逐上。

有媒体曾统计,粉丝目前需要日常参与打榜的榜单包括微博明星榜、doki星耀榜、百度贴吧爱豆人气榜在内的25个主榜单、77个子榜单。

不同于在日韩娱乐产业中音乐相关的打榜对应实际销售或行业奖项的评判,在国内,比赛之外,粉丝对充满注水含义甚至无意义榜单的看重,更接近一种对“精神胜利”和“集体情绪满足”的追求。

星援应运而生。这款软件在粉丝圈使用极为广泛,具体操作上,就是用户通过这个APP直接登录其新浪微博账号,充钱开通会员后,便可以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下绑定多个微博小号,数量从几十个到几千个不等。然后,可以在这些账号上实现转发、点赞、评论,数据量翻倍。

2018年4月,星援曾被微博安全部门点名,其官方微博也被封禁。随后,星援转战微信公众号,并回应粉丝称被点名事件是“违规,不违法”。

2018年8月,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出现“过亿转发量”,进而引发“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争议。10个月后,这个为“流量注水”的幕后应援APP被警方查封。

上一篇:电动牙刷暴利营销术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