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在育儿这场战争上,我无路可退

来源:《看天下》 编辑:蔡美儿 时间:2019-07-08

在露露自己动手剪掉头发的第二天,我带她去了一家美发店。一路上,我们在车里没有怎么说话。我的脑子里有许多想法,让我的神经像上了发条一样紧绷着。

“她怎么啦?”理发师问道。“她自个儿剪的。”我解释说,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在她的头发长长之前,你有什么办法让她好看一点儿吗?”

“哇——你为自己做了件实实在在的事情,宝贝儿。”女理发师说, 她用惊异的眼光打量着露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呀?”

“哦,这主要是一种对抗我妈妈的青春期毁灭性行为。”我猜露露也许会这样说。她肯定掌握这样的词汇,并有着之所以这样做的自我意识。

可是露露却用愉悦的声音回答:“我试着剪出层次来,可最终还是搞砸了。”

回到家后,我对露露说:“露露,你知道妈妈爱你,妈妈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你,为了你的将来。”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做作,露露一定颇有同感,因为她以一种平淡的、麻木不仁的口气答道:“那真是太好了。”

虎妈,美国耶鲁大学的华裔教授蔡美儿。

一败涂地

杰德的50岁大寿到了。我张罗了一个生日聚会,准备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我邀请了他童年时代的老朋友,其他每个人生阶段的朋友也无一遗漏。我还要求他们每个人都得带来一个有关杰德的趣事。提前好几个星期,我就布置索菲娅和露露撰写给爸爸的生日贺词。

“不能随随便便地交差,”我要求说,“一定要寓意深刻,不能只是一些乏味的陈词滥调。”

索菲娅马上就动手去做。她像往常那样,全然没有向我请教或征询我的建议。而露露却说:“ 我可不想写什么贺词。”

“你必须给爸爸写贺词。”我回答。

“像我这种年龄的人,没人会为别人敬酒,再献上什么贺词。”露露不以为然地说。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家教。”我答道。

“你知道这样说有多么离谱吗?他们并不是没有家教。”露露说, 然后又反问道,“什么是‘没有家教’?”

“露露,你实在是不知好歹。我像你那么大时,马不停蹄地做事儿。我为妹妹们搭建了一座树屋,因为父亲要求我这么做。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会照办,这也是我为什么会使用电锯。我还建了座蜂鸟屋;担当埃尔瑟利托报刊社的送报人,脖子上挂着一个重达40多斤、塞满了报纸的布袋,步行8千米把报纸送到客户手中。可是看看你——你已经拥有了种种机会和特权,你从来就不用穿商标上有4根斜杠而不是3根斜杠的阿迪达斯冒牌货。可你连为父亲写个贺词这样的小事儿都不肯做,这太让人恶心了。”

“我不想写贺词。”露露依旧执拗地说。

我使出浑身解数,搜肠刮肚地想尽一切办法来威胁她、贿赂她、启发她、羞辱她,答应在写作时帮她出谋划策。我向她发出最后通牒,深知这是我们母女间一场关键的战役。

杰德的生日聚会到来时,索菲娅交上了一篇迷你版的杰作。脚蹬高跟鞋,身高1.7米高的16岁女孩,用她的聪明才智令众人刮目相看。她在生日贺词中完美地抓住了父親生命中的闪光点,用轻松诙谐的笔法,表达了对父亲的赞美。后来,我的朋友亚历克西斯对我说:“索菲娅的表现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我点着头赞同地说:“她的贺词的确很棒。”

“是的,毫无疑问……但这并不是我想说的。”亚历克西斯说,“我不知道有谁能真正地了解索菲娅,她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总是努力去做那些为你们家光宗耀祖的事情,而露露则是个可爱迷人的女孩。”

“可爱迷人”?我现在一点儿也没有这种感觉。在索菲娅发表生日贺词的时候,露露站在姐姐身旁,殷勤地微笑着。她没有准备贺词,也拒绝哪怕是开口说上一个字。

我的努力一败涂地!这竟是我的第一次失利。经过了那么多家庭内部的矛盾冲突和纷争,我从来没有遭遇过失败——至少是在重要的问题上。

这种公然的违抗和不敬激怒了我。我的愤怒在内心里积聚,而我并没有将它们全部释放。“你为这个家庭、为你自己带来了耻辱,”我对露露说,“你难道要带着自己的错误度过自己的余生吗?”

露露反驳说:“你就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你已经有了一个对你唯命是从的女儿,为什么还需要加上我?”

现在,我感觉我们母女之间好似竖起了一堵墙。

苦中作乐

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曾野蛮地激战,但最后总能握手言欢。我们依偎在她的或我的床上,亲密地相拥,并模仿曾经令我们面红耳赤的争吵,咯咯地笑个不停。而我说话的口吻完全不像一个母亲,比如,“我很快就要死了”或“我不相信你如此爱我,爱到让我心疼”。而露露则会笑着说:“妈咪!你太奇怪了!”

现在,露露在夜里不再进我的房间。她的愤怒不只是冲我发泄,也殃及杰德和索菲娅。越来越多的时间里,她把自己紧锁在闺房里。

别以为我没有努力去争取露露。在我不生气或没有与露露发生争吵的时候,我尽力做一切我能做的事情。

一次,我对露露说:“嗨,露露!让我们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做一些完全不同的有趣的事情吧——比如搞一次车库拍卖会。”我们真的做了,净赚241.35美元。拍卖会的确很开心,但它并没有改变我们的生活。

另一次,我建议她去上电子小提琴课。她去了,而且似乎很喜欢。可在我为她预订第二次课程时,她却告诉我,“傻乎乎的,没劲透了”,随之也就放弃了。不久之后,我们又重新陷入相互的敌意中。

可是作为总是让对方感觉不爽的两个人,露露和我在一起度过了许多时光(尽管我不会真正地将它们看作美好时光)。下面就是我们平常的周末训练日程: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