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夏天的第一口冰啤酒

来源:《看天下》 编辑:张佳玮 时间:2019-07-08

张佳玮

法国有位菲利普·德朗先生,写过一本《第一口啤酒的滋味》,描述属于他的细微美学,甚至提到了“之后的每一口,都是为了忘记第一口”。

我就没想那么多。对我而言,第一口啤酒的滋味,甚至不太重要。在夏天,重要的是第一口冰饮的感觉——冰可乐也好,冰气泡水也好,冰镇白葡萄酒也好。

古龙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里说过句话,大概意思是:再糟糕的茶,只要是滚烫的,就能喝得下去。滚烫的茶就像年轻的女孩子,总不会让人不喜欢

当然,冰啤酒最好。

我以前爱喝冰可乐,后来发现不大妙。冰可乐入口很棒,很甜,很快乐。但太虚浮了。大量气泡产生,口味又甜,会让人觉得远水不解近渴。你明明喝到了凉意与甜美,但并不解渴。实际上,喝完一罐可乐,你会觉得自己喝了许多东西——但渴意似乎并没有解除。好像那一罐液体只给你一种虚空的安慰,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

冰气泡水有种不太甜美的余韵——不习惯的人可以加一点柠檬。冰啤酒,哪怕是劣酒,也有点粗粝刺人的苦味。这份轻微的灼刺感,在冰镇后喝来,意外地让人舒适。

喝几大口可乐,你会想停下来休息;冰气泡水或冰啤酒,因为这份灼刺,你会想无休止地喝下去,用新的这一口来抚平前一口的苦味。

直到喝完,直到冰凉浸透你的口腔,你鼻腔吸气都觉得清爽许多,你的太阳穴开始有种让人晕眩的刺痛。重要的不是滋味,是能让你一口气喝下去的快乐。

在阳光明亮的夏季,白沙滩般的街道反射得你眼睛都睁不开。这时你会想钻进一处有阴影的室内,看着玻璃长窗外的街道。明绿色的树荫眼看要烧起来了。你看着街上躺着的狗儿都感同身受地与它一起感到炎热。明明室内灯火通明,你却只觉得室内一片幽暗——因为窗外的阳光太灼热了。

这时候,你就只会想要一杯冰气泡水,或者一杯冰啤酒。

德国人会希望有一杯黑啤,搭配猪手和酸菜;英国人会希望要味道清新、酒体轻盈的小麦啤酒,来搭配奶油贻贝;法国东部的人也许会要一杯味道醇厚的淡金啤酒,搭配鸡肉;意大利人大概会要一杯浓厚幽暗、香料味十足的双料啤酒,配红肉或黑肉;比利时人可能会要一杯口味偏酸、果味浓郁的拉比克啤酒,搭配草莓。

但你那时不会想要那么多。

你只想一杯最简单的啤酒,只要冰得透了,冰得简直没味道也无所谓,只要那点清爽的苦味能刺激你的口腔,让你脊背发凉、鸡皮疙瘩林立。你不太在意麦香或果味,只要先过了这一口再说。这一口就源源不断,咕嘟咕嘟,直到你半张着嘴,大大地呼一口气。呼。这是最后的仪式:是已经和啤酒合二为一的你,对夏天发出的宣战口号:来吧,再热我也不怕了!你的大脑仿佛整个降温了。你的身体还在与酷暑做斗争,你的意识却已经冷静甚至冷酷了。喝冰可樂会让人有扶摇直上的快乐,喝冰啤酒会让人喘过一口气后,依然在原地——你只是从昏聩的酷暑里解脱出来了。

这就是第一口冰啤酒。甚至不需要滋味,只需要是冰的,是啤酒,就行。

古龙在《多情剑客无情剑》里说过句话,大概意思是:再糟糕的茶,只要是滚烫的,就能喝得下去。滚烫的茶就像年轻的女孩子,总不会让人不喜欢。

借他这句话:啤酒只要是冰冷的,总是好的。尤其是夏天,尤其是第一口。

捉云捞月

世事或如时光或如钱,逐手便尽,过了也只好算了。云月在天水,其实亦无迹,假装弄来看一看,图个好玩,您就假装看看吧

上一篇:“我从来没有……”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