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上海主场:亚洲电影之光

来源:《新民周刊》 编辑:阙政 时间:2019-07-09

开票30分钟,20万张票售出。6月8日,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首战告捷。最快售罄的十部影片里,出现了5月份刚刚在戛纳亮相的《小小乔》。而就在《小小乔》受到中国观众热捧的同时,中国影片《南方车站的聚会》也在戛纳入围了主竞赛单元,收到现场观众长达4分钟的掌声。

世界电影走入中国,中国故事走向世界。更令人高兴的是,中国故事的讲述者中,出现了越来越多青年新导演的身影,其中还有不少属于“上海制造”。他们从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主场出发,最终成为亚洲电影耀眼光芒里的一束。

王家卫(中)、陈正道(右)、沈暘(左)担任创投评委。

WORK IN PROGRESS:在上影节实现第一次

18年前,曹金玲刚刚成为一名警察,来到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工作。在戒毒所工作的6年,让她接触了许多戒毒人员的人生——被毒品控制、家徒四壁、妻離子散。深刻的触动,让她产生了写作的欲望。2014年,曹金玲编剧的31集电视剧《拯救——戒毒所日记》在央视播出,展现了奋斗在缉毒一线的公安民警对吸毒人员的救赎。

后来,曹金玲调任公安局政治部宣传处,在那里,她接触到更多行业内的文艺创作。为了更专业,她考上中戏的戏文博士,毕业后又连续两年参加了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的编剧课程和导演课程。2017年,一部小成本文艺片《七十七天》票房逆袭,而这部有关户外探险的影片,编剧正是曹金玲。从警察跨界编剧,曹金玲的故事称得上传奇。

在南加大修读期间,曹金玲还开发了一个新剧本《莫尔道嘎》,讲的是她的家乡内蒙古,上世纪80年代,一位伐木工人与最后一片原始森林的故事。2018年5月,这个项目被选入戛纳国际电影节“制片人工作坊”。在那里,曹金玲遇到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创投负责人,了解到上影节也有非常专业和国际化的创投平台——很快,曹金玲就带着这个剧本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电影项目创投”单元。

“《莫尔道嘎》剧本最初是在上海孵化完成的。”曹金玲告诉《新民周刊》,“去年入围创投,给了项目非常大的助力。首先评委老师们都给了非常明确的指导,给了很多鼓励和支持。其次,我们对谈了20多家投资公司,在交流过程中给了我们很多宝贵的建议,使剧本和筹备工作都日趋完善。那次创投结束后,我们也正式进入了筹备期——2018年底大部分主创和主要演员提前一个月进组围读、排练,体验生活,12月底开机拍摄,还是蛮顺利的。”

自2007年上影节开设创投单元以来,12年里,累计已有64个电影项目完成了拍摄。

《莫尔道嘎》的班底堪称豪华:知名剪辑师、监制廖庆松担任本片监制,有“光影诗人”之誉的李屏宾担任摄影指导,知名录音师杜笃之担任音效指导,视觉特效则由多次获得艾美奖最佳视效奖的好莱坞特效大师Sam Khorshid完成。而影片的主演,是因《罗曼蒂克消亡史》《我不是药神》中的出色表现广受好评的上海演员王传君。

《莫尔道嘎》由王传君主演,是编剧曹金玲第一次当导演。

“最早想到传君时,是感觉他的气质和角色的气质高度统一。这部电影蛮自然主义,不希望演员太用力,而传君就是这样的非常难得的好演员。这部电影不单是内蒙古的故事,主要讲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我现在有时候会想,这部戏和上海是真的有缘分吧,很感恩。”

今年,《莫尔道嘎》又入围了上影节“制作中项目”(WORK IN PROGRESS PROJECT),组委会给出的推荐语是:“导演不拘泥于私人经验,而令故事中的个体与自然发生关联;剧情语调冷峻而沧桑,跨越半个多世纪的无奈与悲伤,感人至深。”

这将会是曹金玲的第一部导演作品。“也许是之前当警察的经历,会让我接触特别多的社会事件,已经成为创作中的一种底色吧。我对自己创作的寄予,是写人,从个体的独特命运去探问生活、生命的意义,哪怕不具备网络点击的热度,但却有着炙烤人心的温度。”

把创意变成实打实的制作,在上影节创投平台实现人生第一次,这样的经历,不独曹金玲一人所有。自2007年上影节开设创投单元以来,12年里,累计已有64个电影项目完成了拍摄。

用王家卫导演的经典台词来说: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其实,这也是创作的几个不同阶段。

SIFF PROJECT:让新人和上影节一起成长

《南方车站的聚会》制片人沈暘刚从戛纳归来不久,就紧锣密鼓地投入了上海国际电影节(SIFF)的工作——今年,她和王家卫、陈正道导演一起,担任上影节“电影创投项目”(SIFF PROJECT)的评委。对上海人沈暘来说,这是“回家”了——早在十多年前,她已经任职上海国际电影节业务副总监,而“电影创投项目”和“亚洲新人奖”,正是由她最早策划和创立的。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