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穿梭现实、文明、信仰间的 “小国”佳片

来源:《新民周刊》 编辑:孔冰欣 时间:2019-07-09

《何以為家》去年就在上影节展映单元受到一致好评。

终于看了《何以为家》。

一部主角从头至尾没有笑容,或者,确切地说,是一部直到片尾,主角才(舍得)将嘴角下垂的愤懑表情,转变成浅浅的、似乎稍纵即逝的上扬弧度的黎巴嫩电影。

“不要与孩子或狗演对手戏。他们会有意想不到的表现,要么毁了整部影片,让所有人绝望放弃;要么表现得异常出色,抢掉一切彩头。”好莱坞曾经如此“告诫”我们。

《何以为家》显然实践了这条“告诫”的后半部分。男童的眼神,比卡纳克神庙旁的圣湖水还清澈,他静静地看着镜头,无须言语,就能映照出这个世界依然存在着卑贱与猥琐,苍凉与无奈,挣扎与救赎。

这部获得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提名、第76届金球奖电影类最佳外语片提名的片子,逼出了全球观众的眼泪,引进中国后,票房更逼近4亿元——敢和《复联4》同期上映,还拿到这样的好成绩,足以证明它的成功。

很久以前,纪伯伦便讴歌:您在我们的灵魂中——是火,是光;您在我的胸膛里——是我悸动的心脏。

近年来,泰国、印度、伊朗、巴基斯坦等国佳片的大受欢迎,亦是亚洲的一种胜利。

对现实的诘问

高考的热度尚未散尽,我们不妨先聊聊考试那些事儿罢。

2017年,泰国电影《天才枪手》横空出世,花样作弊震惊世人。该片根据2014年轰动一时的亚洲考场作弊案改编,讲述了学霸利用高智商考场作弊牟取暴利的故事。出身平凡的天才少女在进入贵族学校后,结识了富二代同学,从此开始了考场作弊生涯。同时,另一名记忆力极佳的天才少年发现了少女不为人知的“交易”。经过多场险象环生的“作弊战争”后,少女接下最后一单在国际考场上为富家子弟作弊的天价委托……

正如为一些影评人所称道的:考试本是在封闭空间和限定时间内的静态事件,于旁观者而言,甚为沉闷无聊,但导演居然将之变成自带强烈动作感、紧张感的动态事件,将“作弊的匠人精神”发挥到极致,踢鞋子、弹琴手势等作弊方法饶富视觉效果,空间的场面调度、动作幅度的设计、时间节奏感的把握尤其出色,营造出扣人心弦的悬念,青春片拍成了动作片、谍战片,创意十足,不火才怪。

《天才枪手》挑逗了那份“既想参与作弊戏弄规则,又渴望朴素公平”的矛盾态度,紧张刺激基本是建立在心理学意义之上的,所以其实比一般平庸的动作片、谍战片更显高明、更显惊心动魄。尽管有相当一部分观众也认为,结尾的转折相当突兀生硬,强扭价值观回归正轨的处理比较仓促,技巧上尚欠圆熟;但他们承认,影片戏剧冲突激烈,观影体验总体满意。

一步错,步步错,作弊故事最后直指泰国的教育体系和社会阶层问题。电影的批判性视角,使得观众的认同感盖过了厌恶感,前段的作弊容易被看作是对抗体制,后段的“维护主流”则是主流商业电影的必然归宿。究其本质,《天才枪手》和《摔跤吧!爸爸》一样,有着所谓“发展中国家属性之阶级壁垒激发出的特定自尊”,在不正当竞争无孔不入的环境里,选择独善其身或以牙还牙,有时候更像“一个人的地老天荒”,难以形成有效的呼应……

即便如此,关键抉择之际,人们并不后悔——我总得做点什么,对得起自己的脑子、自己的心。印度影片《一个母亲的复仇》同样取自真实事件,灵感来源于“德里黑公交案”。剧情是一目了然的:女孩在一次派对活动后遭到强暴,面对凿凿证据,四名罪犯却被法庭判为无罪。受害者的继母为此伤心欲绝,愤然决定亲手为女儿寻求正义。

泰国影片《天才枪手》直指教育体系和社会阶层问题。

现实生活中接二连三的性暴力、性犯罪,让人们开始意识到,印度仍旧是全世界女性权益被侮辱、损害得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公允而论,《一个母亲的复仇》实则“简单粗暴”,相比同处“妇仇者联盟”的《三块广告牌》《凭空而来》,剧情编织不够绵密,智商逻辑不够在线,哲学反思不够冷峻,但它勇于把司法体制当成最大的对立面,直接揭露其漏洞与缺失,甚至洞穿了两性不平等问题往往“力压”阶层冲突的现世真相,殊为可贵。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此片若干“中二”桥段,比如强奸犯之一头敲到水龙头上“狗带”、强奸犯之二活活“急死了”等,以荒诞漫画般的情节冲刷掉命运原真残酷的面貌,削弱了愤怒的力度,透着股不伦不类的尴尬。另一部近期口碑不错的《调音师》存在一模一样的毛病:塞入太多类型片似曾相识的影子,但影片后半程天涯逃命偏遭遇倒卖器官的波谲云诡,时不时被小丑表演样式的一惊一乍、峰回路转、反复折腾破坏殆尽——当然,《调音师》的叙事与剪辑可圈可点,对惊悚、紧张气氛的化解或许正是印度电影惯常采取的策略;可是,作为观众,我们总希望“痴头怪脑、无法无天”、咖喱味浓郁辛辣的神片,在继续猛戳一时难以治愈的恶瘤痼疾之余,能更上一层楼,带来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当上流社会的虚伪贪婪暴露无遗,当国家机关的僵化堕落再难遮掩,当权钱勾结成为一道永远无法触碰的天花板……电影,便化作艺术创作者们手中的武器,在黑暗中,努力地诉说,努力地发光。

于是,人们多少感觉到一丝顽强的暖意。

对信仰的思考

可惜,在更加恶劣的条件下,“光”和“暖”近乎奢侈。

“我要起诉我的父母,因为他们生下了我。”在《何以为家》的开头,男孩赞恩对法官说道。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