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重新认识凡尔赛条约 对当下有怎样的启示?(2)

来源:《新民周刊》 编辑:陈冰 时间:2019-07-09

巴黎和会以后,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究竟什么使得一战之后,美国、英国、法国走向了不同的道路,最终面对一个纳粹法西斯德国的崛起,怎么又打了一场第二次世界大战?世界上有许多分析和观点,但我想提醒读者们注意的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有一股力量崛起,那就是金融资本的力量,美国美联储是诞生于1913年12月23日,也就是说是在战争爆发前夕。这股力量导致了世界各国的发展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我们都知道金融资本的力量最终走得太远了,从而成为导致1929年爆发全球性经济危机的一个根源。而这次经济与金融危机则是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根本原因。

在西方的这股金融资本的力量,曾经在历史上遭到过强烈的反对,遭到过一些产业资本的强烈反对,比方说美国的汽车老板福特。今天我们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金融资本力量板块的崛起导致了产业资本的一种强烈的反抗。在这一点上,我们似乎研究还不多。

法国极右冀掀起的黄马甲运动却获得了法国极左翼底层民众全力的、积极的支持。

第一次世界大战尾声的时候,诞生了一个共产主义的国家,那就是苏联,也就是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巴黎和会结束,世界上以意识形态划分出现了两大阵营,共产主义阵营和西方民族资本主义阵营。

这两大阵营到二战期间并没有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主要的冲突。当时世界上确实也出现了极大的冲突,比如说共产党国家和非共产党国家之间的冲突。另外还有一大冲突,就是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之间的冲突。不过这个冲突也不是最重要的冲突。二战前夕最主要的冲突,应该说还是地缘政治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他们互相之间争夺势力范围、争夺市场、争夺资源,甚至于还有争夺殖民地的冲突,这是当时世界上最主要的冲突。所以,对世界各大力量板块的认识、分析它们导致的各类冲突的内涵,是我们能否在世界上维持和平的一个前提条件。

世界不再以意识形态来划分

《新民周刊》:当时的情景,对我们目前面临的格局有什么启示呢?

郑若麟:我们今天在谈到英国脱欧,在谈到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在谈到特朗普的频频退群,发动对中国、加拿大、墨西哥、英国、法国、德国的贸易战的时候,我们往往会感到困惑,不知道这一切矛盾的症结点在什么地方,核心在什么地方。

我們还是习惯于以意识形态来划界。意识形态,非常简单,从左翼到右翼,最左面的是共产党国家的代表,比方说中国;然后逐渐地向右行驶,比方说有一些像法国这样存在着左翼共产党和社会党的国家,然后再往右逐渐过去,像意大利目前由极右开始执政。这样来划分就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美国特朗普的当选到底是左翼的还是右翼的?

今天的世界用意识形态来区分,已经划分不开来了。过去,意识形态是一个长条形,从极左翼到极右翼。从左到右一字排开,而今天我们却发现,西方的政治色谱已经演变成一个光环,左右翼分别还在两边,但中间派在上面、极右翼和极左翼则在光环的下方连成了一体。

这次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就非常明显地表现了这一点。黄马甲运动可以说是极右翼掀起的一场社会运动,他们反对的都是极右翼政党所反对的,比方说反对外来移民,反对资本统治,反对媒体的一统天下,对舆论的独霸,反对选举出来的政权,认为这个选举是遭到了操纵的。

黄马甲运动却获得了法国极左翼底层民众全力的、积极的支持,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因为今天的事情用意识形态已经划分不清楚了,但是我们有另外一条线,就是全球化——支持还是反对全球化的政营。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全世界正在分裂成两大阵营,支持全球化的阵营和反对全球化的阵营。

正是因为当今世界分开成为支持和反对全球化的两大阵营,所以中下层的极左翼和极右翼民众都在“反对全球化”的旗号下联手站在了一起,而他们的背后还有一部分传统高层右翼的产业资本力量。而中间派和传统左、右翼的大部分,因为支持全球化,也站到了一起……西方政治阵营正在发生大分裂、大分化。这一点,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从幸福的全球化到痛苦的全球化

《新民周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遇之大变局,它会对我们的未来产生何种影响?

郑若麟:百年未遇之大变局,除了中国的崛起外,从100年前美联储的诞生进而标志着金融资本出现以后,这100年来确实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金融资本过去统领了西方的产业资本,通过全球化对世界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的一种征服。从二战结束,东西方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长达30多年的冷战结束以后,世界就进入了一个全球化的阶段。

80-90年代的全球化,是一个幸福的全球化,西方的资本——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携手在经济上殖民全球。全世界集聚了大量的财富,这些财富集中到美国和欧洲以及日本等少数几十个工业化发达国家。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中国为西方输送了大量的利益,中国靠着廉价的劳动力,制造出大量的廉价商品提供给西方富裕国家,但是,令西方国家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在这个过程当中迅速地崛起了。

全世界正在分裂成两大阵营,支持全球化的阵营和反对全球化的阵营。西方政治阵营正在发生大分裂、大分化。这一点,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

西方本来一直以为中国会一直停留在全球生产链的低端,为西方提供廉价的劳动力和一个比较广阔的市场。然后还有一些第三世界国家提供资源,这样西方的梦想就是西方永远掌握着中高端生产链,中国作为一个提供廉价劳动力的生产基地,和其他如中东、非洲国家则作为原料提供基地,全球化形成一个以西方为主导的世界格局,而且将主要向西方倾斜。而其他提供原料的国家也好,提供廉价劳动力的中国也好,都将永远处于发展中状态。而西方则从中获得莫大的好处。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